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鸾歌引,邀凤鸣》灵山引凤鸣 小说完结版 鸾歌引,邀凤鸣无广告

鸾歌引,邀凤鸣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鸾歌引,邀凤鸣》是公子容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玉蕤,楚玉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楚玉蕤敛下眸子,好似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二姐知道玉蕤喜静,更何况此事玉蕤一窍不通,二姐知晓的多些,此事还要劳烦二姐多帮衬帮衬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04 12:06: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鸾歌引,邀凤鸣》是公子容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玉蕤,楚玉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楚玉蕤敛下眸子,好似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二姐知道玉蕤喜静,更何况此事玉蕤一窍不通,二姐知晓的多些,此事还要劳烦二姐多帮衬帮衬了

《鸾歌引,邀凤鸣》免费试读

楚玉蕤敛下眸子,好似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二姐知道玉蕤喜静,更何况此事玉蕤一窍不通,二姐知晓的多些,此事还要劳烦二姐多帮衬帮衬了。”

楚玉贞早已知晓她不想料理此事,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在世家面前展现她楚玉贞能力的机会。

楚玉贞走时看上去心情很好,却没有留意楚玉蕤阴沉的面孔。

楚玉贞走后,楚玉蕤又蹲下身子去摆弄院子里头的“杂草”。其实,这并非杂草,而是楚玉蕤在医书上找到的能够医治自己病的草药,只是长相瞧上去同杂草一般。

楚玉蕤叹了口气,虽然有了草药,但这只是原料,自己并不知道制药方法,如果直接吃,怕是药效会低很多。

众人来恭贺楚氏乔迁之喜时,楚玉贞在门口接待,落落大方,只是恭贺,其他世家并未嫡子嫡女并未亲自前来,只挑了得力的助手祝贺。

里头有个丫鬟出来向楚玉贞通报,好像是什么事需要楚玉贞,楚玉贞便进了笼晴苑内。方行至回廊,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瞧见一位身着劲装的女子,腰间佩剑,英姿飒爽,身后跟着几个拿着礼品的小厮。

“阁下是?”楚玉贞并未同世家之人交往,不太识得此人,方才在外头,来的人都是自报家门,故而楚玉贞不必发问。

女子双手抱拳道:“在下陵风,受白家主所托,前来恭贺楚氏乔迁之喜。”

楚玉贞心下了然,原来是白家之人。

“林姑娘。”楚玉贞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陵风面无表情道:“在下无姓,名陵风。”

楚玉贞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是……是嘛……”

世家派来之人全部到齐,依次落座。

说到底,不过是吃吃喝喝,楚玉蕤并未到场。白其殊向陵风交代任务时,给陵风瞧了楚玉蕤的画像,所以陵风知道知晓面前的人不是楚玉蕤,席间陵风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找到了九疑居。

九疑居中,楚玉蕤依旧同往常一样,斜靠在榻上看书,陵风在远处瞧着,一个丫鬟推开了房门,手中端着的正是食货斋的桃花糕。

“放那罢。”楚玉蕤并未抬眼,丫鬟回答“是。”后便离开了。

楚玉蕤又翻了翻书,拿着盘中的桃花糕逗弄着楚玉贞前几日送来的猫,说怕自己无聊,故而送来只猫陪她。不一会儿,盘中的桃花糕被猫吃去了一半儿,楚玉蕤将剩下的一半儿倒入了九疑居后头的池塘中。

陵风瞧完了这一切,舒了口气,想着离开,却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两个丫鬟谈话,说什么今日她家娘子又犯病,疯疯傻傻的在院子里头种草。

陵风一听便知她们说的是楚玉蕤,轻手轻脚翻进了九疑居,将她们口中所说的杂草拔了一株带走。

白府。

“郎君已查明那桃花糕中有毒,可楚氏与白家并无关联,郎君为何要助楚氏嫡女一把?”陵风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白其殊笑了笑,“无关?四大世家福祸相依,如何说无关?楚氏如今势力不抵从前,若再加上内斗,怕是势力更减,若楚氏消失,怕下一个皇帝对付的就是白家了,白家方以财力起家,在京城势力并不高,皇帝不敢动白家,只不过是怕财路断了罢了。”

陵风点头,“属下明白,属下离开时,听闻楚氏嫡女的两个丫鬟谈话,说楚氏嫡女最近在种草,属下特地拔了一株回来。”

“种草?!”白其殊并未像楚玉贞那般觉得这种行为不可思议,只是有些惊讶,在瞧见陵风带回来的草时却跌坐在椅上,喃喃道:“是她?不……怎么会是她?”

陵风有些莫名其妙,但又不好直接问,便退下了。

正月十四,是上元节的前一日,楚玉蕤总算是搞清楚了,原来楚玉贞口中一直说的圣节便是皇帝的寿辰,今年的圣节不同于往日,华襄帝召了四大世家嫡子嫡女前去宫中,文武百官也都前去,楚玉蕤心下了然,想必华襄帝在为联姻之事Cao心。

一大早,未至辰时,楚玉蕤便被外头的丫鬟吵醒,不一会儿楚玉贞也到了九疑居,说今日是圣节,做什么事情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绝不可疏忽。

接着楚玉蕤便被丫鬟从床上拖了起来,为她梳妆打扮,在九疑居窝了这般久,楚玉蕤一直素面朝天,差点忘了自己如今还身处古代,除了一头及腰长发,沐浴时麻烦的紧外,其他时候,她一直窝在屋里,没有出去过。

楚玉蕤对着铜镜,任由她们摆弄,楚玉贞也无心一直站在这里瞧她打扮,只留了念珠便回去交待其他事情了。

不得不说,古代女人当真麻烦,一个时辰!光梳头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楚玉蕤坐的腰酸背痛,终于看见丫鬟们开始插头饰了。

打了个哈欠,瞧见铜镜中的自己,不知从何时起,楚玉蕤慢慢地接受了这具身体,梦中依旧会瞧见从前的楚玉蕤,她依旧不言语,只是瞧着心中十分哀伤,像是有什么事想说又不能说。

楚玉蕤皱了皱眉,方才丫鬟弄得她头有些痛,也让她回过神来,起身由丫鬟们替自己更衣,她清楚的瞧见,念珠盯着自己的左胳膊瞧了半晌,楚玉蕤心下了然,她在确定自己的身份。

当楚玉蕤款款走向马车时,楚玉贞已经在里头等着楚玉蕤了。其实不怪她走的慢,实在是满头头饰,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楚玉蕤预备上马车,却在马车前顿了顿,今日她穿的裙子好像有些长,手方搭住马车的扶手,脚下却不知怎的一滑,好在楚玉蕤反应快,抓住了扶手,抬眼与楚玉贞的眼神相对。

楚玉贞的眼中充满着打量与怀疑。

楚玉蕤一惊,她又在试探自己?是想看胎记?可明明念珠在替自己更衣时已经瞧见了啊……

气氛凝重,楚玉贞忽的开口:“还不快去给三娘子搬个杌凳来!”

紧接着楚玉蕤便瞧见丫鬟们战战兢兢地搬来了杌凳,踩着杌凳,楚玉蕤上马车便轻松些。

一路无话,楚玉蕤只觉得楚玉贞瞧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心中盘算,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鸾歌引,邀凤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