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娘子是贼》娘子是道士 别扭受 娘子是贼傲娇受

娘子是贼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娘子是贼》是乔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寒,齐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九章不是易水寒 次日,夏寒城等人都分别调查了五名死者,在调查的过程中,这五名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喜欢去烟花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3 06:03: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娘子是贼》是乔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寒,齐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九章不是易水寒 次日,夏寒城等人都分别调查了五名死者,在调查的过程中,这五名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喜欢去烟花之

《娘子是贼》免费试读

第九章不是易水寒

次日,夏寒城等人都分别调查了五名死者,在调查的过程中,这五名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喜欢去烟花之地。

“这五名死者曾经都是上京学堂的学生,分别去过意欢楼,醉花亭和春光阁,而且他们生前接触的人一般都是读书之人,我调查他们的时候发现这个陈浩近期跟赌场的老板有些往来,具体的都是借钱赌,赢了钱之后他会去买一些胭脂水粉送给了意欢楼一个叫菲儿的姑娘,据说这个姑娘曾经接待过死者中的三个人。”齐光把调查到的线索都告诉了夏寒城,根据他的分析,几位死者的死必定跟青楼的姑娘有这莫大的关系。

“我调查张江的时候,在他家里发现了这个。”路白把在死者家里发现的东西给了夏寒城“这个东西是我在张江家的桌子上找到的,是女人的发簪。”

“这个手绢我在其他死者家里也发现了,这上面的香味,和之前你身上的一样。”夏寒城看了一眼温词,打开包着发簪的手绢,这个手绢很别致,上面还绣着飞鸟的图案,跟他在其他三个死者家里发现的一模一样。

“你是怀疑菲儿同时和这五个人有来往,还给了他们手绢?”温词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菲儿性格温和老实,怎能会做出杀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则美的底盘,每一个进意欢楼的姑娘都是经过则美调查的,身世底细都是清白的,凶手不可能出现在意欢楼。

“这目前只是一个猜测,毕竟菲儿同时与五个死者都有来往,还在死者家中发现了同一个人私人物品,目前来看,她的嫌疑最大,但是也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性。”夏寒城目前也没有什么明确的嫌疑人,现在主要是先找到菲儿。

“先去意欢楼看看吧。”温词总觉得这件事不是菲儿所为,但是也不能排除意想之外的可能性。

……

意欢楼内,温词在包间里喝着茶,等则美去叫菲儿。

“人我给你们带来了,我们意欢楼的人清清白白,绝对不可能做出杀人这种事情的。”则美也是配合温词查案,因为她相信菲儿绝对不会杀人。

“温姐姐。”菲儿唯唯诺诺的看着温词和夏寒城。

“菲儿画像上的这五个人你认识吗?”温词问。

“我认识,他们是我接待过的客人。”菲儿点了点头,没有任何隐瞒。

“他们都死了,是被人下了毒。”夏寒城附和道。

“啊?不是我杀的。”菲儿前几日还见过他们,听到死亡的消息菲儿也吓了一跳。

“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夏寒城问。

“几天前吧,但基本上都是说说话的功夫,不过最近他们也没怎么来意欢楼了,估计是去了其他青楼吧!我大概也有四五天没看见他们了。”菲儿是个卖艺不卖身的姑娘,虽然偶尔陪陪客人喝酒,但是从不做过份的事情。

“这个是你的吗?”温词从腰间掏出手帕给菲儿看。

“是我的,温姐姐你怎么会有我的手帕?”菲儿的手帕从未给过其他人。

“我们在这五个死者的家里都发现了这个。”

“我没有给过他们啊?这上面的飞鸟是我娘生前教我绣的,但是我真的没有给过他们手帕。”菲儿很着急,她没有杀人也没有给过他们手帕,手帕属于她的私人物品,她怎么会随便给人。

“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见过你的手帕?”

