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世倾朝》苏小暖一世倾城笔趣阁 BL 一世倾朝免费试读

一世倾朝

玄幻连载中

感时花渐生新书《一世倾朝》由感时花渐生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青娘,青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风月楼,青衣居。 梨花木所制的软榻上铺着名贵的雪锦垫子,裹着繁花长袍的清瘦‘少年’懒懒的倚在上面。 ‘少年’微微颌目,卷翘的睫毛

|更新:2019-11-27 06: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感时花渐生新书《一世倾朝》由感时花渐生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青娘,青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风月楼,青衣居。 梨花木所制的软榻上铺着名贵的雪锦垫子,裹着繁花长袍的清瘦‘少年’懒懒的倚在上面。 ‘少年’微微颌目,卷翘的睫毛

《一世倾朝》免费试读

风月楼,青衣居。

梨花木所制的软榻上铺着名贵的雪锦垫子,裹着繁花长袍的清瘦‘少年’懒懒的倚在上面。

‘少年’微微颌目,卷翘的睫毛在白皙的有些透明的脸颊上投下淡淡的扇形阴影。略薄的唇仿佛没有颜色,微抿着。

线条流畅的光洁脖颈裸露在空气中,隐隐浮现青紫色的细小血管。

好一个干净剔透的灵秀病美人!

可是,这里貌似是温香软玉美人入怀的风月楼啊!

夜飘零抬眸,目光有些散漫,思绪飘回三天前.

昏倒之前,依昔记得她将体内残毒逼出身体,但强横的破血丹药力以及长年驻扎在体内的毒素却伤了身体根本.

她昏了两天两夜.

为了修习《幻影决》的后果便是从今以后,她身体破败,体质孱弱.

可是能够让夜飘零付出这么大代价修习的东西又岂会是凡品.《幻影诀》功法玄妙,功法在筋脉中流转,自然而然的开阔经脉,固体养身。

只要她能修炼《幻影诀》,何愁身体孱弱。

“呵呵,哪阵香风把我的小公子给吹来了!”女子妩媚的娇笑声传入耳中,飘零回过神,淡淡的抿唇一笑.明亮的琥珀眸子直直的看向倚着房门似笑非笑的妩媚女子.

飘零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一身青绿衣衫的娇美女子.

宽大的繁花衣袍裹着飘零娇瘦的身体,衣衫翩翩,看起来带着弱不禁风的清朗.

“青娘不欢迎飘零吗?”

“乞会.”青娘浅笑,眼波流转间是浑然天成的妩媚风情.“青娘可是天天盼着公子来呢!”

飘零笑的淡然,她端起精致的白瓷茶杯,轻啜一口.“青娘,我想知道的事情可有消息了?”

“有了.”青娘敛起娇媚的模样,从怀里取出一封密封的信,恭敬的递于夜飘零.

飘零接过来,拆开信封.

“凌飘月,凌云国三皇子.母妃夜妃病逝,其姐凌云公主凌飘夜溺湖身亡.三皇子凌飘月温润谦和,与世无争.虽深受皇帝宠爱,却一直无为.

世人曾言:公子飘月,白衣如莲,笑如雪,不是红妆胜红妆.”

“不是红妆胜红妆,真是好名声!堂堂皇子居然被人如此调笑容貌,真是让人作践到泥里去了!”飘零低喃,过了片刻,她嗤笑出声,眼神含怒:“青娘,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语调上扬,冷然而危险.

“三年前我救下你时是如何说的,我夜飘零不养闲人!若我想知道这些,还要你何干!”

青娘脸色有些苍白,三皇子一向深居简出,他的资料是少之又少.她没有辩驳,只是咬了咬下唇,单膝跪地.“还请公子责罚!”

飘零冷冷的瞥了眼跪在地上脊背笔直的青衫女子,蹲下身,和青娘平视.漂亮的眸子里是宛如孩子的认真.“青娘,你还要不要跟着我了?”

