首页 > 书库 > 《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兽临天下夫人别耍赖 父子文 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出柜

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

婚恋连载中

火爆新书《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是宇宙e8d24224d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朝后,才行,书中主要讲述了: 北冥长风没动,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子鱼。 ??? 看着她,看她干什么? 子鱼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好回看着北冥长风。 大神,你说

|更新:2019-11-04 06:03: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是宇宙e8d24224d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朝后,才行,书中主要讲述了: 北冥长风没动,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子鱼。 ??? 看着她,看她干什么? 子鱼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好回看着北冥长风。 大神,你说

《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免费试读

北冥长风没动,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子鱼。

???

看着她,看她干什么?

子鱼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好回看着北冥长风。

大神,你说说话,虽然沉默是金,但是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要表达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北冥长风对上子鱼疑问的眼,冰冷的视线扫了扫那铺平的软榻,然后视线回归冷冷的锁定子鱼。

这意思……

这意思是?

我靠,这是让她给他当枕头,子鱼突然读懂了北冥长风露出来的意思。

还以为今天的事情他存心放她一马呢,结果在这里等着她在,本来早就不用她来给他当枕头用了,现在却要她继续当枕头,这不就是无声警告和惩罚她的私自跑路。

好个北冥长风,你真是阴着黑。

子鱼眉毛跳了跳,侧眼扫了一下那软榻。

马车内能有多大的面积,那地方不过是让马车内的人可以微微屈膝侧卧而已,厚厚的铺陈下是一个木头榻子,她这么大个身形在上面根本就卧不下,除非双脚曲起半趴半跪才行。

这样的姿态当枕头,别说一个晚上,就是十分钟她也要完蛋。

不行不行,她不干。

大眼睛快速的一转,子鱼满脸献媚笑容的端起马车内案几上的茶壶,斟了一杯茶端在手里,扭到北冥长风的身前。

“大少,我错了,虽然我做的是好事,更是不想面对我们分离之苦而选择了暗自神伤离开,但是还是让大少为我担心了,大少,你别生我的气,喝了这杯茶权当我给你赔罪了好不好?”

端着茶子鱼满脸的谄笑,一边说话一边就把茶杯往北冥长风的嘴边递。

大男人不要小气,喝吧,喝了今天的事情就接过,我们不提了哈。

子鱼端着茶几乎整个人都挤到了北冥长风的身边,恬着脸恨不得直接把茶给北冥长风灌下去。

北冥长风看着主动赔罪的子鱼,冰冷的眼抬起看了子鱼一眼,嘴角微动。

“大少,我错了,你就……”

“啪。”正此时,急速行驶的马车突然发出啪的一声好似碾碎石头的声音,整个车身跟着就是剧烈一抖。

“啊……”猝不及防的子鱼话都还没说话,人被摔的朝前就扑。

眼前,就是北冥长风近在咫尺的脸。

唔,双唇碰上了一温热的热源,暖暖的,软软的,带着一丝铁锈的气息。

子鱼眨眨眼,对上眼前陡然放大的一双眼,两者之间近的几乎看不见其他轮廓,只能看见对方那漆黑的深不见底的眼里,陡然升腾起一丝诧异和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北冥长风的眼里也会有这样的情绪?

不是任何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的吗?怎么还会有不知所措?

子鱼再度眨眨眼,然后,嘴唇上陡然一痛。

有人咬了她的唇。

对面,那漆黑的双眼中不知所措的表情快速消失,转而是恼怒和冰冷。

那个……那个……

“哎呀。”子鱼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人朝后就退。

刚刚她干了啥。

她居然撞上了北冥长风的唇,她吻了这家伙,虽然是被动的意外的,但是她真真正正吻了北冥长风。

我的个乖乖,亲了老虎的唇,这比摸了老虎屁股还严重啊。

子鱼瞬间高举双手:“我不是故……”

“你不是故意什么?”北冥长风冰冷的眼唰的一下射过来,那眼神是满满的威胁还有杀气,仿佛子鱼只要在说一个他不中意的字,立刻就会被他大卸八块。

丝,子鱼打了一个寒战,对视上北冥长风满含威胁的眼,她说不是故意的他不满意,那就是不喜欢听她反驳刚才的碰触,这意思是……

面颊抽了几抽,子鱼小心翼翼的看着阴沉着脸的北冥长风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特意的,我,我太倾慕你了。”

子鱼捂住了脸,太恶心了,这么献媚的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真正是把面子揣在了兜里。

唯一还好的是现在她是个男人,丢的是男秦子鱼的脸,不是她本尊。

啊弥陀佛,自我安慰。

内心翻滚,眼睛却从捂着脸的指尖朝外偷看北冥长风的表情。

阴沉的脸色不见了,逼人的杀气消弭了,那浓重的危机感弥漫在了虚空,北冥长风静静坐在那里,还是那个冷漠依旧的北冥长风了。

哈,北冥长风居然……居然……

子鱼从指缝中瞪大了眼,完全忘词了。

北冥长风他的想法,他……

“我不喜欢你主动。”北冥长风突然开口,声音中不喜不怒。

不喜欢她主动,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喜欢他自己主动,所以,刚才他咬了她一口。

子鱼捂着脸真心觉得北冥长风没有和她在一条线上,卧槽,这是无意的好不好。

北冥长风扔下了这一句话,看着仍旧捂着脸不敢抬头的子鱼,眉目中闪过一丝满意,淡淡的扔下两个字:“睡觉。”

然后,就那么合身斜靠在马车垫子上合上了眼,并没有在要求子鱼给他当枕头。

这是……这是因为她亲了他一口,所以,惩罚就免了?

男版的子鱼亲他一口,他就开恩了?

子鱼一头栽到马车软垫上,埋着脸背对北冥长风,妈妈个眯的,北冥长风真的爱男人啊,居然女扮男装的她意外亲了他一口,他就不生气了,好可怕,她压力好大。

虽然现在她扮的是男人,但是万一有一天北冥长风知道她其实是个女人,那不是会对她千刀万剐?

强上了他的恩怨还没清算,现在又添新仇,子鱼瞬间觉得前途一片黯淡,她看不见一点点星光。

感觉,再也不能爱了。

呜呜。

子鱼埋着脑袋撅着屁股,分外忧伤,因此没有看见北冥长风看见她睡下缓缓睁开的眼。

眼光平静而淡然,没有了初见时候的彻骨冰冷,也没有眼底暗藏的怒火,淡漠却无害。

算得上温和的目光锁定子鱼的后背,北冥长风注视良久方缓缓的抬起了头,把手伸出窗外朝地一做了几个手势。

一直奔行在马车旁的地一见此,无声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子鱼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一只千里鸽朝着雍京的方向飞去。

夜色朦胧,深深不息。

有些事情在不经意间改变着。

一日两夜,子鱼整整在马车上睡了一日两夜。

说起来不是她真如猪那么能睡,而是她不敢醒,万一她醒了北冥长风要主动亲吻她,或者要更一步交流怎么办?那她不是案板上的鱼,任别人切。

所以,她装作在桐郡休息不好,硬是在马车上赖了一日两夜不出来。

不想北冥长风根本就没多余的话,更别说多余的动作,任由她睡一日两夜,也不知道是宠溺她还是惩罚她,反正在到达肃州的时候,子鱼只觉得饿的前胸贴后背,全身骨头都僵了。

《兽临天下:腹黑世子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