“三天我在街上遇见了春光阁的绣儿,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说我的手帕上的绣图很漂亮,但是并没有过多的聊。”菲儿记得当时和绣儿只是在街上遇见随口聊了几句而已。

“春光阁的绣儿?那个春光阁老板娘的干女儿?”则美听说过这绣儿,据说是春光阁的花魁,也是老板娘的干女儿。

“我和绣儿是朋友,平日里我们经常会约在一起去街上,温姐姐该不会是在怀疑绣儿吧?”菲儿没什么交心的朋友,唯一一个就是和春光阁的绣儿有比较多的往来。

“春光阁那个老板娘据说曾经是皇宫里的宫女,到了二十五岁之后就出宫了,还和一个男人有了孩子,据说被男人抛弃了,自从那以后她就开了一家青楼,我说菲儿,春光阁的老板娘不是什么善茬,以后你离那里远点。”则美不是很喜欢春光阁的老板娘,之前有过一些小矛盾,但都是春光阁那个老巫婆挑事。

“可是绣儿她不会杀人的。”菲儿不愿意怀疑自己的朋友,她不相信绣儿会杀人。

“你已经洗清嫌疑了,接下来我们要找出这个手绢的出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想要嫁祸给你。”夏寒城起身,菲儿的嫌疑已经洗清了,抛开他自己的推断,他也相信温词的推断。

说罢,温词和夏寒城便去了春光阁调查绣儿,却扑了个空。春光阁的老板娘说,绣儿在三天前就已经病逝了。

“线索断了,但是绣儿死的未免也太巧了吧。”温词看着夏寒城,这件事有蹊跷,绣儿的死是在毒杀死者的前面,那就说明绣儿不是杀人凶手。

温词在绣儿的房间找到了女红用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个没绣完的鸳鸯,看样子应该是要送人的,但是这绣工却乱七八糟,根本不像手绢上面的那样绣工精致。

“我们先回大理寺吧。”夏寒城说道。

“等一下,我们先去个地方。”温词带着夏寒城去了绣儿的墓地,拿着铁锹把绣儿的墓挖开了。

“你站远点,我来吧。”人已经死了三天了,现在又是仲夏,尸体也应该开始腐烂了,夏寒城担心温词会害怕,便把她支远“果然不是病逝。”夏寒城在绣儿的山上发现了伤口,伤口刚好直击心脏。

“所以春光阁的老板娘在撒谎,绣儿根本不是病逝,而是被杀害。”见到春光阁老板娘的那一刻,温词就想到了则美说的话,所以她怀疑绣儿的死因,果然有了新的发现。

“先回大理寺再说。”夏寒城已经有一点头绪了,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是连环杀人案,那必定是一个圈套。

……

“城城,我们有新的发现。”齐光和路白也没闲着,他们又去了死者的家里做进一步的调查,果然有新的发现“这是在李书生家后院发现的。”齐光把线索递给了夏寒城“这是我们在树下捡到的,这个李书生应该是想把这个东西挂到树上,但是却被扔到地上,我们发现这个东西的时候,已经被土淹没一大截了。”

木牌上写着绣儿两个字,李书生应该是想乞求姻缘,和绣儿的姻缘。

“所以这个李书生和绣儿本就是情投意合,却在挂木牌的时候收到了绣儿病逝的消息,才把木牌扔在了地上,那这么说来,肯定是有人故意告诉李书生绣儿死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有人刻意安排好的。”现在李书生和绣儿都死了,死无对证,温词皱着眉头,看来这个案子没有她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我去调查张江的时候遇到了他的邻居,他邻居说张江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最后发现张江的时候就是死在了自己家门口。”分析案子这种事情路白不擅长,只要做一些辅助工作。

“虽然现在线索断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不是易水寒做的。”温词突如其来的一句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嫂嫂怎么这么在意易水寒?”齐光摸了摸下巴问道。

“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们之前不是怀疑易水寒吗,但是现在看来,一开始确实冤枉了人家……”温词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暗暗怪自己多嘴。

“那你和城城查的怎么样了?”齐光继续问道。

“我们去了意欢楼问了菲儿,她说她没有给过这五个人手绢,还说三天前见过春光阁的绣儿,接着我们就去了春光阁,那里的老板娘却说绣儿在三天前就病逝了,于是我们就去挖了绣儿的墓地,发现绣儿是被杀,根本就不是病逝,所以春光阁的老板娘在撒谎。”温词回答道“可是春光阁的老板娘为什么要撒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跟这个案子有着莫大的关系。”

“大人,那接下来该咋办?”路白问。

“今天天色也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案子明天再查。”从夏寒城拿到木牌的那一刻,便一直没有说话,反而是一直盯着木牌看,这上面的字迹是用毛笔写上去的,而不是刻上去的。

只是这个字迹他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在想什么?”温词见夏寒城很专注的看着那个木牌,便问道。

“没什么,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温词飘了一眼木牌上的字迹,微微皱了皱眉头,那个字迹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

《娘子是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