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唐极品纨绔》盛唐极品纨绔无弹窗 年上攻 盛唐极品纨绔XXOO

盛唐极品纨绔

历史连载中

《盛唐极品纨绔》作者:晴了,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段少君,少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还说别人,你就不怕爹爹知道?”西门楚楚抿了一口甘甜的绿蚁酒嗔道。 “好妹子,咱们兄妹如今可是相依为命,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为兄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4 12:06: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盛唐极品纨绔》作者:晴了,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段少君,少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还说别人,你就不怕爹爹知道?”西门楚楚抿了一口甘甜的绿蚁酒嗔道。 “好妹子,咱们兄妹如今可是相依为命,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为兄挨

《盛唐极品纨绔》免费试读

“还说别人,你就不怕爹爹知道?”西门楚楚抿了一口甘甜的绿蚁酒嗔道。

“好妹子,咱们兄妹如今可是相依为命,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为兄挨老爹的毒手吧?”西门栋梁一听到这话,原本豪迈十分的表情瞬间就痿了,一张毛胡子脸皱得就像是长黑毛的苦瓜。

“哼,你要是再敢去赌,我一定要告诉爹爹。”西门楚楚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俏脸变得十分严肃,翘起了一根可爱的手指头指着西门栋梁的鼻尖一字一句地道。

“成,为兄要再赌,你就把我这手给砍了,我要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姓西。”野兽兄贵大喜,挽起袖子露出了那条快赶上别人大腿粗细的胳膊发誓道。

“你姓西门,不是姓西!都说了多少次了,天哪,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哥哥……”西门楚楚一脸绝望模样地捂着额头,为自己有这么个低智商连自己姓都没弄圆呼的哥哥而感到悲伤。

“好好好,西门。你说爹也是,姓啥不好,非得姓西门,前些日子我出去溜弯,就听到人叫西门,我应了一声窜过去,结果别人是说要去西门逛逛……”

段少君含在口中的酒差点喷到菜上,半晌才回过气来,看到西门楚楚俏脸晕红,一脸羞怒的模样,段少君深有同感,有这么个亲哥,实在是家门不幸。

还没等段少君感慨完,野兽兄贵一双铜铃大眼落在了段少君的身上,大手哐拍在段少君的肩膀上。“今日的情份,我西门栋梁记下了,日后兄弟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为兄弟两胁插刀,我西门栋梁绝对不眨一下眼。”

“……”段少君一脸黑线地看着那被西门栋梁大力金刚手震落在衣襟上的酒盏,实在是,有火也没办法发,重要的是打不过这货。

野兽兄贵一口灌完了一盏,犹自不过瘾的抄起酒壶直接往嘴里倒。“对了,段兄弟你是哪人,怎么会跟我妹妹走在一块?”

“在下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人,自幼小跟师父呆在山里,直到前些日子,师父飘然而去,告诉在下可以下山,我这才从深山中走出来。”段少君长叹了口气,颇为郁郁地道。

“原本段兄弟居然是隐世高人的弟子?”野兽兄贵不由得眼前一亮。“这倒真要请教一番。”

“请教什么?”段少君一脸莫明其妙地问道。

“隐世高人,没有一个是善与之辈,你想必也跟你师父学了不少本事吧?不知段兄弟什么时候有时间,来跟哥哥练练手。”野兽兄贵磨拳擦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道。

“……”段少君呆呆地瞅着这货,他该不会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一说隐世高人,就以为是那种神功盖世的牛人似的。

看到段少君的窘态,西门楚楚不由得嫣然一笑,然后冲野兽兄贵板起了俏脸。“段公子不会武功,哥你可不许瞎来,要是伤着人了,我可不依。”

“不会吧?隐世高人教出来的徒弟,难道连我都打不过?”野兽兄贵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打量着段少君道。“妹妹,你看他的模样,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很深藏不露。”

深你妹,露你妹,这家伙该不会是发育得连脑袋里边都塞满了肌肉吧?不过为了防止野兽兄贵发妖疯非跟自己比试,段少君只得干笑着解释了一番。“我师父一向以善为本,所以教我的不是杀人的本事,而是医人救人的本事。”

