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妆罢山河》小说妆罢山河 精彩阅读 妆罢山河GV

妆罢山河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妆罢山河》是墨十八001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瑾,李进,书中主要讲述了: 低沉悲壮号角声呜呜吹响,漠北的第一次反击战打响了

|更新:2021-01-28 10:02: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妆罢山河》是墨十八001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瑾,李进,书中主要讲述了: 低沉悲壮号角声呜呜吹响,漠北的第一次反击战打响了

《妆罢山河》免费试读

低沉悲壮号角声呜呜吹响,漠北的第一次反击战打响了,漠北第一重城肃北黑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众人都觉得眼前一亮,城门口立了一匹白色的骏马,马上少年约莫十八九岁,面如冠玉,一双眼睛半眯着,闪着清冷的寒光,一身紫金华服,身披雪白长裘,在苍茫的雪光之中,越发显得雍容华贵,器宇不凡。

少年双腿一夹,白色骏马嘶叫一声冲出城门,他的身后,千余黑甲士兵随即呼啸而至,冲杀进混战的人群。听到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混战在流民的北狄军士人人心神俱散。那些黑甲士兵才是真正的战士,是漠北声名远扬的萧家军,他们比起那些手执木棍扁担的流民的战斗力不知道要强大几多,战马所到之处,北狄士兵纷纷后退,来不及的要么被一刀砍了,要么被一枪取了命去。

方墨一把抽出长枪,对面的身披狼皮的北狄士兵失去支撑,猛然倒地,她正欲转身,耳边疾风突至,一匹白马从肩上呼啸而过,她身形往右一闪,背后偷袭那人扑倒在地上,背心早被一枪贯穿,鲜血如泉水汹涌。白马上的少年转过身,银色眸子灼灼闪光,银灰色盔甲里面的俊脸在雪光的映照之下,竟是美如神诋。

方墨眯着眼睛看着,眼随着少年的手看向他手中的长枪,闪着荧荧寒光的枪头依旧冒着热气,鲜血正一滴滴溅落在雪地之上,想来从背后偷袭她的北狄士兵正是命丧于这长枪之下。白马一声长嘶,那银色身影瞬间就淹没在灰黑的人流之中。

李进正杀的兴起,突然一个小人滚在他身边,他转头一看,从那张血糊糊的小脸上依稀辨别出来几分清丽来。“李叔,咱们赶紧进城。”方墨说道。

李进回头一看,城门大开之后,流民纷纷涌进,外面滞留的流民已不多矣。他一收刀,说:“走吧。”又对苏瑾娘低声说一声,“嫂子,得罪了。”背了苏瑾娘,领着众人进了城去。

流民慌乱涌进城去,虽然知道黑漆沉重的肃北城门已经将凶残的北狄人挡在了身后,但是心中的恐惧太过沉重,即使入了城,仍然是一窝蜂似的往城里的最深处逃窜。李进也跟着人流一阵疯跑,突然听见一人声在耳边沉声说道:“李叔,停下吧。”他猛地收了脚步,血依旧凶猛地冲击着耳膜发出猛烈的砰砰声响,他大口喘气,面前房屋比邻,整齐而又干净,人声车马声渐渐入耳,喧闹而又温实。

他突地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已经来到肃北城中了,面前的福运来酒楼的招牌在北风之中发出轻微的晃荡声响,年过久远,那招牌上的福字只剩了半边,他识得这招牌,这家的酱牛肉最是下酒,是他每次来肃北必到的地方。

这里是肃北城了,他还活着。

方墨又低声说道:“李叔,放下我娘吧。”

李进又想自个背上还背了一人,连忙拐到酒楼边上的巷子里,将苏瑾娘放下来,颠簸久矣,妇人脸色灰白,嘴唇青紫,只一双手劲却依旧极大,一只挽了他的颈脖,另一只紧紧抓住女儿。待发觉脚落了地,苏瑾娘看了看一边的大小两个孩子,俱都在,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才放了手。

那只狼牙箭正插于苏瑾娘的大腿之上,血将棉裤浸透了,天冷,苏瑾娘整条腿寒冷而又潮湿。李进说道:“这箭拔不得,上头有倒刺,冒然拔出,必会扯出一大块肉,这天寒地冻的,只怕是难得好了。咱们行李都丢了,还是仔细找个郎中了,方才稳妥一些。”

方墨点了点头,从袖子中抽出只金簪子,递给李进说道:“李叔,你对这肃北城比我知道的多,烦劳你找家当铺,拿这簪子换些银子,咱们也好找个郎中。”

李进接过簪子,正是前不久他还回去那只,簪子锋利的尖头已是弯卷,上面的血凝结成了干涸的黑红,他将上面的黑红色用雪抹了抹,在自个衣衫的下摆蹭了蹭,说:“那我去去就来。”

