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华亭戏梦》戏梦巴黎电影未删版 GAY吧 华亭戏梦女王受

华亭戏梦

耽美小说已完结

《华亭戏梦》为陈归离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齐慕白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已经在荣少东怀里了。 他蹙眉挣脱着想要下来,神色间满是焦急:“你疯了,放我下来,你胳膊不想要了,伤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8 06:05: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华亭戏梦》为陈归离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齐慕白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已经在荣少东怀里了。 他蹙眉挣脱着想要下来,神色间满是焦急:“你疯了,放我下来,你胳膊不想要了,伤口

《华亭戏梦》免费试读

齐慕白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已经在荣少东怀里了。

他蹙眉挣脱着想要下来,神色间满是焦急:“你疯了,放我下来,你胳膊不想要了,伤口挣裂了怎么办。”

荣少东在他耳边低笑:“不想我胳膊真废了就别挣扎了,我想抱你。”

耳边是暖暖地带着烟草香的气息,脸颊贴在温凉的胸膛上,齐慕白任他抱着,眼睛更加湿润。

直到将齐慕白放到床上,荣少东才皱了皱眉脱下西装外套检查着胳膊上的伤口。

“是不是伤口崩开了?”

齐慕白着急地起身帮他查看满眼焦急神色。

直到他细细检查过荣少东手臂,见并无大碍这才又忍不住在他伤口处轻轻按了一下,瞪眼斥道:“幸而没有挣裂伤口。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点心。”

荣少东任他念着,握着他的手慢慢摩挲着,“慕白,你安心在这住着,你那边先别回去了。我明日叫阿城把英儿姑娘也接来。”

这怎么行。齐慕白下意识想要开口拒绝,却被荣少东伸手捂住了口,“听我说。你现在的身份看似安全其实不然。你在我这住着,有我看着你,我才能心里踏实。”

他眼神漆黑,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他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当他一身疲惫走进家门,看到齐慕白像月中仙一般靠在沙发上等他那一刻,他便坚定的想要这人一生了。

齐慕白冲他点头,示意他放开自己的嘴巴。

荣少东松开手略显不舍地用拇指摩挲了一下他的薄唇,继续说:“你要的药品我都安排好了,你要送去哪里我帮你送。”

齐慕白心中暖暖地,瞧着他道:“送去哪里我不能告诉你,我们有制度。我倒是想借你的船只一用,可以吗?”

没有勉强他,荣少东点头抽出一支香烟来,却只夹在手指间,不曾点燃。

齐慕白挑眉望着他。

荣少东笑了起来:“怎么当年你随意征用我船只的时候不晓得报备一下,如今倒客气上了。只是——”

他略微一顿道:“最近这一路都不是很太平,尤其往北查的更严。”

虽然齐慕白没有告诉他去向,可荣少东猜的到。

齐慕白没有否认,拿过他手指间夹着的香烟搁在鼻端深深嗅着,“再难我也要完成任务。”

荣少东没有接话,握着他一只手慢慢摩挲着,低垂的眼睑里看不出情绪。

齐慕白向前侧了侧身子,将香烟放在唇边,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香烟。我就受不了香烟辛辣的味儿。”

荣少东笑着将香烟拿回来,“你不喜欢还闻。”

齐慕白笑着睨他,眼眸中带着水光,“因为你喜欢。”

荣少东喉咙一紧半晌默默道:“我回来到现在,你怎么不问问我救回来的那个青年?”

齐慕白幽幽叹了口气将脸趴在他握着自己的手上,道:“你亲自去跑一趟,我相信你肯定会把人带回来。我这会儿不想想那些事,突然好想放空一下。”

荣少东的手指张开,在他乌黑的发丝间穿梭,声音低沉而动人:“慕白,这个大环境下你们这群为了理想为了民族大业奋斗着的人一定也会有累的时候,但你完全可以倚靠我,让我帮你分担替你撑着。”

齐慕白用脸蹭了蹭他的手,舒服地眯着眼笑:“我跟你这样的关系是禁忌,我甚至不知该如何跟上面交代。或许——”

他话音一顿,睁眼瞧向他,莞尔一笑道:“或许直到我死那天,他们都不能接受我们真的在一起这个事实。”

荣少东在他这样的话语中变了脸色,他一个使力扣住齐慕白下颌,俯身看他,眼神危险而凌厉:“以后没有我允许不许你说死这个字眼。

齐慕白线条优美精致的下颌微扬,眼神透着亮晶晶的星光,红唇紧紧抿着,带着一丝倔强。

荣少东突然就没了火气,忍不住用拇指摩挲着被自己捏红了的精致下颌,道:“他们若真不能接受,我就带你远走高飞。”

齐慕白笑着应了声“好”,却快速地将脸颊埋在了白色的锦被中。

半晌才自被子中闷闷出声:“少东,等我。等战争结束我带你回我的家乡,我们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种田,养养花。再也不为这外间的纷纷扰扰烦忧,你说好不好。”

荣少东的心揪扯地疼,他是那样骄傲那样强势的一个人,他认定的从来不会说松手。

可如今他却不想勉强眼前这个男子。

这个男子能许诺他将来已经足够。

半晌他低声道:“好,我等你,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不管是此生还是来世,只要你说等我就一定等。”

说这些话的时候只是情之所至,荣少东绝然没有想到,有些事情一开始可能就带了一丝命定。

他默默抬手替齐慕白盖上被子,手一直按着他的膝盖,眼中是深深地疼惜,“跪了那么长时间,疼不疼?”

这话问出口他便抿紧了唇。他知道齐慕白定会说“不疼。”

果然,齐慕白笑着摇头:“自小练功比这更疼。我爹手中的鞭子抽在身上那种疼才更难忍。”

荣少东手顿了顿,低声道:“他该庆幸他是你爹。”

齐慕白莞尔,这人啊,真是霸道的紧,可偏偏他就喜欢。

……

这晚,荣少东独自在书房呆了一整晚。

天色微明,阿城瞧见未关好的书房门缝隙间透出灯光,推门进来看时才发现荣少东居然一直在埋头作画。

“爷,您这是刚起,还是一晚未曾阖眼?”

荣少东将最后几笔勾勒完成,打量着眼前的画,头也不抬道:“睡不着。”

阿城一噎,又问:“昨晚您带回来的那位先生如今醒了,您想见见他吗?”

荣少东将手中的笔放下,想了想道:“等会叫齐老板去见他吧,我去处理点事情。”

说着他将作好的画卷起,抓起衣架上的大衣便向外走去:“跟我去一趟雅集阁。”

阿城忙跟着他出了门,临下楼时又问:“爷可是要去裱画?”

荣少东瞧了他一眼,笑骂:“多嘴。”

阿城嘿嘿一笑,其实刚刚他偷偷瞧见了,爷画的是齐老板!

《华亭戏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