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缕香风云》一缕香 反攻 一缕香风云RPS

一缕香风云

武侠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缕香风云》的小说,是作者拾笔重书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据说,一缕香是一种草药,长的三尺来高,每株一缕香花开三朵,每朵花有六瓣,花姿娇艳,远胜玫瑰牡丹,且花香清淡,闻之精神舒畅,久久回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8 06:03: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缕香风云》的小说,是作者拾笔重书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据说,一缕香是一种草药,长的三尺来高,每株一缕香花开三朵,每朵花有六瓣,花姿娇艳,远胜玫瑰牡丹,且花香清淡,闻之精神舒畅,久久回

《一缕香风云》免费试读

据说,一缕香是一种草药,长的三尺来高,每株一缕香花开三朵,每朵花有六瓣,花姿娇艳,远胜玫瑰牡丹,且花香清淡,闻之精神舒畅,久久回香,能长久保持新鲜。更可贵的是,一缕香清热利水,凉血解毒,有杀毒,祛湿,去热,增强人体免疫的功效,民间瘟疫屡建奇功,是难得的良药。只可惜这种普通而又及其难能可贵的草药只生长在横江村后勒劳山山谷的山涧两边。千百年来一缕香滋生茂盛,绵延一片,因多次消除盛兴民间的瘟疫,功名卓著,盛名远扬,横江村也以特产一缕香而闻名于世。

横江村上有一条街,每天早晨,不计其数的晒干的一缕香被一辆辆马车装载,发运往全世界各地。世人用花瓣来泡茶,叶子和花径用来煲汤,据说能够延年益寿,滋阴补阳,世人酷爱一缕香,横江村村民到勒劳山中收割一缕香,晒干以后,等商贩上门收购,换取微薄钱财持家度日。

一缕香已经闻名于世千年,如今“一缕香”三个字在最近的五六年更是妇孺皆知,火热非常。不过,人们口中,眼中,心中的“一缕香”已经不再单纯是一株神奇的草药,它也是一个人的代名词。江湖传闻这个绰号叫“一缕香”的人是一个武功高超,貌如天仙的妙龄女子,她生在横江,长在横江,除了一身高超武功,样貌出众,她书法,舞蹈,音乐同样闻名于世,为世人所追捧。她倚世独立,仗剑行侠,嫉恶如仇,除暴安良,如同“一缕香”草药般疗治人间邪恶,因而江湖中人以“一缕香”为绰号称呼她,至于她的真名,一者因为这是这几年才兴起的英雄人物,二者认识她的人寥寥无几,真名也无从问起,因而世人只记得了她的绰号。

不过,“一缕香”这个人从江湖传颂到满世界街头巷尾,村庄城市妇孺皆知,不是因为她的武艺,美貌,侠义心肠,而是因为她的书法。她擅长楷书,作品点画圆整,结构平稳,大气端庄,秀丽刚劲。可以同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等大家一较高下,更有一些文人骚客,垂慕一缕香的才华美貌,把一缕香的书法造诣吹捧的是空前绝后,远胜前人。一时间一缕香的墨宝身价极剧太高,很多世家豪门为求一副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不惜千金散尽。确实,目前市场上流通的一缕香书法作品也已经涨价都在千金以上,而且一书难求,据说,此价购来的书法作品也只是高度临摹一缕香本人作品的赝品而已,真迹保守估计已逾万金。只是,即使再有钱,出再高的价钱想要购得一幅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也只是可遇不可求,毕竟一缕香本有个怪脾气,平时写字全都写完立即当面焚烧,真正拿来保存流传出来的一年之中仅仅只有有三幅字。皇宫中皇帝老儿也酷爱一缕香的墨宝,数年来官员投其所好,进供上去的,经鉴定,真正属于一缕香本人真迹的也只有寥寥三幅。郑国公,荣国公,九王爷等府上也是各有一两幅而已,至于赝品真迹,就无从考究了。然而听说有个乞丐,天天在一缕香家外面的垃圾池旁,竟然有一天无意中捡的一缕香写过字的一张纸,凭此售卖获得巨额财富,从此过上富足生活。

一缕香的书法在江湖各派人士中也拥有广泛拥趸,神逍派掌门陆乘询便是其中一位极具代表性的“香迷”,只是他的运气不是太好,直到此刻,他还是没有购得一幅一缕香的真迹,连模仿的七八分的像拿得出手的临摹赝品也没有,这真是他心头上十足十的一件憾事,他可是做梦都在琢磨着如何把一幅一缕香的墨迹珍宝弄到手。

所谓是上有所好,下有所效。神逍派上上下下上千弟子为了讨好掌门陆乘询,都想凭自己的真本事弄到一幅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以求得在掌门面前留下一分好感,为将来自己武艺提升,门派地位上升等留下一记伏笔,能够引得掌门开心,进而得到掌门青睐那可是每一个想在神逍派茁壮成长的弟子梦寐以求的重中之重的大事。神逍派上千弟子在求购一缕香真迹这件事上确实用足了真心,铆足了劲头,可谓是有缝必钻,无缝也要敲条缝钻。只是,这凭钱和人脉都尚且比登天还难办到的事情,对于一没万金家财,二没左右逢源的人脉的神逍派穷酸弟子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几年下来,为掌门求得一幅一缕香真迹这件事情早已经佛化云烟,抛掷九霄云外。

