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许你一生》许你一生安易 烈酒清汤 字母文 许你一生完整版未删节

许你一生

游戏异界已完结

经典小说《许你一生》由小米所编写的游戏异界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逸,曾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傅逸实在不愿看到许诺受这般委屈,更不想她被世俗人的异样眼神指指点点,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许诺按在自己怀里,迎着那些微光人鄙夷的眼神

|更新:2020-08-01 18:04: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许你一生》由小米所编写的游戏异界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逸,曾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傅逸实在不愿看到许诺受这般委屈,更不想她被世俗人的异样眼神指指点点,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许诺按在自己怀里,迎着那些微光人鄙夷的眼神

《许你一生》免费试读

傅逸实在不愿看到许诺受这般委屈,更不想她被世俗人的异样眼神指指点点,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许诺按在自己怀里,迎着那些微光人鄙夷的眼神和嘲讽的言语,把人带离了医院。

停车场傅逸的车里,许诺依旧流着眼泪,无助的样子让傅逸心疼。

“我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子,你可以先住过去,缺少什么我稍后在去买。”

傅逸说完之后并没有着急发动车子,而是将干净的纸巾放到许诺的手里,然后耐心的等着她的回答。

尊重许诺的选择,照顾许诺的感受,从相识之初到现在没有人会比傅逸做的更好。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送我回家。”

许诺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认真的说道。

“你受委屈的时候曾然就亲眼看着,却连一句话都不肯帮你说……”傅逸听许诺要回曾家,情绪没有控制好,激动之中又带着一丝愤恨:“他们母子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做一家人,那样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你竟然还想要回去?”

许诺也没有想到傅逸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而情绪上如此反常,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只是握着纸巾呆呆的看着他。

看着许诺那红肿的眼睛,傅逸在心疼的同时终于恢复了冷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言语有失,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之后,在开口已经如平时一般心平气和。

“抱歉,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了,”傅逸双手握着方向盘,小心的留意着许诺的表情,缓缓的道:“我只是……不想你在回去受委屈。”

傅逸这个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都能想到的事情,和她每天生活在一起的曾然却一点都顾念不到,这让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心绪的许诺的心里又禁不住一阵酸楚,但还是强忍着,没有让眼泪再次掉下来。

“谢谢你,傅逸。”许诺终于有勇气抬起头直视面前这张只在记忆中才出现过的脸。

相比学生时代洋溢着青春和阳光的翩翩少年,如今的傅逸,白衬衫黑色休闲西裤,眉目间更多了一丝儒雅和稳重。尤其那一双眼睛,深邃如夜空。

许诺将视线从傅逸的脸上移开,语气平静:“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但那里是我的家,曾然是我的丈夫,何况小暖还在那里,我必须要回去。”

如今的许诺已为他人的妻子更为人母,再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现在的她有了放不下的牵挂。

“而且,”许诺犹豫再三,还是开口:“曾家对我有养育之恩,然哥还有婆婆以前对我也是很好的,如今这样也是事出有因。”

那个许诺没有说出口的原因,便是她嫁给曾然之后一直没能给曾家生下一个传宗接代的儿子,没能延续曾家的烟火。

傅逸点了点头,不再勉强,只是在车子驶出停车场之后还是问了一句:“肚子里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且不说曾然如何,光是曾繁那个样子,傅逸觉得她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少不得还是要替许诺担心。

副驾驶位置上,许诺目光柔和,手掌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我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这一次不管如何我都要把她生下来。”

许诺语气坚定,习惯了逆来顺受的目光中多了一些不容置疑的坚定。傅逸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按照许诺的决定把她送回了曾家。

傅逸担心许诺,可同时他也能理解许诺为他人的妻子为人母的无奈,所以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在身边守护。

曾家门口,傅逸停好车转头看着许诺。

“我还是用之前的手机号码,只要有需要随时打给我。”

大学到现在,即便在国外傅逸都坚持不换手机号码,为的就是许诺。他想要在心里给自己留一线曙光,或许哪一天许诺会联系他。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谢谢!”

许诺说完推门下车,而傅逸也在许诺的背影从视线里消失之后开车离去。并非所有的感情都是占有,就好像傅逸对许诺。

许诺并不知道,这一次的意外相遇对傅逸而言是多么的幸运,而傅逸却清楚,如果不是医院里意外撞见,他或许仍然没有勇气出现在许诺的面前。

即便现在,仍旧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朋友的身份,但可以默默守护便已经足够。

家门口推门而入的许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才刚踏入家门,就有一只花瓶迎面飞来,不偏不斜刚好砸在她的头上。霎时间,天旋地转,无数颗星星在眼前转圈,等她好不容易从眩晕中缓和过来,只觉得有液体顺着眼眶滑落,用手一碰竟然鲜红一片。

她的额头被曾繁丢过来的花瓶砸出一条两厘米长的口子,此刻正在流血。曾然坐在客厅里,抬眼看了一下仍旧转头看电视节目,对许诺的状况熟视无睹。

这个家里,曾繁有着主宰一切的权利。

“孩子打掉了?”

曾繁双手叉腰站在距离许诺两步远的地方,对自己刚刚扔花瓶的行为不做半句解释,态度冷漠。

《许你一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