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腹黑夫君太妖娆 419文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免费阅读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是福来嘻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江月,聂承焕,书中主要讲述了: 聂承焕停了脚步,本没什么表情的脸带上了一丝兴趣盎然,若是他没听错,这声音应该是,宁江月? 既是见过面的同窗两人身边又都有亲眷,见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0 00:06: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是福来嘻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江月,聂承焕,书中主要讲述了: 聂承焕停了脚步,本没什么表情的脸带上了一丝兴趣盎然,若是他没听错,这声音应该是,宁江月? 既是见过面的同窗两人身边又都有亲眷,见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免费试读

聂承焕停了脚步,本没什么表情的脸带上了一丝兴趣盎然,若是他没听错,这声音应该是,宁江月?

既是见过面的同窗两人身边又都有亲眷,见面也就并无太大不妥,聂承焕转了个身循着宁江月的声音走去,李云硕跟在身后无奈一笑,知道聂承焕的恶趣味又上来了,只能陪着过去,毕竟要是被人撞到相府嫡长女和镇疆王之子在相府后花园幽会什么的,这俩人的名节可都要不保了。

“宁大小姐。”

聂承焕穿过几棵尚未开花的梅树,在宁江月身后站了好一会都没被发现,只能无奈出声唤了她一声。

宁江月先是一惊,快速转过身,见是聂承焕,眉头微微蹙起又松开,带着雨儿向聂承焕行了个礼:“江月见过世子,见过李公子。”

聂承焕出门不久,杨乾就挺不住了,他之前已经被宁烽禾灌了不少酒,再加上其他人你三杯我两杯的推杯换盏,整个人都晕了不少。他摇摇晃晃地走向一分为三的宁烽禾,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烽禾啊,哥哥有点晕,能不能借哥哥张床休息片刻?”

此时正是宁烽禾想要的效果,自然不会拒绝杨乾的意思,抬手招来早得了吩咐候着的小厮,爽朗地笑了两声:“乾哥哪里话,烽禾这就让小豆子送你去客房。小豆子,还不快过来扶着杨公子去备好的客房?”后一句却是敛了笑意对那小厮说的。

小豆子上前打了个千儿,顺势接过杨乾,朝宁烽禾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把人带向了宁江月的院子。远远儿的,早有得了信儿的眼线在院外守着,两个人警惕地四处打量一番,将已经醉了八九分的杨乾送进了宁江月的房间。

房间里拉着帘子,雨儿又是把宁素心脱得只剩里衣面朝墙壁躺着的,两个人胆战心惊地把杨乾放上床脱了外衣,也没顾得上去检查里边那个女子是不是宁江月,他们自然想不到,宁江月会识破他们的计谋将宁素心换上去。

两个人出门前,将柳姨娘交给他们的催情香点燃放在正中的圆桌上,便退了出去,静静地守在门前。

杨乾迷迷糊糊地只觉得浑身燥热,他闭着眼手在身上胡乱撕扯着衣服,鼻息间是淡淡的女子香,不经意间地触碰,一片冰凉。

杨乾勉强睁了眼,只见自己手边躺了个姑娘背对着他。这宁烽禾倒是上道,只不知道这女子相貌如何,总不能比宁素心差太多吧?

杨乾迷糊地想着,伸手把人掰了过来,这一看更是喜不自胜,心中暗赞宁烽禾够义气,那闭眼躺着的人不是宁素心又是谁?

宁素心朦胧中只觉得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在自己身上舔来舔去,两条大腿也似乎被打开成了大字,她还没明白自己怎么了,下体又是一阵疼痛,她倒吸一口冷气,随着那物的进出情不自禁地哼出声来。

杨乾听她哼叫出声以为是她和宁烽禾商量好的,更加卖力起来。

门外眼线和小豆子等了没多久就听见屋里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窃喜,小豆子和眼线挥了挥手,转身快跑去大厅通风,这边眼线见小豆子没了踪影,又等了一等。

聂承焕虚扶了一下便是免了宁江月的礼,宁江月谢过就要带着雨儿离开。

聂承焕还有疑惑需要她解,自然是不放的,他跨了两步拦在宁江月面前,脸上挂着疏离的笑意,“还请宁大小姐留步,承焕有一事不明,还望宁大小姐指引一二。”

“江月不才,未必能解得了世子的惑,还请世子另寻高明。”

宁江月并不愿与他多做纠缠,语气也就带上了不悦。

面对宁江月的态度,聂承焕越发觉得她有趣,这京城多少官家小姐都想和他聂承焕发生点什么,怎么到了她宁江月这儿就唯恐避之不及了?所以说人啊,都有那么点劣根性,追着赶着的不想要,对他不理不睬的他反而想得到。

“这件事情恐怕只有宁大小姐能够解答承焕了。”

不等宁江月再反驳,聂承焕径自问出了口,“不知开学那日,宁大小姐为何要把宁二小姐推出来成为众矢之的?”

