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娇妃媚妃 平胸小受文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完结版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重生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是叫我肉肉吧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语茹,陈正雷,书中主要讲述了:柔璧本就对颜语茹没什么好感,但因着颜初夏叮嘱过,在颜府切莫与他人纠葛出是非,当即低下头,卑躬屈膝道,“前些时日二小姐受了伤,伤口虽

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8-10 18:08: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是叫我肉肉吧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语茹,陈正雷,书中主要讲述了:柔璧本就对颜语茹没什么好感,但因着颜初夏叮嘱过,在颜府切莫与他人纠葛出是非,当即低下头,卑躬屈膝道,“前些时日二小姐受了伤,伤口虽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免费试读

柔璧本就对颜语茹没什么好感,但因着颜初夏叮嘱过,在颜府切莫与他人纠葛出是非,当即低下头,卑躬屈膝道,“前些时日二小姐受了伤,伤口虽然好了但近日来精气神越发不好了,所以奴婢想着给二小姐熬些羹汤补补身子。”

闻言,颜语茹不屑地直接将瓷碗打翻在地,“她那样的人,还用补身子?浪费了材料。”在柔璧惊讶地还未缓过神来的片刻,颜语茹已然撞开柔璧的胳膊,直接从她身旁越过。

这个丫头生的倒是不错,留着还有点用处,至于后院那人……颜语茹站在暗处看着蹲下身来收拾碎片的柔璧,心中另一个念头油然而生,是时候将她赶出颜府了。

柔璧收拾好一地瓷屑,越发觉得委屈,一路哭哭啼啼回到后院,颜初夏得知详情之后只劝慰她看开些,解药已研制成功,只待明日依样画葫芦多制出些来,后日她便可带柔璧离开此处。

谁知第二日醒来,颜初夏却并未见到柔璧,疑惑之中只当昨日是她言语过分了些,这丫头生气跑出去置气罢了,只待晚上她自会回来。

颜初夏忙忙碌碌一整日,直待将最后一粒药丸收入药瓶之中时,天色已然墨色遮顶。

“柔璧,收拾收拾,明日我们便离开此处。”

颜初夏习惯性地唤了一声,身后却无人应答,转头一看,空寂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人的身影。

柔璧一日不见踪影,就算是置气,也早该回来了,颜初夏心下一沉,当即放置好药瓶便奔出屋外。

屋外夜色如墨,前庭大院之中只大门口处有隐隐亮色,颜初夏四下寻找了一圈,思绪一转,径直调转方向往颜语茹的西厢房去了。

果然如她所料,颜语茹也未在房中,桌上的蜡烛燃着,房中只一个打着瞌睡的丫鬟守在那里。

颜初夏自腰间摸出一块黑色面布,遮住了脸,一脚踹开房门。

小丫鬟兀自从睡梦中惊醒,下一刻便感觉脖子一凉,一柄利器搭在她肩膀之上。

“颜语茹人呢?”

颜初夏一手拽住那丫鬟的衣襟,一手握住金玉剑又将之靠近三分,冷冽的语气,像是随时要将此人活吞了一般,危险至极。

小丫鬟双腿直发抖,误以为是进室劫财劫色之徒,当即吓破了胆,手指颤巍巍地指向门口,“小姐她……她出去了,不在府中……”

“她去了哪里。”

颜初夏见她怕成这副模样,本无意伤害她,按压住金玉剑的手指稍有放松,谁知这人见有机可乘,立马变了脸色,袖口一挥从中摸出一把匕首,刺向对面的颜初夏。

“看来小姐预料得不错,果然有人寻来,可惜了,你要找的人早就被带出几十里外了。”

小丫鬟飞身直立,一身束身衣装精巧灵活,匕首翻转一个旋身便朝她扑来。

颜初夏勾唇一笑,她就知道颜语茹绝不会蠢到留下线索来的地步,侧身而过,抵挡住匕首的锋芒,手起剑倾,直接在两人擦身而过当际,朝她小腹刺上一剑。

鲜血瞬间将金玉剑染红大半,小丫鬟败下阵来,狂吐了一口鲜血。

“说,柔璧在哪儿,如若不然,就别怪我剑下无情。”

小丫鬟这次是真的怕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对方一招也接不下,一剑过来直接刺中要害,用手用力压紧腹部,虚弱地开口,“她在城西郊外十里亭,陈家。”

语毕,便倒头晕死了过去。

房中之人身影抖了抖,下一刻,只见一记黑影穿透夜色,直接朝城西郊外的方向快速奔去。

晚风迟紧,四周静下只闻一片蛙声,饶是颜初夏轻功了得,待到陈家之时,也只见门口徒留了满地爆竹碎屑。

空气中是火药燃烧过后浓浓的呛鼻烟味,颜初夏皱紧了眉,飞身直上房顶。

院内,一个身材发福的胖女人正在同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攀谈着什么,那女人发髻上别了一多大红牡丹花,圆滚滚的腰身随着手上的红色手帕不断扭动。

