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狂帝的金牌宠后》狂帝 耽美 狂帝的金牌宠后全文无弹窗阅读

狂帝的金牌宠后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一笔年华新书《狂帝的金牌宠后》由一笔年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蘅芜,慕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男人会一心两用,在禁锢

|更新:2021-01-20 10:02: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笔年华新书《狂帝的金牌宠后》由一笔年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蘅芜,慕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男人会一心两用,在禁锢

《狂帝的金牌宠后》免费试读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男人会一心两用,在禁锢住她的同时,还灵巧的将她隐在水中的银针给拿了出来。

“阿芜,你只用一根沾了**的银针是挡不住我的。呵,我可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人。”慕非止的手灵活一转,那一阵就朝外面飞了出去,透过窗户,只听得一声隐隐的闷响。

“外面有人?”沈蘅芜突然安静了下来,可是她明明什么也听不见啊,如果外面有人,那岂不是将她的身子也给看了去?

“我的女人怎么会让别人看了去。”慕非止松开了沈蘅芜,将两只手臂搭在浴桶边缘上,他背对着门外的方向,视线紧紧的盯住沈蘅芜,声音好像带着一丝安抚的味道:“黑鹰虽然不在,但是我的护卫也绝对不会出这么大的纰漏,想来,该是我那好奇的姐姐派人来查看我们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我为什么要担心那些无所谓的,说什么外面有贼,这里面不就有一个大贼吗?慕非止,你行动之前可不可以给我打个招呼?”沈蘅芜拿起衣服,一手挡在自己的身前,一手在水中扯着那布料,不让自己被人看了去。

“那好,我要吻你了。”慕非止嘴角一扯,伸手又将沈蘅芜给抱了过来,扣住她的后脑勺就吻了上去。他的吻有些糟糕,不仅没有什么浪漫可言,反而像啃人一样,果然,粗鲁的人,连吻都是粗鲁的。

“哗啦”一声,慕非止从浴桶中飞了出来,用内力抓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的披到自己身上,然后就朝窗户外面飞了去。

沈蘅芜看着他飞出去的身影,不由得骂了一声:“有病。”

慕非止一路上有些仓皇的飞回太极殿,换衣服的时候,他将右手扣到胸口处,掌心传来他急速不寻常的心跳,脑海中不禁又想到刚才那一幕,如果不是及时离开,他很怕自己把持不住,第一次发生在那种地方,真是不太美好。

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沈蘅芜回来的时候慕非止正披着一件龙袍坐在灯下批阅奏章。听见沈蘅芜的动静,他立刻放下朱笔,自顾自的朝床边走去,然后自顾自的**服。

见沈蘅芜站在自己身后不动,他忽的转过身,朝她说道:“阿芜,过来睡觉。”

“我可以回梧桐殿吗?”沈蘅芜有些打怵,抱着这男人睡觉的确很舒服,可是……可是乍然间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这真是让人不习惯。

“不可以。”慕非止说的很是果断:“即使你搬回去,再过几天,大婚后你还是得搬回来,既然早晚都要般,为什么不舒服一天是一天?”

“你舒服不代表别人舒服。”沈蘅芜拽着衣服小声咕哝道。

“唔,抱着我睡你不舒服?”慕非止转过身表情很是无辜的问道,他的表情看在沈蘅芜的眼里好似在说:我身材这么匀称你竟然觉得不满意?

“……”沈蘅芜没有说话。

“来吧,今天晚上我们找个让你舒服的睡姿。”说话间,慕非止扯过沈蘅芜又在一瞬间将她抱到了床上。

看着头顶摇晃的床幔,沈蘅芜想,她和这个男人着实没有办法沟通了。

慕少卿在三天后准时来和慕非止报告军机营中毒的事件。下朝后他跟随慕非止来到了御书房,刚要开口汇报,福海那尖细的声音就在御书房外响了起来:“王上,王后娘娘催老奴来问一声,今天的早膳您还用不用了。”

福海在外面恭敬的弯腰站着,说这话的时候口气都颤颤的,因为那位王后娘娘可不止说了这一句话。

“福海,她还说了什么?”慕非止朝慕少卿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然后将福海招了进来。

福海一见清平候也在,顿时觉得那话更说不出口来了。

“孤王让你说你就说。”慕非止看福海这样的反应,料得那女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王后娘娘说,您要吃就赶紧回去,要是不吃,以后就……就都别吃了。”福海照着那位主子的话说完,这才偷偷的抬起眼皮,看着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男人。

慕少卿已经被那话给惊住了,除了彪悍的长公主,他想象不到那沈蘅芜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同这堂堂的淮南王说话。

“这女人,耐性真差,少卿,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会儿。用完早膳我们再接着说。”慕非止起身,挥退身后的宫人,只带着福海朝无极殿赶去。

到了无极殿的时候,沈蘅芜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花容被她打发在外面张望着,一瞧见慕非止带着福海走了过来,立刻朝内殿跑去:“主子,王上回来了。”

“你们都下去吧!”慕非止朝殿中的一众宫人们说道。

“你可真是一点耐心也没有。”打发掉那些宫女太监,慕非止在沈蘅芜身边坐了下来,亲自为她盛了一碗汤。

“这么多年,打破我饮食规律的你还是第一个。”沈蘅芜接过碗,开始慢条细理的吃了起来。

“那我还真是荣幸。”慕非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沈蘅芜白了一眼后,这才安静下来。

宁静的早晨,两人靠在一起,没有多余人的打扰,两人的筷子偶尔还会碰到一起,慕非止在心中感叹,他真是爱死了这感觉。

从沈蘅芜那里偷了一个早安吻,走出太极殿的时候,慕非止又开启了冷漠君王的模式,到了御书房以后,这才让等待许久的慕少卿接着说。

“我已经派人仔细的勘察过了,军机营中中毒的人大概有八百多人,而在他们统一发放的夜行衣上的确发现了杜仲所说的慢性毒药,不过,那些人体内的毒并没有清,是不是要让杜仲去解一下。”慕少卿将情况报告给慕非止。

慕非止的手一直在桌子上敲着,良久,他才道:“这件事情有些诡异,先让我好好想想,再走下一步。少卿,你先回去,盯着军机营里的情况,一旦有变,立即告诉我。”

“好,那臣告退了。”慕少卿退了出去。

慕少卿刚走不久,黑鹰就从里面的房梁上飞了下来。

《狂帝的金牌宠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