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谋娶》宜搜谋娶甜妻 小顶 谋娶直人

谋娶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谋娶》由鹿柒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氏,岳三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梁氏指了指窗外又指着茶娘的肚子道:“仪姐儿带了个鸿哥儿家来,这鸿哥儿竟是个身世不凡的,能经商还能教的仪姐儿读书写字,这仪姐儿命中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2 18:02: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谋娶》由鹿柒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氏,岳三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梁氏指了指窗外又指着茶娘的肚子道:“仪姐儿带了个鸿哥儿家来,这鸿哥儿竟是个身世不凡的,能经商还能教的仪姐儿读书写字,这仪姐儿命中

《谋娶》免费试读

梁氏指了指窗外又指着茶娘的肚子道:“仪姐儿带了个鸿哥儿家来,这鸿哥儿竟是个身世不凡的,能经商还能教的仪姐儿读书写字,这仪姐儿命中就要带哥儿家来呢!仪姐儿都这般好学了,将来哥儿能差了?再你这肚子,实不像只有七月的肚子,只怕腹中的哥儿该是个大胖子呢!”

梁氏乐呵呵的说罢,茶娘也跟着低头莞尔一笑,若真是如此便是极好的,仪姐儿跟着鸿哥儿学字,态度倒比跟着自个儿要端正的许多,她倒不盼她将来成个女先生,但若她读书比她要好,她倒是乐见其成,便是哥儿读的什么书,她也不拒给她看什么便是。

只这话却不敢同梁氏说,她从来便不同意女子读太多书的。

仪姐儿习了一上午的字,小胳膊都酸的要抬不起才放了她去休息。仪姐儿一阵疯跑,扑进了无尽夏的花丛中扑碟去了,习惊鸿忽的喊了她一声,仪姐儿从花丛中起来,扬起了一片的碎花瓣,茶娘出来看到气极,训斥的话还未出口,仪姐儿却已经跑到了习惊鸿的身后。

茶娘摇了摇头再不管她,折身又进了厨房。

习惊鸿一边替她捻掉头上的碎花瓣,一边问她,“可是喜欢扑蝶?”

仪姐儿忙着点头,习惊鸿便道:“不若我给你做个扑蝶的网子?便是城中也有那许多小娘子喜欢这种。”只那些姐儿一手拿着团扇一手捻着帕子,虽动作优雅好看,但却没得一个有仪姐儿这般可爱生动。

仪姐儿歪了一下脑袋,似是没见过,“扑蝶的网子?是什么?”

习惊鸿这才晓得她竟连这个也不曾见过。

摘完了头上的碎花瓣他才从怀里摸出个东西来往仪姐儿的头上戴去。仪姐儿扎的只有一个髻,一朵绢花刚刚好。

仪姐儿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戴在了头上,她伸手摸了摸,小手又立即放开来,只一脸不安的望着习惊鸿,不晓得是个什么在头上。

“你去看看。”习惊鸿望了望院子里的水缸,仪姐儿立即就撒丫子跑了过去,垫着脚扶着水缸沿伸头一看,仪姐儿呆了。

这……是荷花?阿爹曾带她去看过呢,这会儿戴在了自个儿头上,仪姐儿觉得有些飘飘然的,不太真切。

仪姐儿不敢相信的扭头望向习惊鸿,“这个,礼物?”便是如同阿娘还有外婆都有的东西?他也给他送了个好看的?

习惊鸿竟有些不自在的低头轻咳了一声后才悠悠的点了点头,他倒是第一次给一个姐儿送东西,又被她这般直勾勾的盯着问,反倒不太好意思起来,看她样子,倒是真的喜欢的。

梁氏端着东西路过,看到仪姐儿这般便笑,“仪姐儿也是个臭美的呢!鸿哥儿,你莫要太惯坏了她,待你哪日归家了,她到下不来!”

