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国凨》三国的许都在哪里 XXOO 三国凨HE

三国凨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三国凨》是破楚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村,东武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方明,凉风起,秋雨潇潇。 雨水似赶集般,没打招呼毫不客气的落在唐凨的脸上,仿佛他的脸上就是集市,格外有趣。 只因他的棱角分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1 18:04: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三国凨》是破楚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村,东武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方明,凉风起,秋雨潇潇。 雨水似赶集般,没打招呼毫不客气的落在唐凨的脸上,仿佛他的脸上就是集市,格外有趣。 只因他的棱角分明,

《三国凨》免费试读

天方明,凉风起,秋雨潇潇。

雨水似赶集般,没打招呼毫不客气的落在唐凨的脸上,仿佛他的脸上就是集市,格外有趣。

只因他的棱角分明,很快便流到了颈脖处,他眉头微皱、喉咙动了一下,忽然被惊醒,一个激灵灵起身,忙往林边跑去。

看着天空的亮度,约莫还是凌晨的样子,真是屋漏偏逢连晨雨,这哪里有屋,这真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呀,还有谁能睡这么大的床,唐凨不禁心里自嘲而叹道。

昨晚后来,他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的厉害,实在是扛不住就沉沉睡着了,幸运的是有惊无险,野兽鬼怪什么的并没有来骚扰。看着这天气,估摸一时半会好不起来,他本来想今日就动身的,看来是要泡汤了,总不至于明知有危险还要往前冲,那是不智的,指不定沉到海里喂哪条鱼,只好做罢。

没想到真是天意逗人,接下来几天又是狂风大作,简直不体谅下他的感受,没有天气预报不会夜观天象真是造业呀,唐凨真想抬头指天,是不是故意看他受苦受难。

无可奈何,纵使英雄也怕饿。

他只能继续过着悲惨的海岛生活,渴了喝点雨水,饿了弄点野味野果,那只被他踩到“吐血”的类似癞蛤蟆的蛙类,他又复找到了,已经奄奄一息,没办法了,也说不上委屈了,烤熟了吃掉,味道是他吃过最难吃的,又没有盐味,可为了活命还哪能管它是什么肉,难吃与否,唐凨不觉苦笑:“人家都是癞蛤蟆要吃天鹅肉,他却只能吃癞蛤蟆!”这般岂非替天鹅做了件好事。

这一日,天空终于放晴了,风也不大,他见机不可失,兴奋的把早已经准备妥当的竹筏放下水,然后跳上去,试了试看看会不会下沉,会不会侧翻。

“哈哈,没有问题。”他方才兴奋的划将起来,风浪不大,往南下还是顺流,唐凨开始紧张的往西南对下方慢慢的划去。

他是在河边长大的,水性还是不错的,两百米宽的河,他能够一次游个来回,当然这是在没船可乘的情况下,可以水下游行数十米再冒出水面换气。

小时候也经常划船,但竹筏这种比木船还简单低级的,是没有体验过的,更何况在大海里了,不过原理也差不多,即便平水只要保持稳定,也断不会沉的,就像渔民或挖沙工一样,他们是经常做这么平水船上活的,不过惊险刺激可不是一个水平面的,毕竟不是江河可比,其危险程度又岂能相提并论。

但是求生的欲望,告诉他无论如何,多危险多累也要坚持住。有几次被浪推高,他差点把持不住平衡,但好在他反应够快,及时调整好,才不至于掉到海里给喂鱼。他就这样划啊划啊,手臂已经酸疼不已,距离也终于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兴奋,还好有惊无险,真是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激发人的斗志,唐凨不禁佩服自己的神勇无比,许是上天不忍心,想到孙悟空曾经翻江倒海前往五台山拜师,不禁莞尔。

而这个时候,唐凨已经可以看清楚岸边了,斜坡两边,柳树飘扬,一条小路斜通里面,岸边还有三个姑娘在洗着衣裤,扎着长辫子,穿着淡蓝色的布衣墨黑色麻裤,可奇怪的是,她们居然没用任何洗衣粉、肥皂之类的用具,唐凨略有孤疑然更多的是兴奋,好歹是看到人了,真是勤快节约的好女孩呀。于是乎他加快了力度。

这看见人的感觉真好,让人感到一份踏实。

“啊,那是啥子人,你们快看!”一个女孩把一件洗好的衣服拿起,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这吓人的一幕,大声喊出。

“是,莫不是野人吧,三吖五妞快跑呀!”另外一个略微高一点的清秀女孩,看到这大海之上突然出现的怪人,马上惊讶的叫喊。

“嗨,姑娘们,别跑,等等我呀!”野人,唐凨不觉暗想,我是野人?自己就算不是玉树凌风,那也还算英俊之人,怎么成野人了,这什么情况!

