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有山不周》有山有水的图片 君臣文 有山不周全文无弹窗阅读

有山不周

游戏连载中

主角叫姜若,鱼身的小说是《有山不周》,它的作者是之子知鱼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出现这样的纰漏,首先被追责的就是“狂鸟”。狂鸟不是一个人的外号,而是一群人的称谓。这群人不带冰屋,轻装简行走在大部队的前面,负责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2 18:07: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姜若,鱼身的小说是《有山不周》,它的作者是之子知鱼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出现这样的纰漏,首先被追责的就是“狂鸟”。狂鸟不是一个人的外号,而是一群人的称谓。这群人不带冰屋,轻装简行走在大部队的前面,负责

《有山不周》免费试读

出现这样的纰漏,首先被追责的就是“狂鸟”。狂鸟不是一个人的外号,而是一群人的称谓。这群人不带冰屋,轻装简行走在大部队的前面,负责探查地形、制定路线和预警,可以理解为古代行军打仗必备的斥候。

爱斯基摩人把斥候称作狂鸟,是因为久远以前——当然久远只是对他们而言,这片陆地上的人们曾经每年跟随着狂鸟向温暖的地方迁徙,由此避开风暴和找到食物。只是在冰川期到来以后,这种五彩羽毛的食腐鸟也渐渐不见了踪迹。人们失去了引领,所以他们创造了自己的狂鸟。

狂鸟们一个个面色苍白,但并不认罪,指天发誓自己的测绘绝对没有出错,十几天前他们刚刚来过,彼时裂谷还未延伸到这里。

“他们说的不错。”姜若蹲下来,摸了摸那过于锋锐的边缘,“前天下过一场很大的暴风雪,但你们看,这断口上还有没被积雪覆盖的裸露的岩层,说明是那场雪后才裂开的。”

狂鸟们还没来得及如释重负,就和其余人一起听出了姜若没说完的话,于是脸色更难看了:这是说裂谷一直在扩张!

他们的行进速度赶得上裂谷的扩张速度吗?

姜若根据狂鸟上一次探查的数据,结合这些天来的赶路速度,很快地心算了一下,对族长摇了摇头。

人群陷入漫长的沉默,像一棵一棵竖在雪地上的松树,风呼呼地从松树的缝隙间穿过,把他们厚厚的皮袄抖得簌簌响。

每一天都在变得比前一天更冷,猎物也明显比前一天更少,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下去不用多少天冻饿就会超过生理能够承受的极限。这条大裂谷割断的不止是南北,还有生死。

严寒并不见得多么可怕,可怕的是你知道春天在你的有生之年再也不会到来,于是寒冷不再是一种磨砺而只是死亡前的凌迟。

“都是为了把你挖出来,我们才会耽误了行程!”终于有人忍不住控诉,“什么神灵,既然已经离开了,又为什么还要回来?”

坟头草闻言大怒,立刻怼了回去:“这些年我帮你们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哟,你们有事找神灵,神灵有事就不能找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是你,他可没帮过我们!既然来而不往,那现在我们有事了,他能帮我们吗?”

族长正要喝止,坟头草正要再怼,忽听姜若说,“能啊。”于是所有人都愣了愣。

“我能帮你们。”姜若又重复了一遍。

大家又发了一会儿呆,待意识到姜若不是开玩笑,爱斯基摩人有的面露怀疑有的面露喜色,问:“你有办法?”而坟头草则忽然跳起来:“不行,这样不行!”

看坟头草的反应,大家意识到姜若不是说大话,怀疑和喜色渐渐都变成期待:“真的有办法?”

姜若:“架一座桥就好了啊。”

仿佛挨了一盆兜头冷水,爱斯基摩人热情顿消:“怎么架?这么远的距离......”

坟头草:“你不能这么做!你好好想想,谁去捞你的尸体?”

众人莫名其妙地看向坟头草,不明白架桥和捞尸体有什么关系。

姜若被坟头草的直奔重点逗笑,一边笑一边转身往回走,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中。

爱斯基摩人面面相觑:什么?这就走了?说好的桥呢?虽然我们都觉得不可能,但是有枣没枣打三竿,你起码也试一下再走?

还没等大家从迷茫中回过神来,姜若又从雪雾中出现了。都怪雾霾,不是,雾气太浓,能见度极低,没有人看到他是什么时候回头的,只看见去的时候是走,回的时候是跑。

什么意思?往回走就是为了一段助跑距离吗?为什么要助跑?啊——

当姜若面向裂谷纵身一跳的时候,爱斯基摩人们把内心的话喊了出来:“啊——”

姜若当然不可能飞跃大裂谷。或者准确地说,以人的身躯是不可能的。

他提前了一段距离起跳,腾空而起到达最高点时,恰好处在裂谷边缘。姜若就在这个时候切入了战斗状态,大鱼巨大的身躯在裂谷上空伸展开来,凭借强大的惯性向前滑去。

鲲的轨迹在雾气中划出一道拱桥一般的抛物线,连接了裂谷两端:当吻部堪堪搭在裂谷对面的时候,鱼尾还拖在这头。

以这种姿势原本是不可能支撑住的,但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中,由和裂谷边缘接触的地方起,鲲身体表面的水分开始迅速地结冰;远远看去,冰面像一层涂料沿着鲲庞大的身躯疯狂蔓延,由外而内由两端向中间;最后整个鱼身因为快速冻结而变得异常僵硬,巨大的身躯真的架成了一座大桥,天堑变通途。

“愣什么?快跑过去啊!”坟头草大喊,“他撑不住多久的!”

爱斯基摩人如梦方醒,辎重当然是顾不上了,只管拔腿踩着大鱼向裂谷对面跑去。尽管姜若整条鲲已经冻得非常硬,且调动全身的肌肉勉力支撑,但在爱斯基摩人通过的时候,原本拱起的鱼身还是渐渐拗不过身体的重力而从中间凹陷下去,滑落裂谷只是时间问题。

爱斯基摩人手脚并用,凭借着在冻土上行走的丰富经验,加上同伴之间随时伸手互助,才勉强没有脚底打滑从鱼身上掉下去。

可惜秩序没能维持太久,随着姜若渐渐从一个“凸”字变成一个“凹”字,排在后面过桥的人心理压力巨增,难免争先恐后,于是失足者还是无可避免地出现了。

当鱼尾从裂谷一端滑落时,忽然增大的坡度导致最后一批踩在鱼身上的人下饺子一样往下掉,还是断后的人大声喊起号子,才激励着幸存者以攀岩一样的姿态奋力爬了上去,免于让这批人全军覆没。

落崖者为数不少,姜若跌落谷底的时候并不觉得孤单。是以,当明明已经安全过桥的坟头草忽然大喊一声“兄弟来陪你”纵身跃下的时候,姜若没有半分感动,只有万千CNM 在心中奔腾而过。

神经病呐!

就算你想学杨过,我也不是小龙女啊!

《有山不周》 免费阅读章节

《有山不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