习惊鸿并未说话只是看着仪姐儿笑了笑,他便是要将她惯得只能尊养,再不晓得贫贱滋味儿。

晌午过后,岳三郎去困了午觉,茶娘也同梁氏休憩了片刻,习惊鸿却在院子里给仪姐儿做扑蝶的网子。仪姐儿自是睡不下的,小人儿每日都不晓得哪般的精气儿,便是疯跑一整日统不晓得累。

习惊鸿挑了根细长的树枝儿,用麻绳编了个框,再用剪子剪了一节打渔的渔网缝在了框上,待茶娘醒了后便瞧见仪姐儿举这个这样的东西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茶娘端着米汤过来叫仪姐儿喝几口消暑,瞧她满脸通红脸颊上还都是汗珠子时茶娘不由笑道:“便这般快活?”

仪姐儿喜滋滋的点头,举着手中的物什道:“阿娘,鸿哥哥做的呢。”

茶娘点点头,又伸手摸了摸仪姐儿头上的绢花,这鸿哥儿倒是真心待仪姐儿似亲妹子一般,她是甚感欣慰的。

鸿哥儿从屋里出来一手提着打渔的工具对茶娘道,“姨母,今儿个下午便叫我带仪姐儿去桃源河边罢?保准网些鱼家来,她也多日未曾出过门子了,扑些蝶也能快活,我必看著她不叫出了差池。”

茶娘倒是信鸿哥儿是个稳妥的,只吩咐道:“莫叫她下水,她性儿跳脱却又不会洑水。你也要小心些,莫叫有心人给瞧出样子。”

习惊鸿笑着往脸上摸了个假痦子,茶娘也不再担忧他二人出门出个什么岔子,便是仪姐儿统能一个人往河边跑,如今还多了个鸿哥儿便也由着他们去了。

仪姐儿欢欢喜喜的由习惊鸿带着出了门,一路向桃源河边走去,习惊鸿一路听着仪姐儿像个雀儿似得指着每一处景说道,很快便到了那片荒芜丛生的桃林里。

习惊鸿无比惊诧的看着桃枝上果真一个果儿都没了,便是还有那一个两个看起来似也都即将要掉落似得摇摇欲坠。习惊鸿伸手碰了一下,果子‘啪’的一声便砸在了地上,滚落在草丛中,一个个全部烂进了泥土里。

“吃?”仪姐儿伸手便要去捡,习惊鸿一把拉住了她,小声温柔的道:“还未熟,吃不得。”

仪姐儿有些不舍得盯着那地上,习惊鸿看着仪姐儿这般模样不由得问道:“可是未曾吃过桃子?”难道,这整个桃源河一带都未曾再长过桃子?

仪姐儿点了点头,“阿爹说,没得呢!”仪姐儿罢着小手,两个小肩膀一耸,那模样看来到似真的很遗憾。

习惊鸿心中记着,待归了锦城定要给仪姐儿拖一车的桃子给她吃。

“走吧。”习惊鸿又拉着仪姐儿的小手顺着小路一路往河边去,到了河边,他看到那日藏身的小码头,又望了望他初初上岸时坐着的那棵桃树之下,仪姐儿便是在不远处自个儿网着鱼,如今再来,虽还犹如昨日,但却早已不同往日一般的情形。

习惊鸿挽了裤腿就下水,仪姐儿便在岸上的野花丛中网着蝴蝶,习惊鸿不一会儿便看她一眼,也不许她走出半里远,仪姐儿便也是玩的开心不已,整个桃源河边再无他人,清静的只能听见仪姐儿如脆铃般的笑声,还有那风儿拂过翠绿的响动。

仪姐儿累了便躺在了石头上,茶娘给他二人装了米汤水,习惊鸿打开来喂给仪姐儿,仪姐儿喝罢了一口还推给习惊鸿,“鸿哥哥,你也喝?”

习惊鸿看了眼水袋口还湿湿的痕迹没得下口,只道:“我不渴。”

旁边篓子里已捉了几条鱼,倒是肥嫩,也不必再捉,本已可以归家,习惊鸿却忽的忆起穆娘子之事来。

《谋娶》 免费阅读章节

《谋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