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凰权妇贵》皇权富贵 圣水 凰权妇贵免费试读

凰权妇贵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凰权妇贵》的小说,是作者叶无辛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因时间紧,事情多,谢府里的人起早摸黑碌碌忙了两日,十九转眼便到了。 这日,不过卯时一刻,红菱就急急捧了沐盆、巾帕进来,要服侍谢蓁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1 00: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凰权妇贵》的小说,是作者叶无辛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因时间紧,事情多,谢府里的人起早摸黑碌碌忙了两日,十九转眼便到了。 这日,不过卯时一刻,红菱就急急捧了沐盆、巾帕进来,要服侍谢蓁

《凰权妇贵》免费试读

因时间紧,事情多,谢府里的人起早摸黑碌碌忙了两日,十九转眼便到了。

这日,不过卯时一刻,红菱就急急捧了沐盆、巾帕进来,要服侍谢蓁梳洗。

谢蓁实际早过了爱赖牀的年纪,因此也不等红菱再请,自己就干干脆脆地下了牀。

红菱愣了愣,她原是没想到谢蓁这样配合,因此还准备了一肚子哄人的话,此时这些话竟都没处使了,红菱不知怎么心里就闷了气,拧帕子时便有些不知轻重,手腕上戴着的银镯子敲得铜盆锵锵的响。

谢蓁见状便知她心里不太痛快,却又不知道她这气从何来,只觉得好莫名其妙,索Xing挽了袖子上前,将她挤到一旁,抢过她手里的帕子亲自拧**********你……”红菱吓了一跳。

谢蓁不理她,只细细擦了脸,然后将帕子丢回盆里,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就到梳妆台前的绣墩坐下。

她拢了拢长发,透过镜子见红菱还呆呆立在脸盆架旁,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禁冷哼道:“你还站在那儿做什么?等我过去伺候你吗?一大早也不知谁惹了你,这脾气比我这小姐还大。”

红菱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脸皮最薄,哪里经得住说?当下就红了眼睛,偏又不敢哭出来,只好强忍着眼泪吸着鼻子走了过来。

谢蓁皱了皱眉,只装作没看见她隐忍的样子,仍叫她给自己梳头。

红菱低低“嗯”了一声,垂头拿过梳子,捧着她的长发慢慢梳了两梳,心里却是越想越觉得委屈。

“小姐。”红菱忍不住唤道,才一开口,眼泪就急急掉了下来,打在谢蓁的头发上。

谢蓁心里不忍,说话的语气却怎么也软不下来,仍旧硬梆梆的,“你又哭什么?如今竟一句也说不得你了?那一世……”

那一世你为求保命连父母都要舍弃,我已放过了你,这一世又巴巴地跟在我身边做什么?

谢蓁及时止住了话,好险没将这后面的话说出来,又怕红菱听出了异样,忙低下头装出一副挑看珠花的模样。

红菱却是一味的伤心难过,并没有听出她话里的不妥,只哭道:“我不是经不住说,只是小姐教训的没什么原由,我觉得委屈才哭的。”

“没什么原由?”谢蓁哼道:“那你方才的黑着脸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是做给谁看的?现在还好在我面前哭?”

红菱脸一红,急忙辩道:“我没有。”

说着,又一扁嘴,委屈道:“小姐原先同我也玩的好的,只前日起不知怎的就嫌了我,又打又骂的,这两日更是连去夫人那都不许我跟着。”

她居然还敢提木兰小筑!谢蓁听到她的话心里就来气,张口就想要反驳她:当日母亲生产,她跟着自己,后来怎么就不见了人影!

只谢蓁张了张嘴,见红菱泪水涟涟的伤心样子,到底还是忍下了,没将那话说来问她。

罢了!红菱如今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关于那一世背叛自己之事她全不知情,自己何必拿那一世她犯的错来惩罚这一世的她呢?到底也是无辜。

谢蓁撇了撇嘴,心里虽清楚要将那一世的红菱同这一世的红菱分开来对待,却还是对无辜这一字眼觉得膈应。

红菱依旧眼泪汪汪的。

谢蓁有些不耐烦了,皱眉叹道:“行了行了。我就说你如今脾气比我还大了,我也不敢叫你伺候了,等明儿我就同母亲说给我另换个丫鬟,免得你日日觉的委屈。”

她说着,当下真就不让红菱动手,自己拿着红绳珠花就要绾髻,只是她心思虽伶俐手指头却笨,七岁的小儿身,两只手掌能握住自己的一把头发已是勉强,如何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红菱只把她要换丫鬟的话当作是一句气话,并没往心里去,此时见她双手抬高在脑后抓着头发的滑稽模样,也不哭了,反而觉得好笑,却也不敢笑出来,只紧抿着唇忍着笑,伸手接了她的头发,仍要替她梳头。

谢蓁却是不依,拂开了她的手,又将珠花丢回匣子里,跳起来道:“不梳了不梳了,我去母亲那里找梳头妈妈去!”

说着话,谢蓁自去衣柜里挑了一套换好,然后便散着头发出了厢房,红菱在身后要跟,谢蓁却是不让,只喝止了她,独自往木兰小筑去了。

红菱见谢蓁如此,才知方才那句换丫鬟之言是真的,心里顿时有些惶惶,只想找母亲宋林氏做个商量,因见谢蓁走的远了,她自己便也偷偷跟了出来,去木兰小筑找她母亲说话。

木兰小筑里的丫鬟们正忙着洒扫,谢蓁径自去了正房看望黎氏,黎氏见她披头散发就来了,不免怪责了她几句,而后果然唤了自己房里专事梳头的岑大媳妇进来给谢蓁梳头不提。

只说宋林氏才用过早饭,正站在屋檐下剔着牙看小丫鬟们扫地,先前谢蓁进来,她原想和谢蓁问个好,偏谢蓁走的急没看见她,因此她也就歇了心思,只奇怪自家的女儿怎么没跟着来。正纳闷着,突听小丫鬟们“噫”了一声,一个个都停了手上的动作只看着门口,宋林氏抬头望去,就见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在门口探头探脑地招呼她——可不就是红菱!

这丫头!宋林氏见她和谢蓁一前一后地来了,又是这副偷偷摸摸的样子,心里便“咯噔”了一下,见小丫鬟们还不住地拿眼睛睃着自己和红菱,心里顿时恼了,只“呸”地一声将牙签啐在地上,尖声骂道:“平日就见你们偷懒,今儿连地也不会扫了?”

无端地怎么胡乱骂人?丫鬟们心里有气,却又畏惧着宋林氏是谢蓁的Ru娘的身份不敢答应,只“哼”了一声低头各自打扫。

宋林氏见她们散了,便自去了门口,将红菱揪到了树下,骂道:“你来就来,这么鬼祟做什么?”

红菱也不躲,反而抓住了母亲的衣袖哭道:“娘,现在可怎么好?小姐要让夫人赶了我出去!”

“什么?”宋林氏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到细问,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是谁鬼鬼祟祟地在那里?”

宋林氏吃惊不小,牙齿一磕就咬了舌尖,红菱也张着嘴瞪着眼惊地噎住了哭声。

《凰权妇贵》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