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梅一夜老》红梅老桩 女王 红梅一夜老免费试读

红梅一夜老

古代言情连载中

《红梅一夜老》由网络作家危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上官复,景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晓风习习,拂开马车的帷帘,上官复透着缝隙观赏久违了的赤照都城,这座城曾是她的城,也是上官一族的城,时过境迁,常京城已经变成了岐州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7 18:03: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红梅一夜老》由网络作家危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上官复,景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晓风习习,拂开马车的帷帘,上官复透着缝隙观赏久违了的赤照都城,这座城曾是她的城,也是上官一族的城,时过境迁,常京城已经变成了岐州

《红梅一夜老》免费试读

晓风习习,拂开马车的帷帘,上官复透着缝隙观赏久违了的赤照都城,这座城曾是她的城,也是上官一族的城,时过境迁,常京城已经变成了岐州城。

那座三七酒楼远远漏了个尖头,古语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三七酒楼比这城里的馆子都高大华丽,一场宫变却丝毫没有动摇他的基底。

变和不变的规则究竟为何?

上官复问:“先生,有亘古不变之物吗?”

“没有,任何东西都敌不过时间。”

“爱和恨也会消失吗?”

“或许。”闻迁给不出肯定的答案。

上官复感叹:“王变,城池变,民却始终不变,脚下的土地和头顶的天空也始终如初。”

“看得见的东西比看不见的东西更容易改变。”

两人都不再说话。

下了马车,闻迁把上官复交给一个中年男子,自行离开,上官复不知他要去哪里,急忙扯住他。

“你去哪里?”

“见一故人。”

“我不能和你一起?”

“我要去见一个你不怎么待见的人。”

上官复一头雾水,还有谁是她不待见的人呢?

她猜:“修万行?”

“不,北俅公羊论。”

上官复的脸色微变,“为什么要去见他?”

他打趣说:“我们的婚一日没结成,你就算不得我内房之人,既是如此,你缘何管我?”

“公羊论绝非善类,你为何同这样的人打交道?”

闻迁没有回答她,叫过身边的人:“当心赤照的魑魅魍魉,你们阳燧洞的人应当不养无用之人。”

男子应了声是,向前走了几步牢牢跟紧上官复。

她没法违抗他的命令,闲着没事绕着岐州城游玩,身边的人一言不发地跟着她,唯恐她出了意外。

“阳燧洞是什么?”

那男子微微抬头回答:“三洞五湖中三洞之一。”

“那你们有泪湖的人厉害吗?”

他恭恭敬敬:“自是不敢和圣手门相提并论。”

上官复走了几圈,来到面前的三七酒楼,底下一层是茶楼,人声鼎沸,说书先生依旧在那里说书,一桌,一扇,一屏,一人。

赤照青渊寺门口,两个手持杯盏口粗细铜杖的壮汉守在门口,那铜杖入地几寸,周遭的土地皆已裂开,目光烁烁静待来人。

闻迁一身碧衣,头上一只梅木簪雅致地别进发髻。

那两个互相商量几句,一个急急跑进去禀报主子客人已到。他们也只是三分猜测这人是今日赴宴的贵客,见来者出身不凡,眉宇超俗,不敢耽搁便进去禀报。

闻迁也没有着急,等着那人出来传话。

公羊论亲自出门迎他,脸上却没有笑意。

闻迁不急着同他说话,两人就这样呆呆地互相瞧着对方。

还是公羊论打破尴尬:“许久不见,师弟。”

闻迁拱手行礼,无论公羊论还是不是泪湖之人,他都曾是他的师兄,礼节还是不能少。

“身体可还安好?”

公羊论一向不喜欢他的虚礼,“不用行礼,我已不是你师兄。”

伸手请他,“进去再说。”

闻迁不可置否。

路上叮叮当当传来一阵铜铃声,街道上的民众皆退避几尺,上官复悄悄对旁边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回答说这是安宁翁主,当今陛下的侄女,年方十五尚未婚配。

上官复说道:“姓氏有赵?”

他点头道:“是,小名紫刹。”

“有赵紫刹,是赵无因手足兄弟的孩子?”

那女子的香车渐渐行远,路上的檀香气息若有如无,上官复叹道:“香车美人便是如此罢。”

照着路往前走,三七酒楼近在眼前,上官复踏上阶梯,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便是那个第一次带她来这里的女孩,门口那棵三个人都抱不过来的老树落下一地阴影,几个孩童正在那里架起斗笠捕麻雀。

说书人换了一个,不再是那时候的一个八字胡小老头,看来阿爹说过不许人谈论寄春君和小公子以后,那个说书人就没了下落。

江湖上有两种侠客,一种结伴而行,联合同盟的是最常见,还有就是退隐江湖独来独往的一些人,前者名气不小,后者却更叫人惧怕,敢于不依靠任何同盟之力便能保命的江湖之客才是真有本事的那种。

春爹和玉骨阿娘便是后者,上官复看着三七酒楼不禁笑道:“要是这楼里的人把我的踪影告诉玉骨阿娘,不知道她会不会追来赤照大骂我。”

直走十几步进了楼中,侍茶的博士提起铜壶过来接待上官复和她身后的那人,上官复道了句:“一壶千岛瓜片,一叠茴香豆。”

只是来这里坐一会儿,喝一壶茶。

他们坐在二楼俯视一楼的众多听书人,上官复又坐在从前的位置上呆愣地从窗外望去,窗外面天气正好,晴空万里。

楼下的说书人抚尺一拍,眼中带笑:“咱们话接上回,说到离耳的寻叶侠士,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离耳皇室即墨氏一族也不敢轻怠他,手中一把石方画戟走遍六国——”

上官复丢下去一个荷包,重重砸在那人的桌前,“这个听腻了,换一个。”

那说书人先是被楼上这放肆的姑娘激怒,旁人把荷包打开递给他,他脸上的皱纹才逐渐消散。

有人应和:“是啊,前几个月你说的就是这个,我们今日来,你又再说一遍,实在无趣。”

那先生喊向楼上的上官复:“那姑娘说说想要听些什么?”

