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邪王绝宠 HE 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父子文

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楚千墨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珞言,沈云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沈珞言此时就坐在小佛堂里的蒲团上,至于跪,那是不可能是的,她又不属于沈家,沈家待她好,她可以留下。沈家若待她不好,世界那么大,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1 12:05: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楚千墨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珞言,沈云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沈珞言此时就坐在小佛堂里的蒲团上,至于跪,那是不可能是的,她又不属于沈家,沈家待她好,她可以留下。沈家若待她不好,世界那么大,她

《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免费试读

沈珞言此时就坐在小佛堂里的蒲团上,至于跪,那是不可能是的,她又不属于沈家,沈家待她好,她可以留下。沈家若待她不好,世界那么大,她可以去看看。

虽然刚到这边,她还不了解这个世界,也不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可她也不想太委屈自己。

刚才秦嬷嬷来时,她就听得直冷笑。

在别人眼里,皇子这种生物或者是让人仰望,其意愿不可违背的,在她这里,所有人都一样,这世上的人,只分看得顺眼和看不顺眼两种。

何况,老夫人听说三皇子到了,立刻就叫她罚跪,可是现在三皇子来送礼,又叫她出去收礼,老夫人这种行为,还真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但凡有一点事,她心中想的绝不是亲情和对亲人的维护,而是怎么赶紧把武定侯府摘出来。

哪怕这个过程要牺牲亲人,她也毫不在乎。

或者,在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什么亲情的概念。

这样的人,沈珞言心中并没有什么尊敬,哪怕她是原身的祖母。

她把昨天到今天的所有的信息结合原身的记忆在脑子里整合了一下。天珩有点类似于她所来世界的历史中的古国皇朝,重视孝道,但凡长辈一个孝字压下来,晚辈不可违逆,哪怕长辈是错的。

一阵脚步声传来,沈珞言不情不愿地改坐姿为跪姿,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不过,才改为坐姿,外面的人就进来了,他快步过来拉起沈珞言,道:“言儿,别跪了。是爹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沈珞言诧异:“爹?”

沈云霆上下打量沈珞言一眼,道:“言儿你没事吧?”

沈珞言看到他眼里真挚的关切,那是一个父亲对疼爱的女儿的发自内心的疼爱和关切,沈珞言道:“我没事!爹,你也是来叫我去见三皇子的吗?”

沈云霆哼了一声,道:“你跪了这么久,先坐坐休息一下再去。”

沈珞言转了转眼珠,俏皮地笑道:“我本来就没怎么跪,没人的时候我都是坐着的!”

沈云霆错愕,接着爽朗地笑起来,道:“言儿真聪明,做得好!我还担心你太实诚,累着自己!”

沈珞言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沈云霆,原身的记忆中跪过三次佛堂,她性子冷中带傲,还有点执拗,每次都结结实实地跪,以致于跪完一次病一次。沈云霆每次来看她,她都冷淡以对。刚才,她的态度和做法,都和原身完全不同,她刻意没有隐瞒,以为沈云霆或者会有一些怀疑。

可是沈云霆没有,不但没有,他的眼神里反倒是一片欣慰,仿佛女儿终于开窍了,能保护好自己了,他发自内心的高兴。

沈珞言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大概才是一个真正的疼爱女儿的父亲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如果说没有牵挂便能洒脱,没有感情之债,便可潇洒离去。但是现在,她不能走了。

她继承了这个身体,对这个身份是有责任的,她得替这个身体去回报这份父爱。

既然决定了,她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微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期待的笑容来,露出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天真和好奇道:“爹,走,咱们去看看三皇子送了什么礼物过来!”

女儿主动展现的亲近之意,让沈云霆很是高兴。

父女两个回去时,北辰临枫还站在那里,他长身玉立,负手而站,丝毫也没有等待的局促和不自在,整个人都是洒脱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幅画,一片风景。

麟王还坐在马车里没下来,不过,那道车帘也没有垂下去,他微闭着眼睛,似在闭目养神,又好似已经睡着了。

不过,当沈家父女两人走出府门时,他的眼睛就睁开了,目光很准确地就锁定了沈珞言,不过,当沈家父女两人走出府门时,他的眼睛就睁开了,目光很准确地就锁定了沈珞言,留影面具并不会遮挡他的表情,他的唇角勾了起来。

既然沈珞言出来了,姜曙便把礼单送了过去,这时候,已经陆续有店家派人送来了。

沈颖怡看见锦玉阁的掌柜亲手捧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锦玉阁共有三层,顶层的首饰,不论是做工还是材料,都是上乘,当然,价格也是上乘。能劳动掌柜亲自来送到,只有三楼的珠玉首饰。

三皇子给沈珞言压惊,竟然送这么珍贵的首饰?

她心中分外懊恼,难道说,因为她的推动,三皇子反倒看上了沈珞言?毕竟,她长了那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如果这是事实,她真是要把肠子悔青了。

任子希是够好,但和三皇子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沈珞言走出府门,就看见外面两辆特别的马车。

这在别人眼里是无比荣耀无比值得开心的事,沈珞言却不这么认为。

别人光只看到三皇子送礼的荣光,可谁又会想到背后将有多少双妒恨的目光在盯着她?这分明是给她拉仇恨啊?她要这份荣光干什么?

三皇子说得好听是给她赔罪,可她怎么感觉到这中间满满的恶意呢?

沈伯奎看见沈珞言出来了,大大地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欣喜中透着亲切,道:“珞言,三殿下心慈意善,亲自前来送礼压惊,你这丫头啊,怎么磨磨蹭蹭的才来?”

沈珞言道:“大概是被道士咒了,头晕!”

沈伯奎吓了一大跳,急忙递了一个祈求的眼神,要是让两位殿下知道这人还活着,府里已经请道士办道场了,什么后果都有可能发生啊,真是口没遮拦。

果然,那位麟王就很奇怪地问道:“沈家还请了道士?”

沈伯奎急忙道:“没有,没有,没什么道士!殿下,府里觉得珞言这次落水实属运气不佳,正准备请个道士来为她驱驱邪!”他暗中抹汗,幸好之前混乱时他已经悄悄地叫人把秦道士从后门送走了。

沈珞言虽恼沈伯奎和老夫人的行为,但是,沈云霆也是沈家人,毕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既然接受这个身份并准备承担这个身份的一切,就不能毁了沈家,便没出声了。

麟王并没有继续问这件事,好像刚才一问并不是他问的一般。不过,他一双饶有兴趣的目光,还是落在沈珞言的身上。

《绝宠医妃,邪王你滚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