李进走后,方墨看了看苏瑾娘的腿,棉裤湿透了,触手冰冷冰冷的。大雪已经停下来了,天还是很冷,她将苏瑾娘身上的棉裤撕开,在大腿上处拿布条扎住了,将那箭支扳断了,把自己的斗篷扯下一截,严严实实包在她腿上,苏瑾娘低声说道:“乖女,你莫折腾了,娘不打紧的。”

方墨柔声说道:“娘,你渴不渴?我去讨碗热水给你喝。”苏瑾娘连忙摆头,她们这般模样,人家城里人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会赏水喝?“莫去,你李叔马上就到了。”又摸了摸方墨的脸,将聂云旭拉到自己身边,两个孩子一左一右都在,她心中踏实,只觉得累极了,便又合上眼睛。

方墨见苏瑾娘呼吸细浅,面色苍白,对聂云旭附耳低声说道:“云旭,你看着大娘,姐姐去找点水喝。”聂云旭对方墨早就崇拜之极,自然言听计从,“好,我保护大娘,姐,你快去吧。”

方墨绕到福运来酒楼后面,围墙中一扇小门洞开,旁边停了一辆牛车,车上拉着些许蔬菜与干柴,赶车的那人约莫二十来岁,高瘦身材,正与看门的两个青衣伙计说着话。

方墨略一思量,钻到那车轱辘底下,如一只壁虎般紧扣在车板底下,她身量小,牛车外面看不出来,不知不觉被牛车拉进了院里。赶车的伙计跳下车,不远处有脚步迎过来,说:“黑柱,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晚?”

赶车那伙计说道:“于管事不知吗?北门那边全是北狄人,我这是绕道西门进的,西门那边盘查的极严,寻常车马连进都不让进了,若不是报了掌柜的名号,我这车也是进不来的。”

那管事又说:“哦,你可是看清楚了?听说北门的流民与北狄人们打起来了,是不是真的?”赶车的黑柱笑着说:“那我哪敢看?我是听李庄头说的,听说北狄人是打从舟州来的,人多着呢,那黑鹰大旗满山都是,全往北门去了,我就走了西门。不过,我这一路进城,也听了不少,这事应是真的。这伙子流民倒是硬气,竟是与北狄狗们硬干上了,听说还杀了不少的北狄狗呢。”

于管事听的很是兴奋,拉了黑柱说:“黑柱,你这一路上还听了哪些新鲜事?快些说与咱们听。”一边冲屋里喊道,“小四,王吉,赶紧将这些菜搬进去。”他话音刚落,屋里就出来两个青壮,按了于管事吩咐卸货。

于管事拉了黑柱说话,那黑柱说的热闹,搬菜的人也心神不宁,边听边干活,凑空的还问上几句。方墨瞅了空隙,从车底出来,面前的院子是典型的四方院,左右两边屋里都有炊烟冒出,左边尚有人声,方墨往右边摸去。往窗里一看,这边屋里已经没人,只炉子上罐子咕噜咕噜叫着。她从窗子里跳了进去,屋里收拾的干净精细,靠墙的柜中摆着杯具碗碟,中间的桌子上搁着切好的几片酱牛肉,罐子里不知炖的什么,热气冒出来,屋里香气四溅。

她揭了瓦罐盖子闻了闻,一股子薏米伴着鸡肉的香气袭鼻,她寻了敞口的茶壶倒了半罐,正忙着,突然听见外面热闹起来,伸头朝木格子窗外一看,一青衣小厮牵了一匹马进来,那小厮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模样齐整俊秀,虽然也是一身青衣短装,却与院中看护大不一样,衣衫整齐清爽,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边走边大声唤:“老于,于管事。”

于管事一见那小厮,连忙丢下黑柱,迎上去,陪着笑脸说话:“哟,五爷怎地来后头了?前院可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怠慢了?”

那小厮笑着说:“没那事。”又压低了声,“老于,找个人过来,帮忙将这马收拾收拾。”

于管事看了一看那马,说:“咦,这不是帧少爷的赤墨吗?那帧少爷是不是又……”随即一脸恍然大悟,笑着说:“明白,明白,五爷尽管到前面吃酒去,马就交给我了,保准一会五爷走时,这马一定是干干净净的,连一星半点儿泥巴灰都看不到。”

那小厮笑眯眯扔了缰绳,回到了前院。于管事叫道:“丁锤,快将这马整干净了。仔细点,这可是帧少爷的眼珠子。”看**的伙计过来一个,将那马牵到一边忙活起来。于管事赶紧跑到前院里去。

方墨不慌不忙倒了半壶鸡粥,又往罐里加了半罐水,顺了桌子上的切好的酱牛肉,出了门去。洗马的丁锤正躬着身忙活着,那马通身黝黑,毛皮光滑,腿长膘肥,确是匹良马。马鞍上的东西俱都卸了下来,搭在一边的架子上,那箭袋甚是华丽,装了十来支白羽箭,箭袋的旁边还搁了个锦袋,面上绣着花草。走过时,方墨顺势捏了捏那袋子,倒是有些分量,于是顺手摘下来拢自己袖子里去。

章节在线阅读

《妆罢山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