“要”

飘零如孩子般嘴角虚弱的轻扬:“即然如此,青娘可要努力跟上我的步伐.否则...”

她笑的无害,眼神却冰冷的没有温度.漂亮的嘴角翘起,仿佛只是个习惯性的动作.

清澈而有质感的声音随风而逝.

青娘抬起低垂的头,妩媚明瞳直视着飘零琥珀色的眸子,绯色的唇吐出至死不悔的誓言: “青娘誓死追随公子左右!”

话音刚落,一种无形无色的神秘力量托着她的膝盖站起.她惊讶的有些不知所措,斗气凭借颜色分辨级别,可这....

“好了,青娘.你去挑两个‘调教’好的美人送去飘茗荼庄吧!”夜飘零漫不经必的吩咐.

“陪我去黑市看看吧,听说刚从云城进了批新货.”

夜飘零口中的黑市正是以贩卖人口闻名的北城北街,而云城则是距北城不远的凌云国国都!

风月楼里弥漫着的浓浓脂粉味和朦朦胧胧男女厮混,让人脸红心跳的低笑戏语隐隐传入青云居。

飘零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青娘,风月楼似乎该整顿了。”

青娘也听到隐隐传来的淫秽笑语,白皙如玉的脸颊泛着艳丽的绯色,犹如桃花盛开。她垂下眼帘:“青娘正有此意。”

“唔,知我者,青娘也。”

风懵懂,掠过勾人的紫色窗纱,拂起青娘挽在脑后的发。

飘零眼睛一亮,唇齿轻启:“绾青丝,挽情丝。青娘以后就唤青挽情吧!青娘青娘,都把人给唤老了。”

青娘郑重的像是下了某种决定,她单膝跪地,对着夜飘零行了一礼。“挽情多谢公子赐名。”

飘零浅笑,如株清雅风致的直挺墨竹。

只是那文雅风致的背后呢?

这个世界,一旦接受别人的赐名,就意味着一生一世忠心耿耿的效忠与那个人,奉她为主,忠心不二。

飘零虽然在这个世界生活时间不算太长,却也绝对不短。这种最基本的契约信仰她还是了解的。

她那赐名之事来试探青娘。青娘若不同意,她就把当年救下青娘之事当做一场交易,风月楼最后就算不毁也要被活生生的剥下一层皮。若青娘同意,她自然也乐得多一个七窍玲珑的属下。

她夜飘零可是个市侩的奸商,不做亏本买卖。

飘零从后门走出风月楼,宽大的繁花衣袍华美飘逸戈地翩飞.

挽情穿着一袭青绿衣衫.嫣红的唇笑的娇柔,衣衫翩翩,步步生莲.

“公子.”守在门口的流风低声唤道.流风穿着一件青靛色衣袍,看起来温文尔雅.他唇畔和煦的笑,亲切如邻家哥哥.

“师兄,去北街.”飘零撩起衣摆,脚下暗暗运力,纵身一跃,跃至流风身侧的马车上.

挽情连忙上前扶住微微喘息的飘零,低声埋怨:“公子明知自己身体受了伤损,怎还如此胡闹!”

飘零无奈浅笑,“挽情,我只是试试身手.”

挽情无奈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而流风眉头轻锁,却也没说什么.

飘零坐在马车里,半倚着挽情.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颊隐隐透着倦意.挽情一手扶着飘零,一手倒了杯早就备好的茶水,送至飘零苍白的唇畔.飘零低头轻抿着茶水.

风轻扬,吹散车马辘辘声.

茶榻上是盛茶水的白瓷杯,茶水在杯中微微荡漾,却未溅出分毫。

马车骤然停下。

“滴嗒…”淡黄色的茶水上飘着碧绿色的茶叶,溅出些许.挽情青绿衣衫上染一片茶渍水污。

挽情眉间轻锁,唤道:“流风公子,出了何事?”

流风低沉而平稳的声音传来,语调染着几分谨慎.“无事,照顾好公子.”

