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微盘 MB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娘受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

浪漫青春已完结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由网络作家沐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远程,莫子肖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又一个凌晨,安逸被噩梦惊醒,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开了床头灯,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还是安心不了,心跳得很快。 梦里,莫远程满脸

|更新:2020-04-08 12:07: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由网络作家沐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远程,莫子肖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又一个凌晨,安逸被噩梦惊醒,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开了床头灯,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还是安心不了,心跳得很快。 梦里,莫远程满脸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免费试读

又一个凌晨,安逸被噩梦惊醒,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开了床头灯,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还是安心不了,心跳得很快。

梦里,莫远程满脸是血的出现在安逸的面前,她大叫着奔跑,可是无论怎么逃开,莫远程总是在她以为安全的时候猛然出现在她眼前,无法摆脱。

这还是莫远程死后,安逸第一次梦见他。

似乎是觉得房间的光线不够亮,安逸又跳下床开了房间里的水晶吊灯、各个角落的壁灯,这些她很久以前收集来的灯一下子成为了她的救命稻草,房间瞬时变得多彩明亮起来,减少了她的恐惧感。

反正也睡不着了,安逸干脆起身穿上衣服,她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下一秒,惊呼出声。

白茫茫的一片,天空中依然飘着鹅毛般的雪花,这个世界一下子静了许多,仿佛置身于童话故事般,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安逸一时童心大起,忽然想要下楼去玩雪,于是多穿了件羽绒服便出门了。

寒风冷冽,心情却出奇的轻松。她弯腰捧起一大把雪,向着天空撒去,仿佛把烦恼也一起抛开了。静静地走在飘雪的天空下,安逸感觉到有很多压力正在慢慢释放,不由自主的便跑了起来,看着身后雪地上留下的一排排脚印,她终于可以开怀的大声笑出来。

一不小心踏进了另一片更深的积雪,她没有反应过来,跌倒在雪地里。

安逸索性躺下,静静的看着夜空。

突然一声咔嚓,安逸往着南边方向看去,居然是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莫子肖,他手里拿着相机,刚才估计在拍雪景吧。

莫子肖走到安逸的面前,俯身看着她,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安逸不自然的看向别处。

莫子肖将她拉了起来,安逸忘记挣扎,等到她站直后,就开始懊恼了。

“你怎么也在这呀?”这样的遇见,安逸是没有想到的。

“都多大的人了。”莫子肖不屑地瞥了她一眼,语气中满是讽刺。

安逸有些气恼,回了句:“关你什么事?”

莫子肖不打算再进行口舌战,转身想要离开。而后听见安逸“啊”了一声,他快速回头,却见她又坐在了雪地里,这一次,她没再需要他的搀扶,靠自己站起身,只是想要走路的时候,却发现脚跟处已经疼得不能触碰。她疼得紧皱着眉头,看也不看莫子肖,想要倔强地一个人走。莫子肖在心里轻叹了口气,看着她这样忍痛,一步一步地走,终是不忍,打走几步就拦住了安逸。他弯下身,示意安逸趴上去。

可是等了会,安逸还是没有动作。他又催促了声:“快点,我背你回去。”

两人又僵持了一会,但是莫子肖太过坚持,安逸还是乖乖地爬上了他的背,任由着他把她背到电梯里。

到了家门口,莫子肖仍背着她,一点要放下她的意思都没有。

“好了,你放我下来吧。”安逸的语气不似方才的强硬,毕竟他帮助了她,如若她再不语气温柔些,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我送你进去。”他的语气不容拒绝。说完等着安逸插卡进门,可是安逸也没再动作,两人僵持了会。莫子肖也不着急,就这样等着安逸开门。

“我不懂你这么坚持做什么?”

“我背了你这么久,你难道不应该请我进去坐坐吗?我病还没有好,现在晕得厉害。”

见莫子肖也不像是假装,因为安逸从后面看到他的侧脸确实苍白了许多,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开了门。

莫子肖把安逸放在沙发上,就问她:“药箱在哪?”

安逸指了指不远处的柜子,“那里打开就能看到。”

“放这吧,我自己来。”安逸头也没抬,抱着自己的腿,脱下脚上的袜子,准备自己简单抹点药酒。可是莫子肖并没能让她如愿,她没有想到,有一天莫子肖会亲自为她擦药酒,给她揉受伤的脚。她愣住了,表情呆滞地看着这一幕。莫子肖只是很仔细的做着眼前事,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你忘记了吗?我是安逸。”她无奈地说。

莫子肖依旧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我行我素。随后才说:“我知道。”

这一说,安逸更加不懂他了。周边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安逸只觉得尴尬,她们这样算什么呢?

药酒擦完,安逸想要赤脚走几步,看看到底疼不疼,脚尖刚落地,就被莫子肖握住,安逸诧异地望向他,一连戒备地想把脚往后缩,“干什么?”

