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万仞宫墙 LOLI 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调教

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阿苏里,辛宁的小说是《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它的作者是于山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于是,辛宁也摆出一副柔弱可怜的表情来:“皇上,我和公主只见过几次面,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呢?” 不就是变脸么,她也会啊。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4 00:10: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阿苏里,辛宁的小说是《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它的作者是于山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于是,辛宁也摆出一副柔弱可怜的表情来:“皇上,我和公主只见过几次面,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呢?” 不就是变脸么,她也会啊。

《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免费试读

于是,辛宁也摆出一副柔弱可怜的表情来:“皇上,我和公主只见过几次面,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呢?”

不就是变脸么,她也会啊。

原弈曲手敲了敲桌面,颇有耐心地说道:“阿苏里,你把经过讲一遍。”

阿苏里右手握拳,放在左胸上,弯腰恭敬地对原弈道:“公主听闻郡主的眼睛好许多了,真心为郡主高兴,便邀了郡主赏荷花。期间公主一直在和郡主聊天,但是郡主爱答不理的,公主以为郡主心情不好,便走近池边将开得正好的荷花指给郡主看,可谁知郡主就把公主给推下去了。”

“公主从小在草原长大,肯定是不习水性的,郡主却在江南长大,水性一定了得,但是郡主却一点都没有要救公主的意思,一直冷眼旁观,也没有去喊人来,就连其他宫人太医来了,郡主还是坐在亭子里喝茶……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当时都有宫人太医作证的。求皇上明查!”

难得,这个丫鬟条理还算不错,就连她生长在江南,熟悉水性也给搬了出来。

原弈听了阿苏里的陈词,没有发表意见,他看了一眼辛宁,问:“郡主有什么想说的吗?”

辛宁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阿苏里,不急不慌道:“公主确实邀请了我去赏花,期间她也确实是在跟我聊天,但我没有爱答不理,公主性子活泼,话也多,我只是在静静听她讲话而已。我虽然是个前朝皇后,落魄郡主,但也懂得尊重。公主指荷花给我看的时候身子没站稳,跌了下去,我情急之下拉住了她,但我也只不过是个弱女子……再加上公主又有点重,阿苏里站在一旁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呆在那里也不知道过来搭把手,我没拉住,公主就掉下去了。”

阿苏里猛地转过头瞪了辛宁一眼,她竟然还把脏水泼到了自己身上!

辛宁当没看见,她伸出一只手,道:“喏,我手现在还红着呢。”

她的手腕处有明显的红印子,那是赫连楼叶抓住她的手腕想把她拉下去的时候留下的。赫连楼叶劲还挺大的嘛!现在刚好让自己用上了。

原弈看到那原本白皙纤细的手腕多了一道红印子,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还有,”辛宁低头看着阿苏里,“谁规定的在江南长大就一定会水性,我恰巧就不会。”

摸鱼她很在行,但是游泳她只会狗刨的那种,掉水里淹不死。

辛宁又继续道:“你说我坐在亭子里喝茶,那是不假。”

阿苏里刚刚被她打压了一会儿,现在像是捉住了她的破绽,激动道:“奴婢就说么!郡主就是在喝茶看好戏。”

辛宁目光动也不动,道:“那是我也被吓坏了,喝口凉茶压压惊。”

阿苏里一噎。

“哦对了,要不是我提醒阿苏里赶紧去叫人来,恐怕公主如今就不能好好躺在床上了。”

阿苏里现在只想吐血。这剧情跟她想的不对啊,怎么到最后自己成了罪不可赦的那个?

赫连楼叶在内室听到辛宁的这一番话,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可她掉池里受了惊又受了凉,现在连说话都不利索,哪还能出来跟她理论。

阿苏里本还想反驳,但看到原弈那已经阴沉下来的脸色立马就怂了。最后说出嘴里的只剩一句话。

“皇上,奴婢是冤枉的啊!”

哪里冤枉了,辛宁觉得她讲的挺对的啊!

原弈安静地想了想,没再问下去,对侍卫吩咐道:“阿苏里护主不利,反而诬陷郡主,拉下去打五十大板,拖到浣衣院去。”

“皇上,是郡主诬陷奴婢啊,奴婢是冤枉的!”

阿苏里被拖下去挨板子的时候还一直在喊冤枉。辛宁摸摸鼻子,她只是想给阿苏里一个教训而已,谁让她一个奴婢也爬到自己头上的,她好歹还是个郡主欸。现在看来,阿苏里是不是有点惨?

既然原弈不再追究,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辛宁又晃悠悠回宜春宫了。

原弈站起来,进内室看赫连楼叶。

赫连楼叶着了凉,躺在床上睁着眼哀怨地看着原弈。原弈低头看了她一眼,道:“什么都不要想,先养好身体。”

赫连楼叶嗓子都哑了,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地对着他摇头。看她那样子,可怜兮兮的,任谁看了都想怜爱一番吧,可原弈并没有多留,转身朝外走去了。

这个辛宁,把自己害成这个样子,阿苏里也栽在了她的手上,这些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一连好几天,赫连楼叶都得躺在床上,哪里都去不了。少了赫连楼叶来找茬,辛宁觉得这日子倒是没那么好玩了,每天不是逗鸟就是读话本,再没有其他新鲜的事儿了。

————

江南,苏州城。

苏云秉每天忙上忙下,好不容易得了个空,去了洛沁音的乐秋苑。

大老远的,在游廊下喂鱼的洛沁音就看见了院门那风度翩翩的身影正往自己这边走来。洛沁音连忙起身前去迎接。

“参见皇上。”洛沁音对苏云秉行了礼,柔柔上前亲昵地挽住了他的手,对他撒娇。

“皇上都好些天没来沁儿这儿了呢。”洛沁音有些抱怨,苏云秉真那么忙,忙到就连来她这里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苏云秉知道这段时间自己顾着军中和南蛮的一些事情,冷落了她,故任由她撒娇。苏云秉伸出左手搂住了她的细腰,两人一同走进了房门。

洛沁音给他倒了一杯茶,低头的时候,苏云秉不经意间看见了她发髻上别了一支很特别的簪子。簪子是梨花形状,素白的梨花开得正好,簪柄是弯曲的,线条却十分流畅,像是树枝,却又比树枝精致。

苏云秉之前没在她这里见过这支簪子,而且洛沁音一直都不喜欢这些素淡的东西,她的衣服饰品都是珠光宝气的,有多高调要多高调。

洛沁音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有些疑惑地问道:“皇上,怎么了?”

苏云秉移开目光,道:“没想到你也喜欢这些素淡的东西?”

《宫墙太高皇后爬不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