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缚》缚师之月之章 69文 月缚娘受

月缚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月缚》是明圆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月缚》精彩章节节选: 嘿嘿嘿,继续讨要票票~~~不管是PK票,推荐票,收藏俺

|更新:2021-01-30 15:01: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月缚》是明圆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月缚》精彩章节节选: 嘿嘿嘿,继续讨要票票~~~不管是PK票,推荐票,收藏俺

《月缚》免费试读

嘿嘿嘿,继续讨要票票~~~不管是PK票,推荐票,收藏俺都要~~~砸吧砸吧~~全都砸向俺吧~~最后,明圆祝大家新年快乐!为了表示敬意,明圆决定今天加更一章~~~希望大家看得开心~~O(∩_∩)O~

七月从前就非常的喜欢猫,曾在家里养过一只灰色的野猫,它叫起来的声音像是被沙子刮过一般,既沙哑,又非常刺耳,实在称不上逗人喜欢,但是七月却对它很是照顾,费了很久的时间才把它渐渐养熟,虽然不是特别熟稔,却也一直相处得很融洽。

不过七月还是有点想不通,她养了它两年,自问这期间也待它不薄,为什么它到最后还是潇洒地跟隔壁家的大花猫私奔了呢?!

怀里抱着雪白的幼虎,七月的心思却有些怀念那只已经私奔了的猫,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

殉月站在一边显得有些不满,这不满不是来于七月擅自收留小白虎的决定,而是因为原本属于他的位置现在被这个小白虎给后来居上了,心里很是不爽。

白虎在七月的怀里很乖,一点也不吵闹,更没有想象中的凶残,它甚至有些依赖七月身上的味道,时不时地在她身上蹭蹭。从七月摸到它的第一下时,它就感觉到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一点贪婪。

所以,它很单纯地相信,她不会伤害它。

七月开心地给它取了个名字——小猫。

殉月在一边极其鄙夷地斜视她:“这明明是一只虎!”

“虎不也是猫科动物吗?!”七月毫不客气地反驳道,“再说了,这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乐意怎么取就怎么取!”

虽然没听懂她嘴里的猫科动物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不甘示弱地瞪了她一眼,这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两人一虎在洞里磨蹭了半天,饿得肚子咕噜直叫。

七月看到溪水的源头就是来自旁边的这一潭深水,既然这里能有水进来,那是不是这水下就有通往外界的途径呢?

不过,就算有的话她也出不去。因为她根本就是一只旱鸭子,完全不会水性。

殉月像是也想到了这一点,立刻趾高气扬地走到她面前:“想知道怎么出去吗?”

七月一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就猜出他肯定是有了办法,也不管之前的不合,放下姿态,一脸急切地盯着他。这就是她的优点,从来不会为了一点点情绪而为难自己,不就是底一下头嘛。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殉月很满意地看着她脸上的恳切,笑得尾巴都快翘天上去了。小样儿,你现在还不是要乖乖地求本大爷?!

其实殉月的方法很简单,简单到令七月觉得自己有些吃亏。

他就是让七月把怀里的书翻到第三页,那上面有使用避水魔法的方法,然后让她照做就成。七月慢慢照着上面的指示,小心地把左手放在书页上面,将身体里的魔力全部注入手心,同时在嘴里念着一段她自己也不大懂的咒语:“神,七月在此向你祈求力量,结成不破的结界,隔绝所有黑暗与邪恶……”

咒语结束后,他们的身边渐渐生成了一层薄薄的淡蓝色结界,晶莹剔透。

两人一虎这才大摇大摆地踏入水中,不出所料,结界完全地将他们与水隔绝开来,他们在水中走得甚是悠闲,始终未湿衣角。

说实话,七月挺享受这种感觉的。只要念一段咒语,就可以轻易地做到曾经根本不敢尝试的事情,心里那个兴奋呐。

不过她突然想起桫椤的警告,不想惹麻烦的话还是乖乖将魔法书和时之秒钟藏好点。

待他们慢慢悠悠地从水里出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片大海里爬出来的。

站在海边,看着眼前这一大片汪洋大海,湿湿的海风迎面吹来,带着些鱼腥味,海浪时不时地被推到沙滩上,留下一些小小的鱼虾,一些衣裳破烂的妇人和小孩立刻就涌了上去,忙不迭地拾捡地上的还在活蹦乱跳的鱼虾。

看来这里的渔产挺丰富的嘛,仅仅是个海浪,就能送上这么多的鱼虾。不过七月还是有些奇怪,既然海产这么丰富,为什么这些妇孺的穿得还是衣不蔽体。

“又想多管闲事吗?!刚养了只虎,这会儿又想来管人家渔夫的事情了,你是嫌自己惹得麻烦还不够多吗?”殉月在一边很快就看出了七月的心思,满是嘲讽之意。

七月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转身就走:“我没那么无聊。”

对于七月这般的干脆,殉月倒是有些不适应,只是嘟哝了句:“算你还有点脑子……”

天气渐黑,殉月早就哈欠连天,却又不肯钻回书里去休息,坐在远处一块大石头上的强撑着眼皮,小猫就趴在他身边呼呼大睡。他一边望着七月在海边跟那些个小孩子抢滩上的鱼虾,一边还时不时地喊上两句:“多抢点!不然你等下就给本大爷喝西北风去!”