“你也是医者?跟隐龙寺那老秃驴是一伙的?”野兽兄贵瞪大了牛眼。

“在下的师尊是道士,不是秃驴!”段少君两眼一黑,怒了,这丫的啥意思,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是道士的话怎么穿着秃驴的衣服?当哥们真傻啊。”野兽兄贵一脸鄙夷地瞪了段少君一眼,仿佛认为段少君在污辱他那不多的智商。

“只不过在下从深山里走出来的时候衣服已经破烂了,才跟梦惑大和尚借的这身衣物。”段少君无奈地解释道。

“哥,怎么这么说和尚伯伯的坏话,小心我告诉和尚伯伯,让他揍你。”西门楚楚可不高兴地,瞪起一双明眸嗔道。

“那老秃驴揍我还嫌少吗?”野兽兄贵一脸悲愤地道。“哪一回去隐龙寺我没挨过揍。”

“不是吧?那老家伙看起来虽然有些阴险,但似乎更喜欢以德服人。”段少君不由得一呆,难道说这位野兽兄贵在寺院里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以至于让梦惑那老家伙见他一次揍一次。

“……能有啥,不就有一回内急,一时没找着地,在大雄宝殿里……唉,那时候咱才十来岁,懂个屁啊,可结果那老秃驴小心眼,见我一次,就找借口揍我一次,NaiNai的,老家伙看着干巴廋猴,可每次都揍不赢他。”野兽兄贵一脸郁闷地搓着脸上横长的胡须道。

段少君摸了摸脸,黯然无语,这家伙到底是智商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你丫就算内急,也不能跑大雄宝殿里撒啊,靠,一想到自己当初还为了感激和尚救了自己一命,特地去大雄宝殿拜过,还亲切地抚摸过大雄宝殿里的每一根柱子,就觉得有点恶心。

“羞不羞,亏得你还好意思说。”西门楚楚捂着脸,嗯,想来定是为有这么个缺心眼的兄台而感到万分惭愧。

“行了行了,不聊那些不开心的事,对了兄弟,你既然会医人,等明日,咱们一块去砸那老秃驴的场子,抢他的生意如何?”野兽兄贵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眼珠子鬼鬼崇崇一转,冲段少君压低了声音道。

“……报歉,在下不希望缺胳膊少腿。”段少君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嘛意思,打不赢那老家伙,居然想这么龌龊的点子。你丫皮实抵得揍,可咱小胳膊小腿的,挨一下那就是出人命的事,再说了,你丫也是活该,才不会掺和你跟那不是好鸟的老贼秃的事。

“怕毛,爷们就该是越挫越勇的主,贤弟啊,你该不会穿上了袈裟,就想叛师门投奔和尚吧?”野兽兄贵撇了撇嘴,手背都毛黑毛的大手又端起了酒壶猛灌一大口不悦地道。

“……在下这衣服都还没买,咱们是不是该先告辞了。”段少君决定不跟缺心眼的人继续说话,不然能活活把自己憋死。

“行,我带你去。”西门楚楚看样子也有点受不了了,赶紧站起了身来,没好气地瞪了自家那犹自不觉的兄长一眼。

“别,等我,哥闲得没事,正好逛逛。”野兽兄贵这种闲得蛋疼的人物却丝毫没有放过段少君的意思,也屁颠颠地非要跟着。

“不行,你快点回家吧,爹娘虽然不在,可爹爹说了,要让我监督你,不许你胡来,听到了没。寻香咱们走吧……”西门楚楚拿捏起了当家作主人的派头瞪了野兽兄贵一眼,一把扯着段少君就朝着门外走去,生怕野兽兄贵会撵上来似的。

“楚楚啊,你吃我豆腐就算了,可你为什么叫我寻香呢?莫非是为了自己吃帅哥的豆腐来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被西门楚楚温暖而又柔若无骨的纤手牵着走到了兰亭酒楼外,段少君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盛唐极品纨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