神逍派创派至今已经发展至十代弟子,每代弟子都分为“赤橙红绿青蓝紫”。分别按照自己所在的归属佩戴不同颜色的腰带。杜恒是第六代弟子,今年十六岁,他是橙带弟子,腰间扎着橙色腰带,他有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个性,依然没有放弃这个为掌门师祖寻求一缕香墨宝真迹的理想。他也想赢得掌门师祖开心,只是他同其他同门师兄弟削尖脑袋为了一搏掌门青睐,赢得地位晋升的动机不一样。他十分单纯的想让掌门师祖在一百岁寿辰上当着寿礼献上,求得老人家喜笑颜开。杜恒是真心希望掌门师祖千秋万代,长命百岁。不,是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在他的心中,掌门陆乘询不单单是江湖人人敬仰,神逍派中人人爱戴的武林巨搫,更是他杜恒的救命恩人。他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总会浮现六年前,他随同父母一同前往北京外公家探亲,荒山野岭中遭遇强盗土匪,钱财被洗劫,父母被强盗所杀,辛亏掌门师祖及时出现才从强盗刀下救出他一命,并带他上神逍派。杜恒对掌门的感情,如同再生父母,此刻无论如何,只要掌门师祖百岁寿辰未到,他就绝不会放弃求取一缕香墨宝的热心。

神逍派是陆乘询一手创建的门派,至今已经有六十年的历史,凭借陆乘询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公正不阿,人缘极佳的性格和人格魅力,在江湖上一呼百应,应者云集,因而屹立江湖数十载,并被江湖各派共同推戴为武林盟主。江湖地位可谓稳如磐石,不可撼动。此时距离掌门百岁诞辰还有三个月时间。神逍派弟子已经开始下山到武林中各门派派发寿宴邀请帖。杜恒平时被练武功课牵绊,根本找不出机会下山,眼前正想借着派发请帖溜下山去办自己的心头正事,偏偏不凑巧,这巧活都让赤带弟子们领了去。真个把杜恒急的捶胸顿足,吹眉毛瞪眼。眼看着赤带四五六七代弟子领着邀请帖都纷纷下山,杜恒在山门前来回踱脚步,拍手戳掌,绞尽脑汁,却一筹莫展。一不留神,与迎面匆匆走来的人重重撞上,两人都哎呦一声疼痛倒地。

这一撞,真是胸口闷闷的一记重撞,脑袋咕咚一磕碰,眼睛冒火金光闪闪。杜恒正在极度郁闷之中,心中怒火顿起,一时差点按捺不足,待要发作,抬头一看,撞倒的那人却是第六代赤带弟子刘书奇。这刘书奇外号“刘呆子”平时呆头呆脑的,一幅书生气,同门师兄弟都欺负他,常常指使他做些杂活,重活,平时有事没事也常常拿他开一些玩笑取乐,他也不置喜怒,随人取唤作乐。杜恒经常在心里想,这刘书奇,长得书生气十足,这名字也取了个书字,果然人如其名,因他性格随和,别人不喜欢他,杜恒平时却乐于与他为友,走的比较近,交情甚佳,感情要好。随即怒气顿消,换了一副笑脸说道:“刘呆子,这么着急赶路,可是着急着去领什么大奖呢?”刘呆子正在哎呦不停,抬头一看是平时交情甚深的铁兄弟杜恒,赶忙起身道歉,扶着杜恒说道:“恒哥,不好意思,低头走路把你撞倒了,我正要赶着去送掌门师祖邀请帖呢,这可郁闷了,偏偏我的帖比较多,又是地方比较远的,真怕送不完,误了掌门诞辰大事。”杜恒一听是外出派送邀请帖,愁着没有机会下山,正好撞在自己的心头事上,眼前灵光一闪,计上心来,筹划着借口分担他的负担,溜下山去。他拍拍身上的泥土,也伸手搭着刘呆子的手都站了起来,佯皱眉头说道:“你也真是不走运,摊上了这么个事情,可真是为难你了。话说回来,这派送请帖的事,当真是不好办的很,既需要察言观色的能力,又要口嘴乖巧,能言善辩,还需要懂得处理特殊情况,必要时来点事来润一下颜色。刘呆子,你平时寡言少语的,这事对你来说,确实难办了点。”刘呆子一听这送帖子的事情有这么棘手,心里早已经焦躁慌张不已,拉着杜恒的手说道:“哎呀,这可害苦了我了,我哪有又来事,又能说的本事,恒哥,你平时聪明乖觉的,能不能替我山下走一遭,我可感恩戴德了。”杜恒故作为难道:“这个,话说回来,咱们兄弟俩向来互相依靠,平时别说你有十件难事,就是摊上一百件难事,比登天还难的事,我也会帮忙的。只是,今天这个事情,是分派下来的,我没有分派到这个任务,根本下不了山。除非……”“除非什么呢?”“除非掌管宗派事务的二代蓝带钟师叔同意,那我才能为你分劳,不然,我就算偷偷溜得下山去分派邀请帖,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再者,这偷溜下山,每天点名应卯我不到三次,可是要逐出师门的。刘呆子,我可是抱歉的很。”刘呆子着急的拉着杜恒的手,说道:“据你说,就是没办法了。那我可是赶着鸭子上架了。”“

《一缕香风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