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女梦》神女的梦完整版 紧缚 神女梦紧缚

神女梦

女生百合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女梦》的小说,是作者爱默尔创作的女生百合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本以为越泽让我到东海只是做客叙旧,谁知还有另外一件事,龙王病了,而且很严重。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龙王却是在病床上。房中的夜明珠

|更新:2020-07-09 12:07: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女梦》的小说,是作者爱默尔创作的女生百合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本以为越泽让我到东海只是做客叙旧,谁知还有另外一件事,龙王病了,而且很严重。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龙王却是在病床上。房中的夜明珠

《神女梦》免费试读

我本以为越泽让我到东海只是做客叙旧,谁知还有另外一件事,龙王病了,而且很严重。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龙王却是在病床上。房中的夜明珠仍然明亮,照的龙王的脸越发苍白,龙角也失了光泽。我探探他的气息,很微弱,捏住脉门一查,果然是离魂术。

“龙王这个样子有多久了?”我问龙母。

“有七日了,一开始只是嗜睡,后来就一睡不醒,怎么叫也没用,泽儿说这是被灵魂之力操控了,这才请神君来看。”

凡间不比龙宫,没有结界保护,用离魂术操纵人也容易些,可龙宫不但有结界护着,龙王本身法力高强,究竟是什么人拥有如此力量?莫非是在凡间碰到的那个人?

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将所有人遣了出去,祭出湛沪剑插在门上,形成结界。再将龙王扶起坐好,手上印诀飞快转化,点在龙王眉心,神识进入龙王体内,在心肺处找到了那团灵力。还好,这灵力似乎受到某种压制,,力量并不强大。我凝气向它发起攻击,它撑了一会儿便败下阵来,逃出龙王体内,被我的结界挡住,困在屋内。

把龙王放下躺好,我拿出一个玉瓶,将那团灵力收到玉瓶中封印起来,藏入袖中,收回湛沪剑,让屋外的众人进来。

龙王仍睡着,越泽有些担忧,“我父王怎么样了?”

“是离魂术,不过我已经把他身体里的灵力取出来了,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会好。”

越泽难得的向我作揖道谢,我受了。

越泽没有问我灵力的事,我也没打算说,在龙宫逗留了半日便告辞了。龙王已醒,龙宫的人要忙的事还有很多,怕是没工夫待客了。

我出了海,寻了一个开阔的地方,拿出那个装着灵力的玉瓶,理着思绪。我可以确定这灵力和我在凡间遇到的来自同一个人,很明显,灵力的主人是要置凉帝和龙王于死地,那么她和凉帝有什么过节呢?还有龙王,如果她和龙王有仇,那一定不是凡人。天下修仙门派众多,有离魂术藏卷的就那么几个,叫得上名号的高手也不多,我认识的人中也没有哪一个能做到如此地步,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一切都是未知,但是,只要跟着玉瓶里的这道灵力走,就能找到那个人。

我觉得此刻真是兴奋又紧张,深吸两口气后,我迅速解开封印,那灵力倏地冲出来,往西南方向飞去,我连忙跟上,一路上越过高山,跨过河流,在第三日日出时,那灵力消失在空气中。

我落下地来,看了看四周。

立在面前的是一座刀锋一样的山脉,山脉的主峰挺拔,直入云霄,我到处转了转,在一个入口找到了一块石碑,写着凌云峰。

凌云峰是神族司刑的地方,如果有神仙犯了天条,就会被带到凌云峰处刑,除开天帝下旨处理的,其他犯罪的神仙都由凌云峰判决。一千年前,老掌司仙逝,主事的人就变成了他的弟子,叫付傲雪,就是尊神付雅量的妹妹,夏依人的姑姑。我与她仅有几面之缘,可她的名号却如雷贯耳。她人生得漂亮,手段却十分狠辣,遇上冥顽不灵的神仙无论身份,先来个大刑伺候。我记得以前有位神君十分好色,在凡间糟蹋了几个姑娘,被付傲雪抓到了,二话不说直接抓回凌云峰,先放出同样好色的合猿把那位神君糟蹋了一番,然后是十六道天雷,一百零八鞭神鞭,又命人断了他的子孙根,痛得昏了好几次,把人弄得只有进气没有出气。那位神君的父亲得闻此事来凌云峰大闹了一场,谁知付傲雪的法力如此高强,把神君的父亲打得鼻青脸肿,跪地求饶。天帝知道这件事后也觉付傲雪做得过分了些,便召她到天宫训话。

那是一次朝会,天帝不点名地批评了她,她也是个有手段的,不知从哪得到了天帝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大谈,当然,也是不点名,众仙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天帝,可人家没说名字,自己也不好出头,只能听着。付傲雪说得来劲,还用之前的几位贤德的天帝与口中的浪荡子做对比,天帝面红耳赤,又不好反驳。