挽情垂目,看了眼倚在她怀里双目轻颌的飘零,轻轻应了声.

一种细微到不易查觉的杀气和淡淡的血腥味溢入马车.飘零眼睫微颤,却没睁眼.挽情敏感的发觉空气中的血腥味,立刻绷紧神经,运起斗气护住飘零.此时的挽情褪去平日的娇软柔弱,眉目间是历尽风雨的坚韧.她身上浮现着浅浅的淡绿,色泽虽浅,却是绿阶.

很明显是刚进阶不久。

车厢内只余飘零轻浅绵长的呼吸声.

那无形的杀气和血腥味道,像一紧绷的弦,撕扯着流风和挽情的神经,气氛压抑的让人难以呼吸.

马车外的流风一脸警惕的环顾四周,心底微微惊讶,他可是流夜阁数一数二的高手,暗杀之术自是少有敌手.

可是,他却只是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连那个人大致方位都感应不到.

难道,那个人在青阶之上?

不对,什么时候青阶之上的高手都成大白菜了,随随便便就冒出来个,流风暗暗思量,眉眼渐渐冷硬,他不动声色的将体斗气运行到极致。

流风心中有些隐忧。

风拂面而来,林子里的树叶沙沙作响,平静中夹杂着渗人的杀机。

树声婆娑,一道冷光直冲流风射去,来势迅猛。

流风一愣,急急避开,那近在咫尺的冷光擦着流风的耳尖急急射出,砰的一声脆响,钉在马车的车沿上,原是一支黑色袖箭,袖箭尾羽还嗡嗡的发颤。

流风的脸色难看至极,流夜阁在杀手界中实属顶尖的组织了,他流风也是流夜阁年轻一代的翘楚,今日却被人给射了冷箭,这岂不是硬生生的在他脸上抽了两耳光。

这绝对是耻辱。

流风清瘦的脊背绷紧,身姿流畅,独具一种隐含危险的美感。

他单手执着一柄细长刺剑置于胸前,另一只手背在腰后,刺剑纤细尖锐,半透明的材质,宛若毒牙。

这是一个远看是防守得当,极易暴起伤人,让人心生警惕的姿势,但他背在腰后的手中却藏着一柄材质同刺剑一般无二的纤细匕首,匕首的锋刃泛着蓝幽幽的光,明显是猝了剧毒。

这才是杀招。

气氛极为紧张,呼吸都不由的停滞了下来,只余风声过耳的响动。

夜飘零抬起轻颌的眼皮,平静无波,无畏无惧。

今天这林中杀机绝不会是有预谋的行动,流夜阁上下管制严厉,不可能出岔子,风月楼都是寻欢作乐的买客,问题也不大,这只会是一场意外。

斗气修行赤阶最低,紫阶最高,流风堂堂青阶高手,随入阶时日尚浅,但是加上流夜阁的暗杀之术,绝对有能力和蓝阶初级有一拼之力,能让流风毫无察觉,如临大敌的只有蓝阶高级或紫阶尊者。

而,马车之中只有青挽情和飘零两人,青挽情绿阶初级,飘零只有前世所学的古武内力护身,未曾学习这个世界中的斗气之术,这个世界中的修行者根本察觉不出飘零是否身具武力,对于这个世界的斗气者来说,飘零不过是个无缘修炼的平凡人罢了。

那么,林中藏匿的高手一旦出招只会对上和他有一拼之力的流风,这便是机会!

飘零拂开青挽情护在她身侧的手臂,挺直脊背走下马车,繁琐的衣饰衬得飘零像个弱不经风单纯不知事的富家小公子,她踩着马车自带的梯凳下车,木质的梯凳发出被挤压的吱呀吱呀的声响,流风自飘零下车,敏感的神经就紧绷成一股细棉线,稍一用力就会断掉,就怕林中杀机在这片刻冲向公子。

就在流风把尽力都放置在飘零身上时,无屑可击的防守出现破绽,就是这时!

《一世倾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