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喷神》喷组词 紧缚 喷神cp

喷神

都市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喷神》的小说,是作者浙东匹夫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期末考试的成绩,很快就传开了。 “听说了没,冯见雄门门跷课,最后还考了三科100分,英语也90几。所有课就一门高数70分以下。” “本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4 18:06: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喷神》的小说,是作者浙东匹夫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期末考试的成绩,很快就传开了。 “听说了没,冯见雄门门跷课,最后还考了三科100分,英语也90几。所有课就一门高数70分以下。” “本

《喷神》免费试读

期末考试的成绩,很快就传开了。

“听说了没,冯见雄门门跷课,最后还考了三科100分,英语也90几。所有课就一门高数70分以下。”

“本来说要扣他平时分的几个老师,也都留手了。照这么看,妥妥能拿奖学金啊。”

“卧槽,学霸啊,从来不上课不复习都能这样?算了,咱还是认命吧。”

翁得臣很郁闷:他憋了这么久,就图期末考试这个机会下绊子,谁知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挂科的意思,他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连那史妮可都只逮到挂了一科高数,不过她的刑法学和行政法成绩也都挺差,才60几分。要想把她从法援中心清退出来,勉强加把力应该也有希望。”

临了,翁得臣也只能在这种角度打打擦边球报复一下。

按说他和史妮可无冤无仇。只是最近史妮可跟冯见雄鞍前马后走得太近,被恨屋及乌了。

严格按照校规,每学期挂两科才是“必须清退一切校级学生会及社团职务”。

不过,法律援助中心显然属于那种专业性很强、对学生能力要求较高的部门。如果社团里的学生好几门基础法律课成绩都只有60几分,选择清退也算名正言顺——

不然下次去出摊提供免费咨询时,因为学生不专业,给了别人错误的法律意见,岂不是误人大事。

翁得臣便打定主意:“放完寒假回来,就去找人托一下法援中心的田学姐,让她把史妮可这个劣等生清理门户掉!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资格帮冯见雄接私活儿!”

……

冯见雄和史妮可自然不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人在做这种“拿针扎小人”的狗比倒灶破事。

大家各回各家,安心过年。

碰瓷官司才打赢第一场,俩人手上的余钱都不多,也不可能一下子让家里人翻身过上好日子。所以两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了不和家里人说。

无论是冯见雄的姐姐冯义姬,还是史妮可的母亲,都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赚什么钱。

就让亲人们再过最后一个穷年吧,明年就可以摆阔打脸了。

冯见雄年关里唯一花的一笔钱,就是给姐姐换了个电脑,让冯义姬可以免受那种背个大鼓包的CRT显示器的苦。另外还买了个电动的按摩椅,让久坐干活的人可以舒缓一下疲乏。

“姐,你也是天天盯着显示器的人,还用那个旧的对视力不好——你这个病,如今还没算发育完全呢。呐这个按摩椅,以后累了就坐上去,它会自己动的,我在金陵,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当冯见雄风尘仆仆回到钱塘,送上礼物的同时说了堆暖心话时,冯义姬再次被感动得泪崩了,还忍不住第一时间找周天音炫耀。

当然也少不得给冯见雄做了一顿好吃的。

送完礼物,团员饭桌上,冯见雄随口问起一些家常:“姐,你考研考得怎么样了?”

冯义姬在钱江大学,成绩还是挺不错的,属于女学霸,要考本校研究生轻而易举。

冯见雄上辈子的时候,姐姐也顺利考上了研,所以他才客套着来此一问,只是想给冯义姬捧个哏,让她可以显摆一下。

谁知,冯义姬的回答却是让冯见雄大吃一惊。

“我没考,放弃了。”

“蛤?你成绩那么好干嘛放弃?”冯见雄关心地问。

“还不是看你出息了,将来很有机会读研!而且学法的人,不读研怎么找工作?现在哪个律所不是研究生起步?咱还是早点挣钱养弟弟吧。”冯义姬脑中如是怨念着,却是没有说出口来。

冯见雄自然不知道,这也是因为“他表现得比上辈子更加出息了”所导致的蝴蝶效应之一——父亲留给姐弟俩的生活费就这么多,冯义姬如果继续读研,虽然可以兼职养活自己,但将来估计是攒不够钱供冯见雄也读研了。

“上学期实习表现还不错,普华永道那边给了我正式OFFER,我觉得机会难得,就决定去了——反正读了研,这辈子也就这点追求,不如早点去。”最终,冯义姬还是挤着微笑,如是对弟弟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何况,普华永道的OFFER又不是假的,严格来说,这也不算谎言。

