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中隐》云中隐来云中行 紧缚 云中隐总受

云中隐

宫斗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云中隐》是迷失嘉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皇后,兰姨,书中主要讲述了: 长乐宫大门紧闭,雍瑾辰和容隐突然出现在门外让守门的宫人大吃一惊,慌忙打开门,高声唱道, “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长乐

|更新:2019-11-07 06:07: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云中隐》是迷失嘉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皇后,兰姨,书中主要讲述了: 长乐宫大门紧闭,雍瑾辰和容隐突然出现在门外让守门的宫人大吃一惊,慌忙打开门,高声唱道, “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长乐

《云中隐》免费试读

长乐宫大门紧闭,雍瑾辰和容隐突然出现在门外让守门的宫人大吃一惊,慌忙打开门,高声唱道,

“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长乐宫突然灯火齐明,射的乔皇后眼睛睁不开,干涸的嘴唇阖了阖,

“皇上?”茫然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雍瑾辰心情大好,阔步入内,长乐宫已如同冷宫,房梁上似还缠了些蛛网,看到地上枯坐的皇后,已经是双眼凹陷,面色苍白,只手遮挡眼睛,似怕那强光,

他低低嗤笑了一声,拿起旁边宫女的灯笼,大步走到皇后面前,蹲下身子,将灯笼提到皇后脸旁,揶揄道,

“这?可是朕的皇后?”

看到皇后不住往后躲闪,眼睛被激得流下泪来,不由得哈哈大笑,

“朕明日颁旨,先给皇后过目,如何?”

乔皇后眼底闪了闪,又听雍瑾辰朗声,

“纳兰爱卿,念。”说完,撩袍坐到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皇后的反应。

容隐展开圣旨,声线温和,仿佛那金黄软锦上记载的不是乔氏满门削官流放寒州的消息,而是念的史册上记载一段无关紧要的事实,平无波澜,无悲无喜。

乔皇后像没有听见一样,依然枯坐在地上,对于这个结果,她毫不意外,从当初自己被处心积虑的嫁进皇家开始,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没有平衡点,只有极端。

雍瑾辰不动声色的望着乔皇后眼底的死寂,启声,

“皇后怎不谢恩?乔氏一族实该满门抄斩。朕饶其Xing命,反得不到皇后的感激?”

乔皇后转头,苍白的脸上勾起笑意,

“皇上仁明。”说着又转过头去,看向虚空的暗处。

雍瑾辰剑眉一蹙,上前一步,钳其下巴,

“这里没有外人,皇后何苦口是心非呢?”

乔皇后闭目,语气里满是凄凉,轻轻道,

“削官流放,皇上是要他们生不如死吧。”

雍瑾辰松开手,转眸看向容隐道,

“皇后倒也不笨。纳兰爱卿,继续宣旨。”

容隐展开另外一张软锦,

“……奉天承运凌锦帝召,乔氏姝影Xing温良淳厚德善,位凌锦帝后母仪天下,入主东宫二十载,辅帝有功诞育皇子,大凌锦帝心怀仁德,悯乔氏之事与丁卯年乔氏之变无关,现削其封号,减其三年俸禄,仍居皇后之位……”

雍瑾辰轻抚乔皇后的长发,轻柔道,

“看,皇后之位还是你的。”

乔皇后身子颤了颤,泪如决堤,这些天以为眼泪已经干涸,却在那只手触上青丝的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难过涌上心头,漫上眼底夺眶而出,是啊,皇后之位,这不是一心想要保住的东西吗?现在想来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自己在这个位置上,究竟算什么呢?抚弄青丝的手那样温柔,却有几分情真?从未有过吧。

自己究竟是在哭什么?喜极而泣,还是哭这些年来扮演了一个可怜可笑的笨蛋?

雍瑾辰见乔后落泪,顿时没了看好戏的兴致,冷哼一声,收手起身向门外走去,身后传来幽幽轻语,

“为什么?”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木然发出的声音,没有波澜,也没有起伏,只是轻轻一言,容隐垂眸,说不清眼前的女人究竟是可悲还是可恨。

“为什么?皇后刚刚不是说了理由?”雍瑾辰虚了眼眸,似笑非笑,“陌儿的仇,由烨儿亲自来报岂不是更有意思?若你没了皇后之位,拿什么和他斗?从即日起,皇后病愈,长乐宫恢复之前的仪制,不,要较之以前更为荣光才是,乔氏已垮,皇后不倒,朕要天下人看看,朕多在乎你这个皇后。”

说完大步朝门外走去,容隐在迈出宫门的一刹那,凤眸幽暗,帝后之争却不会停止,只是这局棋,皇后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得彻底,之所以没有结束这场胜负已定的棋局,不过是掌局之人还想继续玩下去罢了。

而这厢纭烬在兰姨儿子的新房,被其家中的下人团团围住。那些人听见了兰姨的暴吼索Xing也豁出去了,伸出手就要去抓扯她的手臂。

纭烬垂眸侧身,灵巧避过伸来的脏手,那些人目露凶光,明明就在眼前,怎么也抓不到那个纤弱的女子,兰姨在一旁急得拍桌子,

“谁能把这个贱丫头拿下重重有赏,打死了算老娘的。”

纭烬闻此言,冷眸微眯,伸出纤掌扣住一个家丁手腕,顺势一拧,侧转踢开身后的人,只听见被拉住手腕的家丁一声惨叫,再看那个手腕已经被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竟然生生将一个壮汉的手腕扳折,这丫头一定是妖魔附体了!

周遭的人不敢上前一步,只听她淡淡道,

“拿出来。”

兰姨看到那个人的手骨被扳断,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哆哆嗦嗦的爬到她傻儿子身边,从她儿子脖子上扯下坠子,扔给纭烬,就在她接坠子低头的一刹那,兰姨从妆奁里摸起一把利剪狠狠向纭烬刺去。

而身后的那些人恍如回过神来,当看到兰姨狠辣的眼神,便知道其有后招,竟然在这个丫头手上吃瘪,心有不甘,纷纷要上前抓住这个贱婢。

纭烬低头接住坠子,指间的温润一如从前,忽然周遭气势一变,心下一沉,将坠子纳入掌心

抬眸见一抹寒光袭来,下意识的后退避开,却见后面的人已经围上来,气势汹汹,眼看那锋利即将刺入,星眸划过一丝冷意,未有一丝犹豫,左手径直钳其肘部,右掌反握其手腕,那把利剪转了方向,径直向兰姨的胸口刺去。

“啊——”一声凄喊,兰姨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去,利剪没入胸口,鲜血浸湿了衣服,像她傻儿子身上穿的大红喜袍,而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纭丫头,那她是谁?

带血的手指用力指着纭烬,颤声问道,

“你,你到底是谁?”

纭烬平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人,其实对此人并无杀心,却在刚刚看到向自己袭来的利剪没有丝毫犹豫,下意识的反手将那柄剪刀推入那人的胸膛,而整个经过,连手都不曾染到鲜血,谁也未曾捕捉到纭烬眼里一闪而逝的迷茫,又见她走到兰姨身边,淡淡启声,

“纭烬。”

《云中隐》 免费阅读章节

《云中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