“可不是媚娘我吹嘘,这女孩子,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功夫弄来的,也是遇到了我,要是别人,可没有这样的货色。”

颜初夏伏在房顶,左右未见颜语茹的踪迹,只见那胖女人不知又说了句什么,对面的管家老头乐得直呵呵,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钱袋,笑意盈盈地递到胖女人手中。

接过钱袋的手自行掂了掂量,胖女人连忙将钱袋收入囊中,却是那时,隔壁房门突然一声惊吼,两人皆是一愣,下一刻老管家喜极而泣一般大喊着,“冲喜成功了……老爷醒过来了……”,直直往房门奔去。

颜初夏心下一凛,眉梢不觉皱得更深,自袖下缓缓摸出金玉剑,一个跃身便稳稳停留在那间屋子的房顶之上。

缓缓剥开琉璃瓦,只见屋内一身喜袍的女子满脸惊恐地跌倒在地上,双目瞪得老大,直直望着朝她慢慢移动过来的老男人,身子因恐惧而不断发着抖。

定眼一看,那女子赫然就是失踪了一整日的柔璧。

屋内,刚刚苏醒过来的陈正雷一睁眼便看到个极品美人,当即色心冲恼,又见女孩儿一身喜袍,不用想便是被卖进陈家给他冲喜来的。

“不……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柔璧怕得紧,想要逃跑,全身却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提不起丝毫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令她恶心到想吐的老男人步步靠近。

“喊人?哈哈哈,你来不就是给老子冲喜来的,你喊谁?你就是喊破喉咙,今日你也得从了我。”

说罢,便要欺身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颜初夏径直一把金玉剑自房梁之上挥剑一掷,力透其背,一剑直接穿透了那老男人的胸口。

管家欢喜着推开房门,下一瞬,便见陈正雷胸口插剑,圆目竖耳,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颜初夏自房梁之上飞身越下,一手拉起柔璧抱在怀中,一手从倒下的陈正雷身上一把抽出金玉剑,染血的剑,剑尖淌着汩汩血流,推门的管家一见,直吓得尿了裤子。

“人我带走了,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之事是谁挑起的,你心里应当明白,若是敢宣扬出去……”

颜初夏长剑一指,剑锋直逼老管家的喉头,虽然黑布罩面,然而眼里冷冽的杀气却是丝沫可闻。

“知道,知道……我一定不会说……说出去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老管家早已吓破了胆子,只担心自己一个不慎便会和地上的陈正雷一样,身首异处,当即跪在地上,朝着颜初夏二人连连磕头。

片刻之后,陈正雷的长子陈卓安带人赶到之时,屋内早已没了人影,在老管家磕破脑袋发出的沉闷声中,只剩下满地肆意流淌的鲜血,和一具还未冰冷的尸体。

颜初夏带着柔璧一路过了城门,径直快马加鞭往玉吟风的别宅而去。

而另一侧,沉浸在卖了柔璧换得了一大笔钱财的喜悦中的颜语茹,正乐呵呵地数着首饰盒中的财物,殊不知灾难已悄然临门。

翌日,晨光方露,颜府门外便聚满了人,门口正中,摆放着一具白布遮面的尸体,来人皆是白衣白帽,哭声一时间震慑一方。

“你们这是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敢在此胡来,我看你们是活腻了,赶紧抬走。”

颜府管家一开门,便见到如此骇人的景象,当即有些胆怯,但多年的管家可不是白白混出来的,只当是有人乱了地方,将尸体抬错了。

跪在地上的陈卓安闻言,猛地抬头,缓缓起身,走到管家面前径直一把掐住她的咽喉,狠狠道,“叫你们三小姐出来见我。”

一时憋气,管家顿时涨红了脸,连忙规规矩矩地点头答应。

不过片刻,颜丞相,颜语茹,连同颜家一些位份不高的小妾,家丁丫鬟,纷纷聚集在颜府门外。

从人群中,颜语茹一眼便认出陈卓安便是那日在街上出手相助的男子,当即畏缩了胆子,藏在颜丞相身后,不敢露出脸来。

“这位公子想起有什么地方误会了,老夫与家翁从未谋面,不知你如此做法,是何意?”

颜丞相当是经历过沙场生死又立得住朝堂政野的人,这样的场面在他眼中,不过寻常小事一般,丝毫没有避讳之意。

“你是没有和我们家老爷见过,但是她见过,就是她,弄了个丫鬟来卖给我们家老爷冲喜,谁知丫鬟跑了,我们家老爷也惨遭杀害,你说,出了这样的事,不怪在你们头上怪在谁头上!”

见陈卓安愣愣地无动于衷,身后陈正雷先前的题笔书童却是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直接指向颜语茹,要为陈正雷讨回一个公道。

颜丞相一惊,回头看向身后一直不肯露面的颜语茹,“语茹,当真如此?”

身后的人脸色瞬间惨白,袖下的一双手拧着巾怕,心中慌乱如麻,偷偷瞥了一眼现在一侧的陈卓安,却发现对面那人正一脸深沉地审视着自己。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