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权宠狂妃》权宠狂妃吃你吃上瘾 总攻 权宠狂妃在线阅读

权宠狂妃

婚恋连载中

新书《权宠狂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以沫,主角盛清芸,盛府,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郑侯府的赏花宴后来如何了,盛清芸不知道,盛府其他人也不知道。 因为盛清芸的适时“晕倒”,彻底终结了苏氏的辩驳。 于是,苏氏黑着脸

|更新:2020-07-27 18:03: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权宠狂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以沫,主角盛清芸,盛府,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郑侯府的赏花宴后来如何了,盛清芸不知道,盛府其他人也不知道。 因为盛清芸的适时“晕倒”,彻底终结了苏氏的辩驳。 于是,苏氏黑着脸

《权宠狂妃》免费试读

郑侯府的赏花宴后来如何了,盛清芸不知道,盛府其他人也不知道。

因为盛清芸的适时“晕倒”,彻底终结了苏氏的辩驳。

于是,苏氏黑着脸,招呼下人带上两个晕倒的女儿,一个满身酒味的儿子,一个贱婢,匆匆回了盛府。

另一边,隐隐被嘲笑的盛鼎昌也没能抗多久,借着小厮来报女儿晕厥的消息,也带着盛晔麻溜离开。

这一天下午,盛府热闹非凡。

蕙香园丫鬟来往脚步匆匆,个个噤若寒蝉。

大夫正在给盛清蕙诊看,盛清蕙全身滚烫,大夫一脸凝重。

隔壁房间里,盛鼎昌端坐在首位,地上碎了两个茶杯,苏氏哭哭哀哀瘫坐在旁边。

“呜呜,老爷怨怪我,我理解。可蕙儿还晕着,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还不清楚,您又何必动如此大的火气?一切待蕙儿醒了再……”

“咚!”

一个点心盘子滚落下来,惊的苏氏当即闭上嘴。

“再说,再说什么?说太子恼了我,一众同僚嘲讽我?作吧,惯吧,最好连皇上也惹恼了,一家人全都被砍了头才好!”

若只是盛清蕙不知羞耻偷摸跑去湖心亭,害自己跌进湖里、太子湿了鞋袜也就罢了。可听听方才一路从侯府出来,他都听到了什么?

盛老夫人身边的丫头和人私通苟且被抓个正着、盛府二小姐偷溜湖心亭毁了清白、盛大公子酒后吐真言揭露亲母偏心狠毒恶行、盛大小姐受虐体虚当众晕倒……

这都什么东西!

苏氏也好,三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畜生也罢,出点事就出了,可偏偏连他老娘都扯进其中!

他盛府还有何脸面可言!

盛鼎昌是真的气到了,恨不得将苏氏跺成八块!

就在这时,张妈妈惊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老爷、夫人不好了,老夫人晕过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盛鼎昌眼一黑,爬起来就往福安阁跑。

顿时,本就热闹的盛府,更加鸡飞狗跳。

除了盛清芸的云汐阁。

被当众打脸的苏氏也懒得装了,或许是还没顾上装。

总之,回了盛府,盛清芸被送回自己的院子后,身边就只剩了小荷一人。

没有大夫,没有问候,什么都没有。

连翠雪都因为盛老太太情况不好,被苏氏暂时打发去了福安阁。

当然,也可能是苏氏想惩罚盛清芸,故意不给她留侍候的人。

至于盛彦,因为头疼,回来路上便再一次睡过去。

盛清芸很满意现在的状态。

房门刚一关上,都不待小荷凑上来,盛清芸就睁开了眼睛。

“小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都不知道,奴婢快担心死了!”小荷冲上来。

“担心什么,又不是真晕!”盛清芸看她一眼,翻身下床。

在小荷要再次开口时,从袖袋摸出了两张纸。

一张银票,一张身契。

她没藏着,小荷看个正着,嘴张的能吞下鸡蛋。

“小姐,哪来的……银票?”小荷吞了口口水。

可能因为她吃了毒药,小姐做事根本没有避着她。

所以她知道小姐有多少家底——一千五百两,全在床底匣子里藏着。

“哭一场,跪一场,晕一场,还不准我顺点辛苦银子?”

盛清芸挑着眉头,把银票扔给小荷,“拿去放好别丢了,就这几日我要用。”

“全部,所有!”她又强调一句。

小荷刚想问用这么多银子做什么,是不是和惠民斋有关,就听盛清芸又开了口。

“侯府的事你哥哥出力不少,你寻时间问问他,愿不愿替我办事。至于你……”

盛清芸眯了眯眼,小荷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行了,去吧。估摸着很快要来人了,你先去休息一会儿。”

她干脆把莲花的身契也递给小荷,起身洗了手,躺去榻上,唇角微扬。

轻手轻脚藏银票和身契的小荷就感觉,今日小姐心情很好。

果然没多久,小荷感觉自己才刚眯上眼睛,云汐院外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管家老郑、苏氏身边的张妈妈,气势汹汹冲来,一把推开了云汐院的院门。

“大小姐呢,在哪儿?”张妈妈扬着肥厚的下巴,一脸亢奋,只勉强留了丁点叫恭敬的东西。

院里粗使丫头被这阵仗吓到,一时间没人说话。

郑管家皱了下眉,正欲命人进屋查看,晕过去的盛清芸就走了出来。

“可是二小姐醒了?那便走吧!”

她叫的是“二小姐”,不是阿蕙。

张妈妈听着感觉哪里不对,可一想到盛鼎昌青黑暴怒的脸,她就等不及看盛清芸跪地受罚。

“二小姐是醒了没错,可老夫人晕倒了,大小姐你身为长孙女,却毫不知情,实在是……”张妈妈冷哼一声,鄙视味颇重。

盛清芸一愣,没想到盛老太太会晕。

这在她的料想外,她暂时还得借盛老太太的力才能掌控盛府,所以……

美眸微眯了下,盛清芸看了眼一旁闻声起来的小荷,也不走了,转身回房间。

“哎,大小姐你……”张妈妈不乐意了,将主仆身份忘在脑后,叫嚷着就跟了进去。

郑管家带着其他人,脸色不耐等在外面。

房间里,盛清芸刚直起身。

手里拿着不久前小荷收进去的身契。

“小姐,奴婢是奉老爷之命带你过去问话的。老爷和夫人还在堂上等着,你……”

盛清芸上前两步,手腕一抖,将展开的薄纸伸去张妈妈脸前。

“识字吗?”她问,一脸讥诮。

张妈妈张着嘴,像被捏住脖颈的鸡,很是滑稽。

字她认识很少,伸个巴掌出来比划几下也就数清了。

但很不巧的是,这纸上就有四个她认识。

“身契”、“莲花”!

前两个字合在一起她不知道见过多少回,后两个合在一起是她侄孙女的名字。

“轰”,张妈妈只觉气血上流,肥厚的唇控制不住抖了起来。

“看样子是认识了?”盛清芸笑,不同于张妈妈记忆中任何时候的笑。

或者说她根本不像在笑,更像锁魂的厉鬼露出利齿。

莫名一个激灵,张妈妈飞快伸出手,却被盛清芸轻巧躲开。

“你、你……”张妈妈惊的说不出话。

《权宠狂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