冯见雄因此躲过了一波内疚。

……

寒假在平静中过去了大半。

年初八这天,黄金周刚过完、寒假还剩最后两三天。他迫不及待的给史妮可打电话,招呼妹子准备开工。

这十几天里,他天天上各个房地产项目招标网站寻找猎物,已经找好了三四个潜在目标。有钱塘本地的,有金陵的,也有姑苏、沪江这些周边城市的。

因为第一个案子赢得漂亮,证据链已经做扎实了,还有胜诉状打底,所以冯见雄为了节省时间,就让史妮可和自己分头行动,各自负责两个。

史妮可那边还是按部就班地来:拿了冯见雄的委托书,去一个个起诉,等对方应诉之后,交换证据,让对方看清自己毫无胜算,然后等法庭正式调解时,讨价还价,拿钱收工。

这种搞法,每个案子平均还是要半个月到一个月才能见结果。不过好在可以在不同的法院分别起诉不同的被碰瓷对象,不一定要等前一个结案后一个才开始,所以可以交叉并行,倒也能提升点进度。

而冯见雄则明显老练得多。

年初九这天他跑了沪江,就逮到一个刚要竣工验收的项目。

有充分的证据在手,加上对对方的底子摸得比较熟,他甚至都没去法院起诉。只是拿了张提前盖好章的法援中心空白律师函(这么做当然是违法的,但是没人知道),然后把内容一打,顺丰给了对方,要求24小时答复。

最后,大家都没经过法院,一番唇枪舌剑的斡旋,承包商为了息事宁人,直接就拿了6万块钱,然后双方签了切结书,一拍两散。

从头到尾,也就一点车马费的开支,连诉讼费都不用花。

到2月底,开学大约半个多月的时候,冯见雄手头刨除一切成本,已经净赚20万。

史妮可也分到了6万块。

当然,所有没技术含量的体力活,包括拟律师函、写起诉书、证据清单……统统让史妮可干。

“刷可复制型商业碰瓷诉讼”的威力,终于初步体现出来了。

史妮可的神经免疫力,也从最开始的一惊一乍,渐渐变得宠辱不惊、习以为常。

“真是做梦一样。要是每个月都能有五六万,或者将来熟手之后找案子再快一点,准一点……再跟雄哥混半个学期,就能攒够‘盛世华庭’的首付了。”

拿到最后一笔钱的时候,史妮可满心欢喜,如是想着。

她母亲在城里开干洗店的那个小区,主打玄武湖湖景房,如今不过六七千一平米。

国内地产税标准,90方以下契税只要1个点;91到140方1点5;140方以上算豪宅,要3个点。其他几个方面的税款、政策优惠基本上也是按照这样的面积分段划分的。

盛世华庭的房子,算不上豪宅,并没有140方以上的户型。主打就是87~89方的经济型和130~137方的卡政策型。

“买个87方,楼层不用太高,总价也就55~60万。30%的首付,就是16~18万。再苦干两个月就能买了!”

算明白这笔帐,史妮可更加死心塌地决定跟冯见雄混到底。

干活太卖力,自然少不得要跷更多课。开学前半个月,史妮可留在金陵的日子连一半都不到,上课更是只去了三四天。高数挂科交了300块重修费,却是一次重修课都没去上。

……

危险就在不知不觉中靠近。

这天,正是院学生会开月底总结例会的日子。经过一个学期的“磨砺”,翁得臣已经又进了一步,当上了院学生会新闻部的部长。

他借着会间休息的空档,对院会主席汪道一进言:“汪主席,我觉得我们这一届新生,有些同学过于专注校内的社团活动和学生会的社会实践,以至于已经本末倒置、极大耽误了学习。咱院会有义务惩前毖后,拨乱反正,把这些迷途的同学挽救回来。”

汪道一本来完全不知道翁得臣说的是哪回事儿,少不得耐着性子听他细细解释:“能说具体一点么?先说好,咱对事不对人,可别针对某些同学。”

翁得臣居然老脸一红,他没想到自己对人不对事的恶名连汪主席都有所习惯了。连忙否认道:

“怎么会,就是一些同学,虽然只挂了一科,按校规还没到强行清退的尺度。但是他们逃课情节比较恶劣,开学以来,一大半日子都没到校。还有交了重修费都不去上课的、法律基础课成绩很偏科、却还在校法律援助中心给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的——这不是要误人子弟么?”

“这么严重?倒是应该敲打敲打。”

“那您看,是不是您代表院会,向学工处的蔡处长反映反映?该和校级社团通报自查的就自查,该通知学生家长的就通知学生家长。”

“这事儿我会处理的!具体方法你就别操心了。”汪道一的回答有些生硬,内心台词俨然便是“我还用你教我怎么办事?”

《喷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