宁江月心头一颤,面上却还是那副皱着眉头不悦的样子,“世子这是何意?世子的意思莫不是江月故意陷害庶妹?敢问世子可有证据?”

聂承焕摸了摸鼻尖,证据这种东西,若真的有蛛丝马迹留下,宁江月又怎么会在这里理直气壮地质问他?宁江月直直地盯着他,唇线紧抿,背也挺得笔直,等着他给一个答案。李元硕背过身去无声地笑了个痛快,他认识聂承焕多年算是竹马长大,何曾见过他在一个女子面前吃这么大亏。

笑够了,李元硕又恢复了一贯谦谦君子的模样,准备打个哈哈让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消停些,只是话题还没想好怎么打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粗粝的女声大喊。

“来人啦出事了!大小姐房间进了浪荡公子要丢了清白了!快来人救大小姐啊!”

听清了那女子的叫喊,聂承焕和李元硕齐齐看向面前站着的衣着整齐的宁江月,眼神里闪过一丝玩味,相府今日,着实热闹啊。

宁江月知道自己将计就计已经成功了一半,心里笑出了声脸上却是一副担忧的样子,“雨儿,怎么回事?我们出来不是让你锁门的吗!”

雨儿愣了一下,眼光扫过一边的聂承焕和李元硕,心下有了计较,忙跪了下去:“大小姐饶命,奴婢出来的时候心想左右咱们院子也没个人来,就偷懒……”

她话说了一半,一双眼硬生生憋红了,委屈地看着宁江月。

聂承焕挑了挑眉,看着主仆俩一唱一和,宁江月这点伎俩让从小在后宅前院轮回呆的聂承焕一眼看穿,他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姿势,“不管怎么说,宁大小姐还是抓紧时间回去主持大局的好。”

宁江月福了福身子,道了谢便让雨儿起身扶着她快步出去。

说是快步,其实这步子并没有多快,聂承焕和李元硕在五步之外步伐一致地跟着,聂承焕低了头靠在李元硕耳边轻笑两声:“这事儿绝对是宁江月一手促成的,还以为她这个没娘的嫡女要在家受不少排挤,到没看出来她也是个心思手辣的人。”

李元硕看着宁江月的背影,无所谓地笑了笑:“蛇蝎美人也是美人不是?反正我命薄可享不起这种艳福,你自己来吧。”

聂承焕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对她有点兴趣罢了,没到那个程度。”

出了梅林,迎头便遇上匆忙赶来的柳姨娘,再前边不远处还有走得飞快的宁烽禾,柳姨娘身后是焦急万分的宁纪中。

看着这仿佛赶庙会一样的阵仗,宁江月的一双水眸里快速闪过一丝大仇即将得报的得意,随后又换上了一副惊慌的模样迎上看到她呆若木鸡的柳姨娘,“姨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方才在梅林那边的赏荷池遇到了世子与李公子,刚聊了几句学业就听见外边有人大喊,可是我屋里进了贼?”

已经赶上来的宁纪中看到站在面前完好无损的宁江月,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柳姨娘听了宁江月的质问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宁江月在这里,宁素心却不见踪影,那屋里的人……

她不敢再想下去,匆忙越过宁江月想要去拦下什么也不知道的宁烽禾,然而她一介妇人又怎么可能追得上在军营浸淫多年的宁烽禾?

众人随着宁烽禾一起涌入宁江月的小院,脸上俱是看热闹的幸灾乐祸,有几个好事之人更是跟在宁烽禾身后进了屋子。

留在屋外的人听着屋里男人卖力的低吼和女子娇弱的嘤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脸上挂着荡漾的笑意,讨论着究竟是哪个淫贼如此会挑,却在看到跟在宁纪中身边缓步进来的宁江月后集体失了声。

既然宁家大小姐宁江月在他们面前好端端站着,左边站了丞相宁纪中,身后跟着镇疆王世子聂承焕和奉远将军之子李元硕,那失了清白又从何说起?屋里还在浪叫的女子又是谁?

宁烽禾进了屋子,难掩兴奋,径直带人冲向了床榻前,撩开锦缎床幔,厉声喝道:“大姐你在干什么?”

床上的人傻了眼,杨乾也好宁素心也好都有些不清醒,加之杨乾整个人都趴在宁素心身上遮了她的面容,宁烽禾一时也没有看出床上的人是宁素心。

他皱着眉看着床上赤裸的两个人,呼吸间都是难闻的腥味,“不知羞耻!青天白日的竟做如此下流之事,你们把相府当成了什么地方?烟花地吗?”

杨乾停下了动作,不解地看着宁烽禾,似是不明白为何他会在这个时候出去扰他好事,更不明白他刚才那段色厉内荏是何意思。

宁素心躺在他身下,嘤嘤叫了两声,身体不停扭动着,让本已经静止的画面再次变得淫靡起来。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