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欢情浓:妃色诱人》欢情浓妃色诱人笔趣阁 女体化 欢情浓:妃色诱人章节列表

欢情浓:妃色诱人

穿越已完结

《欢情浓:妃色诱人》作者:青丝挽,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兰菲云,萧璟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其余三个也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宋依韵瞅准机会,猛地扔出了布匹,砸倒了一个,随后又是一脚,把另一个踢翻,受伤胳膊却也被人抓了住,剧

|更新:2019-11-12 06:0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欢情浓:妃色诱人》作者:青丝挽,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兰菲云,萧璟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其余三个也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宋依韵瞅准机会,猛地扔出了布匹,砸倒了一个,随后又是一脚,把另一个踢翻,受伤胳膊却也被人抓了住,剧

《欢情浓:妃色诱人》免费试读

其余三个也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宋依韵瞅准机会,猛地扔出了布匹,砸倒了一个,随后又是一脚,把另一个踢翻,受伤胳膊却也被人抓了住,剧烈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分神的功夫肚子上已重重的挨了一下。

这回她可真被打出了火,肘部猛地一弯,狠狠的怼在了丫鬟的肋骨上,紧接着便以惊人速度冲到了兰菲云的面前,一巴掌把她扇倒在地。

几人同时看懵,一个逆来顺受的受气包,今日竟然如此神勇大胆,简直超出了她们认知的底限。

“贱人,今天就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宋依韵薅住了兰云菲,伸手又要打,刘嬷嬷见事不好,立马上前拦住。

“夫人快住手,爷才刚回来,若被她知道后院起了火,定会追究,还请夫人三思啊。”

宋依韵手腕僵住,她怎么把萧璟玉回来的事给忘了。

眼珠转了几转,立即把兰菲云拽了起来,帮她打扫了一下身上的土,才笑道:“刘嬷嬷,咱们这可是闹着玩呢,唉,谁知道兰姐姐胆子这么小,都怪我了,还请姐姐责罚。”

见识了她的厉害,兰菲云哪里还敢责罚,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捂着脸道:“姓宋的,你给我等着,咱们走。”

宋依韵捡起了布,忽然凑到了刘嬷嬷的面前,笑容灿烂的问道:“您老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刘嬷嬷慌忙倒退了一步,脸色煞白的说道:“没……没了,夫人快休息去吧。”

宋依韵像往、日般恭敬的福了福。“那婢妾就先退下了。”

刘嬷嬷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奴才哪敢当夫人的礼……”抬头时,宋依韵已经没了影。

刘嬷嬷手抹冷汗,怨毒的往里边看了一眼,才走向了远处。

一进屋,宋依韵就关严了门,看着那匹绣着暗纹的白锦,脸色相当难看。

要是萧璟玉真动了尝鲜的心思她可怎么办?

看来只有今晚再拼一次了。

心神不定收拾好包裹,宋依韵便坐在屋里等天黑,同样的幸运却没有再眷顾到她的身上,今晚泔水车居然没来,更气人的是,那个侧门居然还有两个侍卫在把守。

太阳你个萧璟玉,这厮实在是太阴毒了。

莫不是他已经发现了昨天那个黑衣人?

这么一想,宋依韵顿时如坐针毡,在地上转了几圈,忽然瞥见柜子边上挂了一个什么,过去一看竟然是条蛇。

宋依韵才记起这就是吓死了原主的那条,当晚她太困,打死之后,随手就扔到了一边,没想到竟然挂到了柜子上。

挑起来看了看,脸色立变,此蛇头部较小,黑白相间,分明就是剧毒的银环,王府位于京城,四面俱是房屋,按说不该出现这种东西,而且此物性情慵懒,除非有人刻意把它扔进来,否则不太会轻易的接近人。

到底是什么人和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兰菲云?还是其他几位夫人?

可这似乎又不太可能,今天之前,她就是一个小透明,对她们根本造不成危机。

如果不是,又会是谁?

宋依韵想的入神,直到听到梆子声才从无数的谜团中惊醒过来。往窗外一看,日头竟挂的老高。

居然坐了一夜!随后又是一喜,幸好,萧璟玉没有过来。

古人很少白日宣淫,如此认知让宋依韵吐了口气,正欲上床补个眠,五脏庙便开始闹腾,摸着干瘪的肚皮,宋依韵只得出去觅食。

穿过花园就是厨房,这功夫应该没人,宋依韵不禁越走越快,快到凉亭的时候,忽听有人说道:

“四弟啊,知道你安然回来为兄也放心了,近几年四弟连番劳累,为兄可是心疼不已啊,此次平了叛党又是大功一件,为兄明日便去见父皇,让你好好休息一阵子。”

“太子言重了,为国分忧乃本王分内之事,更何况本王乃皇室中人,更该身先士卒,让父兄安享太平。”

宋依韵脚步顿了顿,这声音咋这么熟悉?

远远望去,只见园中的凉亭里坐了两个人,

一人身着暗紫锦袍,腰束滚花缎带,长眉细眼,相貌堪称俊逸,言谈举止间尽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这个人应该就是太子了。

另一人身穿玄色长袍,袍角上以金线织着云纹,虽不复杂,却也尽显沉稳与贵重,从宋依韵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宽肩窄腰,典型的模特身材,虽然看服饰会比太子矮那么一撮,不过气势逼人,打那儿坐着便能成为视线焦点。

宋依韵不免好奇起来。

借着花朵的掩护,宋依韵慢慢往前挪着步子,却听紫衣人笑道:

“四弟忧国忧民,果然是国之栋梁,若你当了太子,定然能开疆拓土,使咱们凌风国国富民强。”

玄衣人立即站起身,只见他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臣弟无德无能,太子若再说这话,酒便无法喝了。”

紫衣人拉住他笑道:“不过是开个玩笑,四弟何必这么紧张,这杯为兄便自罚了。”

玄衣人抬头之时,宋依韵恰好看到了他渗着寒气的大半个脸。

是他?

过度惊愕让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玄衣人往这边瞅了一眼,淡淡说道:“哪能让太子独饮,这杯酒臣弟奉陪。”

宋依韵死死的盯着玄衣人,至于他说了什么,她是一点也没听见。

他叫他四弟,难道……这男人就是萧璟玉?

昨晚那个受了伤的黑衣人也是他!

有谁见过王爷被人砍了,还走泔水路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依韵捂着嘴,好半晌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怪不得兵士来时他要非礼自己,王爷在自家睡个女人还不正常的很,正因为是自己的家所以他才敢放心大睡,这样一来,送东西也能解释通了,好歹自己也算他的恩人,这点表示未免太寒酸了。

可他就不能说一声吗,果然有能耐就可以随便任性。

宋依韵腹诽之时,就听太子说道:

“如此饮酒未免有些无趣,素闻四弟不但善于骑射兵法,更精通琴技,为兄日前正好得一琴师,不如你二人合奏一曲如何呀?”

《欢情浓:妃色诱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