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主母绿是什么 女体化 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免费下载

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是三三不是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月笙,端木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样一直追着,大致有半个小时左右,白月笙依旧还跟

|更新:2021-01-05 20:0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是三三不是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月笙,端木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样一直追着,大致有半个小时左右,白月笙依旧还跟

《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免费试读

这样一直追着,大致有半个小时左右,白月笙依旧还跟在端木尘大致三米远处,她表示:两条腿的你想跑过四条腿的,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也邪了门了,今天回去的路似乎特别远。正当她郁闷的时候,只见到前方,白狼已经站住,并且朝着她缓缓走了过来,漂亮的黑瞳中,好像有一丝捉弄的意味,然后就见他蹲下了身子。

端木尘,你真是一好人。心里默默的给他发了好人卡,白月笙二话不说跳了上去,然后朝着刚刚他们来的方向原路返回,嘴里还不忘了冷嘲一句:“蠢女人,你已经路过家门三次了。”

三次,路过家门三次……随着端木尘嘴里这一句话说出来,白月笙二话不说趴在他的背上,对着他的耳朵就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道:“端木尘,你个没种的男人!”

说完,还是再次没脸的把手袭上了他的耳朵,所以说当一个对动物完全没有抵抗力的人,你遇到一Jian诈狡猾的动物,绝对毫无抵抗力。

或者是说,抵抗也没用。

大获全胜,端木尘很满意的托着白月笙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和陌生男人搭话,接别人的东西。

所以,端木尘,原来你的怒火是因为这个吗?

两个人回到院子,因为没有人敢来伺候的关系,故而这里异常冷清,甚至于连活物都在退避三舍似的。

将白月笙放下来,端木尘刚想说让她给自己洗澡,结果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

自从他成了狼之后,视力好的没话说。就算是端木芩那个毒男他瞎了,自己都不会有问题才对,该死的,难不成咬他的衣服也有问题?

暗暗郁闷,端木尘看了眼刚刚从他的背上下来正在拍身上狼毛的白月笙,声音稍稍低沉道:“女人,把你的血给我。”

你怎么不把命给我?白了一眼端木尘,白月笙很淡定的无视了他这话,同样的心中也在好奇,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吸血鬼?

“动作快点!”见白月笙没动作,端木尘也不想和她解释,因为他怀疑这个现在身上有一千两欠债的女人,会把自己卖了。

有句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故此,在白月笙经受了多重打击之后,终于对着那个据说是她丈夫的白狼吼了出来:“快你妹啊快,老娘的血凭什么要给你?你这大口一张,我两斤血就没了!”

说完,白月笙便要进屋,准备无视这一神经病。别人要血他也要血,于是这是一小孩子嘛?他是在争宠吗?

显然的,两个人额不对,是一人一狼的思想完全不在一条轨迹上,故此,端木尘也就很淡定的无视了她的不愿意,一口叼住了她的衣服,然后大力的将人拽倒,然后就在白月笙莫名其妙的神色下,扑了上去。

“喂,你给我轻点,当自己是小狗吗?”完全以为端木尘是想要学习小狗撒娇,被扑倒的白月笙看着自己胸前的两只白色耳朵,然后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前似乎有什么湿乎乎的东西。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白月笙立马就火了。她看到了什么?白狼趴在她的胸前,鼻子中不断的往外滴血。

他流鼻血了,于是一只狼对着她流鼻血了……完全被这一事实给打击到,白月笙几乎是用尽了这具身体所有的力气,将端木尘踹倒在了地上。

人家说暴怒中的女人堪比猛兽,这话诚然不假,正如此时,她不就是把野兽给踹翻了吗?

而这边,端木尘的毛发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起来低着头,甩了甩耳朵,声音依旧那般低沉而美好,用着极为无辜的语气道:“抱歉,不小心扑错了位置。”

扑错了地方!所以你其实是想来咬死我吗?

本来,还没有气急的白月笙,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完全不想淡定了,头上那用腰带改了的发带因为这一大动作,以至于松松垮垮的,让头发散开来。圆润的眸子愤愤的瞪着他,白月笙表示:她要离婚,这种日子完全没得过。高危险,无工资,无生命保障,最重要的是她还欠了一身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神秘外债。

默默捂脸,随着心情不断越发的悲催,白月笙抬起头,看着已经爬起来还在低头不敢看自己的端木尘,咬了咬牙道:“端木尘,我要和你离婚!”

一句话,端木尘懵了。

一阵风,场面瞬间冷了。

白狼漆黑的眸子中,一片迷茫,耳朵不耐烦的抖了又抖,不知在想什么。而对面,红衣女子长发垂落于腰间,圆润的双目紧紧盯着那头狼,好似等着什么决定一样。

白月笙说出这句离婚,可谓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又加上千般思考,最终才做出了决定,其实今天的那个抽风男人他说的事情很让她心动,虽然说贵了一点,但是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总会赚到。

至于一千两什么的,搞定端木尘作为分手费应该没压力吧?于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她借着现在的尴尬场面,很淡定的提出了要求。

结果,在两人对持已久之后,只听到对面狼口缓缓张开,喑哑的声音响起,端木尘对着白月笙很是迷茫的问道:“离婚是什么东西?”

于是,她该说什么?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一阵风吹过,白月笙只觉得她整个人都碎了。离婚是什么东西,那是吃的吗?你这无辜的表情该不会是不想离婚,额不对,貌似这个年代应该没有离婚这种叫法,应该是说。

想了想,白月笙脑子中灵光一闪,对着端木尘脱口而出:“就是休夫,我要休了你。”这话说的很有底气,说完还不忘了看一下端木尘,只见到他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同意了?”狐疑的看着他,白月笙难以置信这狼会如此简单的就同意。果然的,下一秒就听到端木尘缓缓道:“休夫?我没意见,去**吧。”说完,端木尘很淡定的迈开前爪,准备回房间。

完全不打算理会说胡话的白月笙,心中暗骂:这个蠢女人!

《主母无敌:相公是只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