“穿上袜子。”

安逸有些不自然地说了句:“谢谢。”

下地走了几步,脚后跟已经没有那么痛。她的脸上也不再是面无表情,多少带着点笑容。只是当她回身时,正好看到莫子肖也在看着她,他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安逸挪不开眼, 鬼使神差的喊了声:“小小。”

话一说出口,安逸和莫子肖都懵了。安逸有些懊恼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下一秒,莫子肖的声音让她如同站在冰天雪地里样寒冷。

他脸色有些阴郁,表情也是一瞬间就冷了下来,“小小已经死了。”莫子肖没有再说任何,只是给了安逸一个决绝的背影。她听到空气中碰得一声巨响,这样大的关门动静,她猜测莫子肖心里有着很大的怒气。

这是为何呢?她苦笑,摇摇头,不愿意多想。

莫子肖的这句话让她清醒了,他们之间,死了、过去了。

如今,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莫子肖一个人呆立在安逸家门外,也许生病的人内心都脆弱,竟在这个夜晚生出了许多不舍出来。站了许久,直到腿僵硬了,才向自己家门走去,一步一步的,走得极其艰难。

他的体温还是很高,许是刚才外面的凉气,他的脑袋也没有那么的浑浊,变得清楚起来。头痛得厉害,爬起身吃药,却没有想到居然看到楼下有个傻妞在玩雪,他移不开眼了,就那么站着看着她。

她摔倒了,好像爬不起身,他想都没想,就立刻套上衣服拿起桌上的相机下楼去,深怕他去得晚了,安逸被冻生病了。

等到他到了楼下,看安逸一脸轻松的看着天空,对于雪花落在她脸上这件事,似乎很享受,他没忍住,拍下了那一幕,也让她发现了这个白色世界里还有他的存在。

她脚扭了,他硬是要背着她,他知道她可能没有伤得那么严重,可是他就是想要背她,他强行进入她家,因为一次次的,他看着她家的门紧闭着,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里面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风景,借着这次机会,他进去了,他看到了她住了好些年的房子,空气中淡淡的香气,暖色调,一切的一切都与她的气质那样贴近。那时,他心里想,这房子也该是这样的。

他给她擦药酒,他给她揉扭伤的脚。他把一切都做得理所当然。当时的他根本就不曾想现在的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有什么资格为她做这些。直到她喊他“小小”的时候,他才猛然醒悟过来。当时脑子里第一个想法便是:他这是在做什么?

与她在一起,他总是这样不受控制。

他回她:“小小已经死了。”他看到她惊在原地,眼神复杂到古怪。那落在他眼中的悲伤,他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又该怎么办呢?

他们好像,也只能如此,有距离。

他一直都觉得报复一个人,就是要折磨她的心。可是,却一不小心,折磨到了自己。

临近中午,安逸在床上醒来,习惯性地起身拉开窗帘后,发现窗外依旧在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细看下却也是不同的,因为这些雪花带了些金色的光芒。

这样神奇的天气不出门,实在是可惜的。

安逸深知卓离最近正是在气头上,也不敢贸然的打去投降的电话,就先出门为那丫头挑份礼物吧。她给卓离买了礼物后,无意间路过一家陶艺店,忽然觉得有点眼熟,倒回去一看,橱窗里的展示架上正放着曾经在照片里看到的那套彩绘茶具。

安逸一下子来了兴趣,推了门进去,里面的温度与外面的温度相差个十万八千里。安逸捧着店员递给她的白开水,仔细研究起店里的东西。

她看着橱窗里的那套手工彩绘茶具,心情一阵澎湃,激动地问店员:“这套卖多少钱呢?”

“这套茶具是老板自己做的,放在店里都好多年了,再高的价码也不卖,老板最满意的也是这一套。”看得出来,店员对那位老板充满了崇敬之意。

的确,这种爱艺术超过金钱的精神,实在是令人敬佩的,安逸想,试问这世界上能够有多少人可以抵得住金钱的诱惑?

她又仔细的观察了那一套茶具,茶具的样式倒是很常见的类型,但就是彩绘的图案是那么的令人移不开眼,也不是多复杂的图案,可是就是令安逸觉得,没错,这就是她想要的,一个穿着白色长衬衫的长发女子站在油菜花田里,张开双手拥抱着蓝天,阳光一泻而下,落在她的身上,虽然只是个背影,但整个画面看起来是那么的惬意。

“你也喜欢?”清悦的男声从门口传来,安逸转头看见一个满头沾满雪花的男子正朝她走来,也认真的凝视着那一套茶具,不算多英俊的男人,但是安逸肯定的是他有着一张迷人的侧脸,以及看东西时的专注神情,这些都是不常见的。

“这位就是我的老板。”店员笑着介绍,礼貌的打过招呼后便走进内室去了。

“你好!”安逸点头致意,由衷的夸赞道,“这套茶具做的很棒,你真厉害!”

“你想要买它?”那男人依旧盯着茶具看,深邃的眸子里,淡淡的,看不出情绪来。

安逸木讷地点头,想着下一

《时光亲吻过她的悲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