上官复略一沉思,“说说这六国第一女将如何?”

那人的脸色忽然不好,众人却笑着说不过是市井之话,怎就如此禁忌不可言说。

上官复伸手问旁边的人要银子,随手又再次丢下,“说罢,这些钱还不够吗?”

说书人抚尺一拍哎了一声:“既这位客官想要听,那今日我们便说说这位景小公子。”

景小公子非男子也,只是久与当时大邹贵族子弟交往,为人霸道狠厉,无人敢欺她为女子,她也不许人唤她景三小姐。

景家为上官一族征战沙场戾气过重,几十年来无一位女童诞生,景家除了外族女眷,本家的女子却是没有一个。

直到景道成的夫人某年月诞下一对双胞胎,皆是女子,大女儿取名景琼,二女儿取名景瑜,琼瑜皆是美玉之称,景家上下没有一人不为她们的出现而欢喜,当然,二女儿我们也不敢评论,毕竟是当今赤照国母,太子有赵泰的生母。

她们的哥哥更是宠溺两个妹妹,景大公子甚至为了两个妹妹的生辰亲自跑到雕题求取几块星星碎片,正是雕题的吉祥公主降生那年陨落的星星,把那碎片精雕细琢后送给两位妹妹。

景二小姐是大家女子风范,一举一动都优雅得礼,唯独景三小姐,放肆霸道,连当时大邹王的德安公主也敢欺负。

上官复笑了几声,景瑜霸道她素来知晓,练字练得不好她伸手就打,丝毫不顾及她是个公主,骑马歪歪扭扭她也拿马鞭子抽人,吓得她三日便学会纵马疾跑。

这位景三小姐便是六国第一位得君王首肯的女将,众人笑道还不是靠她老爹景大将军。

说书人摇摇头说虎父无犬女,这位景三小姐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好。

说起她在战场上的功绩,众人也不由得惊叹一个女子竟能比男子还热血。

有人取笑:“这样的女子就差一个更厉害的夫君管教,保准她进了门就老老实实。”

讲的一群人都笑个不停,上官复也跟着笑,笑着笑着却止不住眼泪,她的阿瑜姐姐死在保卫上官的那场战役中,无愧君王的厚爱。

她死的轰轰烈烈,世上没有一个女子比她更加光荣的死去,景瑜没有愧对她的姓氏。

只是这景瑜实在是眼光极差,居然下嫁一个江湖郎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湖郎中,据说有人见过这终日白纱覆面的江湖郎中,奇丑无比,不知道为何景三小姐的口味如此奇异。

也是红颜命薄,景三小姐没能有她姐姐的运气,也怪她性子直冲,居然刺杀已经继位的陛下,怒气冲冲地宣告这是谋逆之举。

其实天下谁人不知这是谋逆,但是大势已去,大邹皇帝死于非命,上官一族皆被屠杀。

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是女子一向不识趣,挡住了有赵一族的路,她就得死。

即使她姐姐求情,景瑜也没能逃过一死,只是陛下初登位,急需杀鸡儆猴,景三小姐就成了那只吓唬众人的鸡。

上官复侧着头不再说话。

底下有人起哄,“我听说,那位骁勇善战的景三小姐死的凄惨。”

“怎么说?”

“她冲撞陛下犯下死罪,陛下易怒,居然下令说……”

“说什么?”

周围人渐渐喧闹,要那个带着头巾的男子接着说。

上官复离开桌子要走下楼梯,身边阳燧洞的人拦住她:“晏姑娘,还是同我回府中歇脚,此时门主或许已经回来。”

“不,一会儿再回去。”

她推开阻拦的手自顾自走下楼去。

男子仗着人多心中兴奋:“我听我一个禁军兄弟说,抓住景三小姐后赵无因下令谁想和景三小姐春宵一度,只需一锭银子,当时拿来装银子的包裹都装得满满的,三千禁卫军啊!”

殊不知祸从口出。

当场的男子们发出一阵阵淫荡的笑声,嘲笑这女子的悲惨命运。

上官复从不知景瑜竟是如此死去,她以为她死在与叛军交手的那天,她以为景瑜是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死去,可是他们竟然如此践踏一位征战沙场的将军的尊严。

“住口!”

上官复红了眼,咬紧牙关喊道。

众人笑说:“不过都是说着玩玩,何必当真。”

“我平生最恨撒谎的人。”紫轻烟雨在手,她飞快割下那人的手指摆在桌上。

他尖叫一声,“啊——”

“你再敢胡说一句我就把你的舌头拔下来,说到做到。”

那人当即跪在地上求饶,

《红梅一夜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