我听师父说这件事时,笑到肚子疼,也打定主意,这位神女以后还是避着走。也因为这样,一千年来神仙的犯罪率减了不少,神界清静了许多。

对于这座令六界神仙敬畏的仙山,我是没什么兴趣的,可现在不同了,一个能威胁到龙王性命的人就在凌云峰,而且还没人知道。既然已经来到了凌云峰,干脆上去差个清楚。

我这般想着,通往凌云峰路径上出现了两个小童子。两个小娃娃规矩的行了礼,说明来意,原来我一落到凌云峰就被结界感知到了,有人让他俩来带路。

我跟了上去,一路上两个童子的话不多,我也不擅长跟小孩子打交道,就这样沉默着,直到到达凌云峰山顶的镇灵宫

比起龙宫的金碧辉煌, 镇灵宫要显得朴素庄重,整座宫殿是用玄石和黄木砌成的,颜色暗了些,我想象过这座宫殿的模样,应该是到处挂满刑具,地砖被染成血红色,惨叫不绝于耳,可真正见到更让人胆寒。它寂静,寂静得让人以为这是一座空楼,狂风在耳边呼啸,犹如厉鬼的嚎叫。我在大殿前的广场走了两步,便觉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令我倒退两步。奇异的是,我身前的两个小童子居然完全不受影响,看来,凌云峰是十分排外的。也许是这里的气氛吧,我总觉得这两个小童子怪怪的,果不其然,那两个童子走到大殿门口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整个大殿只剩下我一人。

早年我游历人间时,曾进入沙漠深处,那时我也是一个人,但是没有太多孤独的感觉,可能因为我是神仙,颇为自信。镇灵宫不同,来自少时的恐惧笼罩着我,我祭出湛沪剑,做出备战的状态。我第一次见到付傲雪是她来找夏依人的时候,那时她的法力就与龙王不相上下,如果她要用武力阻挠我,我是没有胜算的,“来者是客,凌云峰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吗?”

没有人回答我,我有那么一瞬间认为澜水殿搬家了。接着一个不知从哪传过来的声音响起,“凌云峰的规矩,来客拜访前需得递拜帖,你既无拜帖,来到这里便算作擅闯,哪能当做客人对待。”

“明明是你家童子带我上来的,如何能算硬闯?”

“什么童子,有何人看见?”

这是典型的耍无赖了,“是晚辈唐突,给您请罪了。”不管怎样,先认错再说。

大概是我认错的态度不错,我明显地感觉到耳旁呼啸的风小了,眼前的景象明亮起来,可以看见那座庄严的建筑被雪光反射得亮堂堂,仿佛刚才的阴暗只是我的幻觉。

吱呀一声,大门开了,刚才消失的那两个小童子从门里走了出来,立在我面前作揖,其中一个道,“神君请。”说罢转身朝门里走去。

到底是仙家的地方,玉石铺地,雕梁画栋,灵气濯濯。镇灵宫大殿上首摆了一张榻,上面坐了一个女子,正是付傲雪。她一身紫衣,襟口用金丝绣了云纹,双手执着茶盏,一双凤目不怒自威,果然是凌云峰的人,平静又肃杀。

“见过付掌司。”我恭敬地行礼。

“嗯。”不咸不淡的回答,然后是无尽的沉默。

“晚辈此次前来,是有件事要想掌司请教。”

“说吧!”

“晚辈之前遇到了一股灵魂之力在人间作祟,本想收服,可那灵魂之力实在强大,趁机逃走了。后来晚辈又在东海遇到了这股力量,便一路跟随来到了凌云峰,所以想问一下掌司,凌云峰境地可有什么灵物有地境以上灵魂力量的?”

“怎么,你怀疑是我凌云峰的人在人间作祟吗?”

“不敢,只是事关东海龙王的性命,前辈要是不愿回答,晚辈也不会说什么。”意思就是你不说就是你心虚。

“龙王的性命?”她冷哼一声,道“灵魂之力的修行极其困难,我凌云峰确实有不少弟子修习,但地境以上级别的除了我也没有别人了。”

我当然知道付傲雪不是凶手,可如果不是凌云峰的人,那道力量又为何消失在凌云峰附近呢?

“你今日如此无礼的闯入凌云峰就是为了龙王的事吗?”她抿了口茶,不急不缓的说“你也知道我与龙王有旧怨,可惜我不能出手教训他,否则就凭他主谋陷害神君遗孤一条,那也是要来我凌云峰走一遭的。你虽然是个神君,可若是为了那个老不死的胡乱怀疑凌云峰,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只觉得冷汗涔涔,早知道就不走这一遭了,现在还把付傲雪给得罪了。我连声道是,便起身告辞了。

刚走出殿门,就见到一个小仙子急匆匆地跑了进去,隐约中听见那小仙子说什么后山的莲花不见了,然后又听见付傲雪愤怒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哪个小贼把付傲雪的宝贝给偷了吧。想到她刚才吓唬我,现在又气得要死,我的心情又好了。

付傲雪从我身旁走过,撇了我一眼,道:“我有一宝物不小心弄丢了,现下要去寻找,就不送你下山了,你自便。”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看见她这副急急忙忙的样子,我反倒有些疑惑了,传言说凌云峰付傲雪视钱财如粪土,以往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她一概不收,现在居然为了朵什么莲花大动肝火,真是件奇事,难道是传言有误?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我小心地跟了上去,然后就来到了凌云峰后山的一个山谷,现在正是一月,正是人间最冷的时候,此处

《神女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