七月当做没听见他的“加油”,更加专注于海滩上被埋在沙子地下的鱼虾,她裙兜里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战利品,可是还远不够两人的晚餐,都饿了这么久,肯定要吃点,更何况现在又多了只虎。

那些同样在捡鱼虾的孩子们看见这么一个外来人也在捡本来就不多的鱼虾,心里自然升起少许不满,各个用眼神暗示,准备上前把她裙兜里的鱼都抢过来,再把她赶出这里。

其中一个个头稍大的男孩子走在最前头,只穿了一条灰色的粗布裤衩,赤Luo着上身,虽然长得比较高,可是身板却还是不甚强壮,皮肤因为常年的阳光照射而显得黝黑,上面还挂着些细密的汗珠,远看竟然还闪着些细碎的光泽。

他瞪大个眼睛,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粗声粗气地对七月嚷嚷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居然敢在我兄弟的地盘上抢东西,识相的快点给老子滚出这里!”

其实他再怎么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都掩盖不了他脸上还稚气未脱的轮廓,何况是站在十九岁的七月面前,这么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就更加显得有些孩子气。

七月没有被吓到,反而忍不住笑了。她不顾对方的诧异,带着异常甜美的笑容解释道:“我只不过是要捡一点点的鱼虾当做晚餐,根本要不了多少,而且明天一大早我们就会离开,”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更何况,我只是个女孩子,难道你这么多的人打算欺负我一个弱质女流吗?”

最后一句话倒是让他们有些犹豫了,毕竟这么多的人合起来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确实不大好看。

带头的男孩子思考了一下,问道:“你只有一个人吗?”

“还有我的弟弟,”七月伸手指了指远处的殉月,心里暗笑,这下可捡到个“便宜姐姐”过过瘾。

男孩子顺着她的指向,看到正坐在大石头上有气无力的殉月,心下立刻软下来,气势顿时就变得有些温和,他回过头来抱歉地看着眼前经过长久的赶路,早已衣裳不整的七月,说道:“既然这样,你们就留下来吧,不过海边到了晚上会很冷,很容易感冒的,你们最好还是找个能避风的地方过夜。”

七月对他急速转变的态度有些摸不着头脑,为难地说道:“我们只是路过的,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避风。”

“这样啊,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可以到我家里凑合着过一夜,虽然很简陋,最起码可以挡挡风。”

看到对方这么热心的样子,七月也懒得再推辞,反正可以找个地方过夜,总比呆在海边吹风要强得多,随即很感激地点点头。

经过后来的几番介绍,七月得知那个少年名叫维德,就住在离海边不远处的小渔村里,是渔村村长的儿子。

而他们现在所看到的海就是天之界最大的一个海——雷科巴尔。

维德笑着向大家宣布了她和殉月是渔村的客人时,大家显得都很开心,一起欢呼着叫喊七月的名字。像他们这么偏僻的小村子,几乎很难见得到外来的客人,自然显得都有些兴奋。

在得知七月是客人的身份后,大家自然不再排斥她,一个个还争着帮她拾捡鱼虾,最后差点没把她的裙兜给撑破了。

殉月还是一张臭臭的脸,虽然对找到可以过夜的地方感到很高兴,可是在知道七月把他介绍成她弟弟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气愤了。他长得这么帅,而那个笨女人长得那么丑,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为什么那群傻瓜还非常认真的相信那个笨女人的话?!

殉月忍住想要抓狂的心情,一口就把维德送来的烤鱼吞了个大半,把气全撒在了眼前一桌异常简单的食物。

七月在一旁看得好笑,却也不说话,任由着他撒气,随手抓了一把小鱼干送到小猫的嘴里。

维德没有说谎,他的家确实很简陋,简陋到除了一张四方桌子,一盏陈旧的煤油灯,屋外还有个小小的炉灶外,什么都没有,几个人吃饭都还是坐在随便铺在地上的草堆上。这里的情况,基本上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家徒四壁!

不过,那四道墙挡风确实够了。

“你慢点儿吃,这些都是小鱼,鱼刺没有剃掉,万一卡到喉咙就不好了,”维德的母亲看到狼吞虎咽的殉月,一边劝道,一边忙着帮他把剩下的鱼都细细挑出鱼刺,尽管光线不大好,她老人家却挑得非常认真。

七月在一旁看得竟觉得有些温馨,眼前真的很像一幅祥和的母子图呢。

维德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虽然嘴角一直都

《月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