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寒门福妻》寒门小福妻评论 HE 寒门福妻反攻

寒门福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簿言新书《寒门福妻》由簿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晏清,苏夫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不太好吧!”柳氏听明白了所谓的私房是何意思。 她容上微微染上了红晕,心里既感受到了许些好奇,又不敢轻易去尝试。 她犹犹豫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3 18: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簿言新书《寒门福妻》由簿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晏清,苏夫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不太好吧!”柳氏听明白了所谓的私房是何意思。 她容上微微染上了红晕,心里既感受到了许些好奇,又不敢轻易去尝试。 她犹犹豫

《寒门福妻》免费试读

“这…,不太好吧!”柳氏听明白了所谓的私房是何意思。

她容上微微染上了红晕,心里既感受到了许些好奇,又不敢轻易去尝试。

她犹犹豫豫的道:“私房画?我一把年纪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晏清也心猜到,魏夫人会有这般反应,自古陈规保守的思想已深刻到她们的骨子里了。

仅凭她磨磨嘴皮子,定是说服不了魏夫人的。

看来,还得使出点儿实力将魏夫人征服。

她笑了道:“夫人,不如这样,我先画一幅给你瞧瞧,你若能接受并满意的话,我就给你画。若还是觉得过不了心里的这道坎,我也只好给你画画被弃在墙角里的那些画了”

柳氏心下一急妥协了道:“别!”她再想了想,她让苏夫人来府中作画的本意,原就是想在作画的新意上有所造诣。

再说,苏夫人脑子里的那些新意,画出来的哪次不是奇思妙想,也好!她笑了接着道:“那你先画一幅给我看看”

“好!”晏清笑着立即走去了书桌旁入了坐,她执笔作画前,脑子里已经呈现了一幅富有现代艺术色彩的画面。

柳氏紧随着她跟来了书桌边拭目以待,她见苏夫人很快就下笔作画了,似是都已想象好的,不免对苏夫人又添了三分赏识。

晏清认真的一笔一笔的画着,不出小半个时辰,笔下的画作已逐渐成形。

柳氏只瞧的出画上是在一个奇怪的屋子里,除此,并无再有什么特别之处。

接着,在墙上被涂鸦的画室里,晏清画出了一张椅子,待椅子画成后,她就该画人了。

这画出来的女人,正如最初解释何为私房画的那般,没见像大家闺秀的端庄温婉,也没小家碧玉的惹人怜爱。

画上的女人一头短发,立体骨干美的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她倚坐在欧式风格的椅子上,暴露在外的体肤上,只搭了一件白纱衣遮住了重要部位。

“如何?”晏清画成了整幅画收了笔,笑了问魏夫人。

“嗯,我来看看!”柳氏接过了画,先是不觉看了一眼画上的女人,随之忙转移了视线看向整幅画,她细致入微的观赏着这幅别具新意的私房画,方才听苏夫人解明的意思,她的确稍有犹豫。

不过,依此幅画来看,倒是描绘了一些异域风情。如此,也并非让人难以接受,她笑了笑赞道:“苏夫人在作画上甚有想法,你说什么便什么吧!”

“好!”晏清高兴的应道,只要魏夫人对私房画不再介怀了,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她主意已定的起了身,巧步走去了纱帘后,对柳氏笑道:“夫人,我看这张卧榻用来作画最好不过了,前有这道纱帘挡着,你也不必多虑。作画时,我只需要看得清你的肢体姿态就OK”

一听,柳氏感激的点了点,她自然明白了苏夫人话中的意思,便放下了画走来了沙帘后。

晏清回到了书桌旁入了坐,开始在为魏夫人的这幅画研着墨了。

快研好了墨,她抬头朝纱帘看去一眼,只见映在纱帘之上,魏夫人的优雅曼姿,正一件件的卸去了身上厚重的衣物。

而后,在晏清口述的指导下,柳氏照着她的话做了。

这幅《魏夫人》快画成时,柳氏已穿好了衣服,从纱帘后走了出来。

待她走近,晏清刚好收笔成功。

“如何了?”柳氏笑着问。

她放下了笔,笑回道:“成了!”说着,将画晾了墨,递给了魏夫人手里。

柳氏接过画一观赏,第一眼便就感到甚是满意,画中的她不像上幅画中的女人那般暴露,反倒因这道帘子衬出了身在帘后的她,有种若隐若现的神秘美态感。

她爱不释手的继续观赏了片刻,笑着赞道:“苏夫人画出来的画作,果真都是富有新意的,我很是喜欢”

“夫人喜欢就好!”晏清心下暗嘘了一口气,想着今日总算没白来了。

柳氏看她笑了笑,又多看了几眼画作,一转身叫唤进来了两位小丫头,将画交给了她们,吩咐挂到墙壁上去。

而后转回了身问晏清道:“苏夫人一个时辰画了两幅画,累了吧?”

“还好!还好!”说了,晏清用手揉了揉眼睛,就是视力有了点疲劳,没魏夫人一句话,她又不敢随意的出去走动透透气。

“还说还好!”柳氏见她双眼都被揉红了,忙拦下了晏清的手道:“我们回芙蓉阁去吧!他们也不知聊的如何了?”

晏清想到她夫君笑了笑,眼睛也不揉了,跟在柳氏身后走出了画室。

待她们到了芙蓉阁的正厅外。

厅内传来了贡文申正在评价一幅画的说话声音。

柳氏和晏清一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随即停住了探讨画作。

贡文申一见他师娘和晏姑娘来了,笑了迎到了两人面前,对柳氏谦和有礼的道:“文申给师娘请安”

“你这小子!”柳氏看他高兴的问道:“你何时来的?来前也不事先说声,好让师娘备些你爱吃的菜”

贡文申嘴巴甜的道:“本来我不打算来的,正因为想师娘了,我才来看看你”

柳氏拿他没办法笑了道:“师娘知道你嘴甜”

“呵呵!都请座!”魏庭见他夫人和晏姑娘已经作好画了,笑了扶了柳氏坐回了位上,也请了苏先生夫妇和贡文申都入了坐。

晏清坐回了她夫君身旁,心里踏实了下来。

苏晋见他娘子双眼里似有点儿微红,他忙握住了她的手护在掌心,心疼的轻声问道:“娘子,累了吧?”

“不累!”晏清也轻着声笑了回道。

魏庭见他夫人来了,也没将画作带过来,故笑问道:“夫人,刚刚苏夫人给你作画的那幅画作,为何不一道带来观赏观赏?”

柳氏一听她夫君提起了她的那幅私房画,心里顿时一紧,有些为难的笑了笑低声回道:“这…不太好吧!”

“嗯?为何会不太好?”魏庭一时半会还没领悟出他夫人的话中意思。

“这…”柳氏又吞吞吐吐的,不知该找什么话聊将搪塞过去了。

《寒门福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