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免费 立场倒换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69文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作者:敛闻响,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承泽,秦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妹妹怎么在哪儿?”寻生也不由得好奇问道 “怜卿?”淮奇鸣惊讶道又急忙看了看一旁的承泽 “你不是说她没醒吗?怎么在七皇子哪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8 18:04: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作者:敛闻响,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承泽,秦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妹妹怎么在哪儿?”寻生也不由得好奇问道 “怜卿?”淮奇鸣惊讶道又急忙看了看一旁的承泽 “你不是说她没醒吗?怎么在七皇子哪儿?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免费试读

“你妹妹怎么在哪儿?”寻生也不由得好奇问道

“怜卿?”淮奇鸣惊讶道又急忙看了看一旁的承泽

“你不是说她没醒吗?怎么在七皇子哪儿?”淮奇鸣问道

承泽不语,摇了摇头。

“七皇子!”众人下马作揖行礼道

淮奇鸣行完礼便急忙上前说道:“七皇子,小女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怜卿!下来!”淮奇鸣对着怜卿训斥道

只见怜卿将脸转了过来,脸上挂满了泪水,看的只让人心疼不已,淮奇鸣见女儿这般便有些心软。

“爹~”怜卿叫道一个跳跃,下了马,飞奔到淮奇鸣面前。

“哎,回去吧,爹爹会没事的啊。”淮奇鸣摸着怜卿头说道

“刚刚在来的路上遇到了怜卿,我见她伤感,便带她来了。”七皇子下马道

“怜卿,没事的,可说好了,只是送送行。”七皇子对着怜卿说道

怜卿不语,走到七皇子面前,低声说道:“那你说话可要算话!”

“哪句话?”七皇子低声说道

怜卿脸一红,说道:“你们都要平安回来!爹爹,哥哥,黯雪还有你。”

七皇子说道:“那你也要说话算话,一直在家祈福,等我回来娶你!”

“七哥!”只见八公主从车内走出叫道

“哇!”韩忠不由得叹道

韩义两眼都发着光,在场的将士几乎没有不将目光死死盯着这位娇媚的公主,生怕自己少看了一眼。

“八妹!就送到这里吧!”七皇子道

“哥哥!妹妹就在这皇离城内日日祈祷,祈祷你能早日平安归来。”八公主道

“天哪,这公主怎么从没见过?”韩忠瞧瞧问道

“我怎么知道,真是人间绝色啊,要是这次立功说不定这公主能对我倾心。”韩义道

“嗯?你俩在嘀咕什么?”韩无畏说道

“没有,爹~”韩义道

只见八公主又走到承泽黯雪面前,承泽和黯雪见状,便作揖行礼。

“两位此去凶险万分,往各自珍重。”八公主说道

“多谢公主。”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公主说完便转身,回到了马车上。

韩义见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嫉妒,双手握着剑柄,实实地恨不得把剑柄捏碎了。

“出发!”七皇子骑上马背一声令道

黯雪回头看了看怜卿,怜卿望着黯雪,流着泪,黯雪对着怜卿挥了挥手示意她早些回去。可怜卿不舍,一直这么望着,望着,直到远处也再无人影可寻。

“弟弟,那公主是不是看上承泽了。”韩忠笑道

“切,不就是一副皮囊好了点嘛!上了战场也不知道怎么样呢!”韩义酸溜溜地说道

“不错嘛~”寻生骑马上前对着承泽说道

“什么?”承泽问道

寻生对着承泽意味声长地笑了笑。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就这样一行人日夜加紧赶路,终于在三日后的早上到了陈离两国的边界,与镇守边境的将领回合,之后再渡水河畔后面的一处山腰通道处上安营扎寨。

夜里所有的元帅将军和七皇子正在营帐内商讨着。

“唐将领,现在到底如何了?”韩无畏问道

“敌方一直没有正面较量,他们地势处于下,我们在上,以这渡河为界,双方都易守难攻,只可以兵力不足,对方也从来不正面进攻,总是几番斗争后又撤离。也不敢主动进攻,一直处于被动,能守到现在已是很吃力了。”唐将领说道

“我们这儿,地势没有优势,进攻双方都隔着渡河,又势必容易逃脱。”淮奇鸣指着地势图说道

“最关键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敌方到底现在是如何情况,贸然进攻,即便过了河,若是敌方早有准备,只怕有去无回。”秦峰说道,说完便又撇了撇韩无畏,又说道:“不知,韩元帅可有什么对策吗?”

韩无畏被秦峰这么一问,有些愣住了。

“我们可是领了离王旨意,势必要一举歼灭陈国,没有守只能攻!”韩无畏看了看秦峰对着众将领说道

“末将也有此意。”秦峰道

“啧,这么说明天就进攻?”韩忠问道

“进攻自然是要进攻,但需要探一探敌军。”黯雪道

“怎么探?一过去还没上岸就被发现了。若是绕道从背后到敌方,恐怕到了,都已是月余。”韩义不屑道

黯雪不语,低头看着地势图。

“哎。”淮奇鸣叹道

黯雪抬头看向秦峰,秦峰看着黯雪便知这丫头心有对策,怕不是自己要去冒险?