他也顾不得跑的没影的女孩,把竹筏靠岸的时候,看到了水中的影子,忙揉了下眼睛,仔细的再看向水中,不觉吓了一跳。

“我差!”蓬乱长长的头发配合那粗广的胡子,到是把他头包裹得差不多了,皮肤黝黑,黑衣库破烂不堪,赤脚,皮鞋昨日仍掉了,你还不说到还真像野人了,比起犀利哥还犀利。他洗了把脸,摔了摔头发,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正回头欲往坡上走。

“那,在那,爷爷,那就是那个海上来的野人。”

忽地从坡上冲出五个精壮兽布衣麻裤草鞋手拿弓箭猎刀的古装汉子,立马把唐凨给围了起来,刚才那几个姑娘中的一个长的样貌颇为娟秀,身段苗条,眼睛大大的女孩,拉着一位花甲老者指着唐凨叫道。

“哪里来的怪人,意欲何为?”当中一位中年魁梧胡须大汉大声喝道。

唐凨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也着实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并无企图啊,心想他们定然是误会了。

“我是华夏上海人,南下澳洲遭遇不幸,妻子生死不明,从远处那个海岛乘竹筏而来,并无企图呀。”唐凨他一边说道一边还不忘指着那个他来时的海岛,然后指了下后面,他费了好大把劲做好的竹筏。

“华夏上海、澳洲是何地,上海是海上吗?你说的那个岛叫灵山岛,老夫可从没听说,也没见过那里有人。”老者眉毛微皱,显然疑惑。

“我没有恶意的,只想讨口水喝,然后借你们的手机打个电话,敢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唐凨他保持镇定疑惑的问道,这里是哪个闭塞的小山村呢,竟还是这般古朴的装束。要是哪个电视台要来拍古装,倒是可以节约场地服装,还有这些个群演,也太逼真了。

“我们这里是琅琊郡东武县唐村,手机是什么鸡呀,我们有公鸡、老母鸡,小鸡ji,还有野鸡。”后面的姑娘抢先脱口而出。

闻言,唐凨眼睛撑大,有点愣神,怎么连手机都不知道,还是这个时代的人吗。

见唐凨没有敌意,构不成威胁,老者方示意,五名大汉方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显然这里以老者为尊。

“看你语言和我们相差到也不甚大,应不是野人,你说你是乘那竹筏从那灵山岛而来,想必是飘落在外海的流民,能达到此地也属不易,只是这身装扮很是古怪呀。”唐凨听到这,装扮古怪!难道还会比你们身上所穿的古怪,真是怪人怪事!

忽然他惊讶的看着他们,想到,琅琊,属于山东,可也不叫琅琊郡啊,手机都不知道,难道,莫非,不会吧,怎么叫流民而不是海归呢。

“是的,正式如此,我的衣物有些破损了,然我却是堂堂正正的炎黄子孙啊!敢问老爷子现在是什么年份?”唐凨他只好单刀直入直接有效的问道,可千万只是巧合啊,心里很是忐忑。

忽地几十双眼睛惊讶盯着他,老者不觉笑道:“你不知年份也属正常,现是光和五年(182年)十月一十二日”

啊!真的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东汉182年,只是不知此东汉是否是历史上的那个东汉呢。

他们到被唐凨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吓了一跳,唐凨极力平复情绪,随即付之一笑,心中惊叹且兴奋。不知是老天作怪,天意如此,还是造化弄人。可如此一来,自己既无身份,也无银两,又体虚,生存是个大问题啊。不管怎样,得先想办法解决落脚和温饱问题啊,这是目下最为要紧和关键的大事。

正在唐凨发愁之际,他看着这些个古代人都在看着他,他忽然心里一喜,也许这个地方就是他新的开始。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对方放心收留他呢。

“老爷爷,你看我孤身一人也没个着落,念我思汉拳拳之心,是否可以暂时收留在下,农活什么的我也都会干,我还有一个宝贝打火机,可以很方便的帮助村民生火做饭。”说着只见他急忙拿出火机,清清一拨,火焰喷发而出,异常鲜艳的火苗,他还上前几步多比划了几次,众人见到俱瞪大了眼睛,还有几个后退了几步,感到吃惊不已,如此小的物事竟然能随时喷火,何方神物。

“爷爷,会喷火的小怪兽耶!”那小姑娘眼光闪亮,惊讶的叫道。

“这,这是什么神明之物?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此等物事。”老者心里也很震惊。

“大家莫要惊慌,这只是个小小的打火机而已,就像木炭燃烧能发出火焰那般,它这是燃烧着气体才能发出火焰,不过这确实是天外之物!”唐凨心想必须提高它的身价,提高它的神秘和价值,也就是提高自己的身份,而这个打火机也确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天外之物,那不是上天用的神物。”

“是啊,是啊,一定是了。”众人惊呼。

而就在此时,一人走到老者身旁,“村长,此人还是来历不名,竟然连如此之物都有,怕并非普通人,留在咱们村,怕是不妥。”

不待那人继续说下去,唐凨急忙抢道:“村长,我一个正经本分的大汉良民,况且我孤身一人,怎么会有什么图谋呢,要真说有什么企图,那就是希望可以加入本村。”原来老者便是村长,唐凨岂能因那人一句来历不明而无法让村长收留呢,那自己又将何去何从,急忙解释着。

“再有,我有办法能增加大家三成的收成!”见对方还在犹豫不定,只好加大砝码。

三成!村民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老者继续观察了下唐凨,沉思片刻,缕了缕长长的胡须,笑着问到“那你叫什么名字,年方

《三国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