“末将有一计!可探虚实,若能成可有机会斩杀敌方主帅。”黯雪作揖道

“说!”韩无畏道

“末将是女子,又从未露过脸,女子入营本就从未有过,敌方自然疏于防范,我若装作这渡河畔的一个小小渔家女,因战事,落水与渡河,漂至陈国军营处,敌军定不会生疑。”黯雪道

秦峰点点头。

七皇子从头至尾未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黯雪!”承泽则担忧地叫道

“不行,末将认为此计凶险,一旦敌军生疑,秦副将生死便是难测!”承泽上前作揖道

“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黯雪道

“子时,寻些竹筏,派一支兵渡河查探。”承泽连忙说道

“你这是让他们去送死。”黯雪走到承泽面前怒道

“只要能避开巡视的视线还是有机会获取敌情。”承泽对着黯雪道

两人就这样,怒目而视,黯雪不懂承泽这是在干什么,承泽不懂一个女子难道一点都不在乎自身清誉和安危,上阵杀敌已是危险,出此谋划跟是陷自己于万丈之中。

寻生见着营帐内,愁容满面,征讨不休,全然觉得有些闷,便称自己要方便,离开了营帐透透气。

寻生看着山腰下的渡河,渡河映照着月光,波光粼粼,本是一番美景,可惜这风中带着血腥,这地染着红血,这河淌着凄凉。

寻生望着望着,心中不由得有些伤感。

“你这是怎么了?”黯雪道

寻生一转身,只见承泽拉着黯雪走出营帐,走到一处。

“我不想你这么冒险。”承泽说道

“这是在打仗啊,承泽!”黯雪回道

“可我不想你去。”承泽双手抓着黯雪的肩膀说道

黯雪愣了一下,又急忙推开承泽说道:“我知道,你是觉得我本可以不卷入这场战事,就像怜卿和八公主一样,只要在离国平平安安地为你们祈祷就好。是你带我入得军营,如今让我身处遇难,你心中不安。可是承泽,我说过了,选择入军的人是我自己,也是我自己要来这里,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可以做到,不相信我也可以平安归来。这一年来,我一直在你手下,难道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是,我是没信心,不想看到你死!更不想你生不如死!我就不该让你来。”承泽吸了口气,对黯雪说道

黯雪被承泽这句话伤了,黯雪看着承泽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黯雪看不到一点信任。原来这一年来,他从没有真正将她看做一个将士,只不过是个在太平年间,军中可有不可无的人,只不是个会武功的女子。

“承泽,你根本就不懂我。”黯雪低声说道,说完便离开了

承泽只觉得心中一凉,无奈地笑了笑,叹道:“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看不到我的担忧。”

“啧,你这么追姑娘可追不到。”寻生走了过来对着承泽说道

“走开!”承泽一把推开寻生也走了

寻生笑了笑说道:“啧,朝我发什么脾气啊。”

说完也走了。

夜已深,黯雪换上渔家女打扮,留下一张字条,走到秦峰营中,放到秦峰床边,刚要出营帐之时却听见:“小心点儿。”

黯雪心里一暖,便知秦峰那是装睡。

黯雪在河边寻到一处竹筏,却走进一看那竹筏上正四仰八叉地躺着一个人。

“哎啊,来了!”寻生伸了个懒腰道

“你在这儿干什么?”黯雪问道

“看不出来吗?”寻生张开双手,展示着自己的打扮

“你去会起疑的。”黯雪道

“也对,谁会娶个脸长这样的媳妇。”寻生道

黯雪白了他一眼。

“你一人去,你是女渔家女,我二人去,便是一对打鱼夫妇,疑虑多不了,也有个照应不是,要是你回不来了,我回来报信儿。”寻生拿起竹竿对着黯雪说道

“你才回不来呢!要是死了,可别怨我,擅自行动可是要受军法的。”黯雪气道

“有功不就可以功过相抵了。”寻生突然认真地看着黯雪说道

黯雪看着他一本正经说道,不由得笑了笑。

只见黯雪走到一旁林子处,抱了一根大木头过来,放在了竹筏上,自己也则坐在竹筏另一侧。

“坐好了!”寻生说着便开始划了起来

寻生看着黯雪,只见黯雪看着远方眼里还透着些伤感,承泽的话还徘徊在她耳边,月光柔和地撒在她的脸上,倒是没怎么映照出她脸上的黑线,反倒是勾勒着她的脸庞。寻生不由得惋惜,若不是这脸上黑线,想必也是个可人儿。

黯雪坐在竹筏上,心里没有忐忑,只有说不出的郁闷和失望。想想来督城也快一年了,与之最为亲近的就是承泽、怜卿。尤其是承泽,往日里总是鼓舞激励自己,原本以为他应该是最懂自己的,可偏偏他却是最不懂的那个。

《东聆西语之净湖流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