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血色玫瑰》血色玫瑰网名 娘受 血色玫瑰免费试读

血色玫瑰

现言已完结

乐悠悠新书《血色玫瑰》由乐悠悠所编写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角谢文丽,蒋雨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海看着娇娇带着儿子离开,本来是想要追过去的,但是他看了看那个血液样本,狠狠心,硬是就那么让那个娇娇带着闹闹离开了。娇娇带着儿子闹

南京希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8-25 06:07: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乐悠悠新书《血色玫瑰》由乐悠悠所编写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角谢文丽,蒋雨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海看着娇娇带着儿子离开,本来是想要追过去的,但是他看了看那个血液样本,狠狠心,硬是就那么让那个娇娇带着闹闹离开了。娇娇带着儿子闹

《血色玫瑰》免费试读

大海看着娇娇带着儿子离开,本来是想要追过去的,但是他看了看那个血液样本,狠狠心,硬是就那么让那个娇娇带着闹闹离开了。

娇娇带着儿子闹闹回了娘家,,诶有给大海留下任何的讯息。

大海跌跌撞撞的回到家,看着空空的房子,心里也空空的。他在等亲子鉴定的结果。

蒋父离开家去看谢文丽,蒋母紧随其后出了门。

来到谢文丽的家,蒋父按了门铃,没一会儿谢文丽就过来帮蒋父开了门,门开开的一瞬间,蒋母躲在角落里一眼就看清了谢文丽的样子。

这个死老头子,居然背着我来找这个女人,真是可恶啊。蒋母心里气愤极了。

蒋父很快就进了谢文丽的家里,蒋母在外面咬牙切齿的在那里嘀咕着。

蒋父进去了很久都没有出来,蒋母边想便觉得不对劲,虽说都到了不惑的年龄,看哪个女人也是跟他们一般的大,可是这天下的奇事不是一般的多,为了保险起见,蒋母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个女人。

蒋母想了想,想到了一个主意,她看了眼谢文丽的家,然后气呼呼的走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蒋母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张照片。

这个时候,蒋父也走了出来,谢文丽在门口相送。

还真的郎情妾意啊,依依不舍的呢,看的真让人恶心!蒋母见蒋父离开了,自己等了一会儿这才走到了谢文丽的家门口,按了按门铃。

你是?谢文丽打开门就爱你门口站着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于是礼貌的问候道。

蒋母故作高兴的拉着谢文丽的手,说:哎呀,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啊,我这次专门上门来可是有一件好事儿啊。

什么好事儿?谢文丽问道。

蒋母说:你就让那个我在门口站着啊?

哦,不好意思啊,忘记了,你请进吧。

蒋母进去之后,看了看这个房子的布局,三室两厅,格局还不错嘛。

谢文丽见蒋母在哪里观察者自己的房子,于是就去倒了一杯茶,端了过来说:喝茶,请坐下吧。

哦,好的,谢谢!蒋母坐下来将茶端在手里喝了一口。

谢文丽说:你说有事儿,请问一下是什么事儿啊?

蒋母说:您是不是一个儿子结婚啊啊?

谢文丽点点头说:是啊,小儿子还在读大学呢。

还在读书啊,那一定很优秀吧?蒋母问道。

谢文丽说:多谢您夸奖了,还不错吧。

我这里啊,有一件事儿要跟您商量一下啊。

什么事儿,您说。

蒋母说:是这样的,我这里是受人之托来找您的啊,是这样的,有一个姑娘啊,叫小米,看上你家的孩子啦,但是人姑娘很害羞,不敢跟他表白啊,所以就拜托我啊,先上门来探探您老人家的口气啊。

哦,有这样的事儿?那个姑娘在哪里啊?

蒋母说:人家姑娘可没有来,你说她怎么好意思来啊,人家父母啊,给我一张姑娘的额照片,叫我带过来给你看看,那姑娘啊,家里经济挺好的,但是就是脾气倔,这下子看上你家孩子了,但是呢,脸皮子又薄,所以她父母诶有办法了,找到了我,看我能不能给俩孩子搭搭线什么的

蒋母把照片拿出来,谢文丽接过去看了看,赞不绝口的说道:真漂亮啊,这个女孩子不错啊,白白净净的,看着挺乖巧的啊。

是啊,就是脸皮薄啊,但是特纯情啊。

谢文丽说:真是没想到,国文那孩子居然有这么好的福气,这样我就安心啦。

怎么?对这个女孩子还满意吧?蒋母问道。

谢文丽说:满意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

那就好啊。我这就有交代啦。蒋母系哦啊这说道,一边在观察着谢文丽的反应。

谢文丽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我真是没有什么遗憾啦,真是感谢你啊!

蒋母笑着说:哪儿的话,我这要是受人之托啊是不是,满意就好啊。

那什么时候见见面啊?我把国文叫回来。谢文丽问道。

蒋母尴尬的看来谢文丽一眼,说:这个啊,这个先别着急啊,女孩子的意思呢,就是想让你看看满不满意,如果满意呢,她就去跟国文去接触接触,看他们俩人啊到底有没有缘分啊,所以,这个事儿呢,您不用操心啦,看他们的缘分吧。

是这样啊,不过啊,这也好啊,让他们自己多了解了解啊。

哎,对对对。就是这样嘛。

蒋母喝了一口茶,然后又问道:我刚刚来到额时候见一个人从这个家出去啊,那是你先生啊?

谢文丽尴尬的摸了一下头发,然后说:你误会啦,那不是我先生,我先生早些年已经过世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你看到的那人啊,是我以前的朋友,很久没有见面啦,大概有三十年了吧,最近才相认的。

那你们是真正的老相识了啊。

是啊。

我看你们的面相到时挺配的啊。见面试探性的问道,一边紧紧的盯着谢文丽的眼睛。

谢文丽说:你可真的是误会了,我和他啊,现在就是一朋友,虽然以前唉,以前的事儿不提也罢,现在我们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了,而且他也有老婆的,我们只是朋友。

蒋母说:哦,是这样啊。

唉,你看,这人一老就喜欢唠叨,我跟你说这事儿干什么呢,来,喝茶喝茶。

蒋母没过多久就从谢文丽家里告辞,一路上都在琢磨着谢文丽的话。

什么叫虽然以前,难道三十年前他们有过一段吗?难怪了,老蒋现在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还经常跟我呛声,原来是因为找到了老相好了啊。

蒋母快速的往前走去,回家之后可得好好的观察一下这个暗地里会情人的老蒋了。

于丽丽发现自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刘顺生,看到刘顺生因为和妻子的事儿整天郁郁寡欢的,她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虽然刘顺生住在这里,但是他的心却始终都还在他妻子的那里。于丽丽决定压制自己心里的爱意,全心全意的祝福刘顺生和他的妻子重归于好。

可是,刘顺生却带来了一个让那个她吃惊的消息,他说他要去西部支教。

你确定要去西部支教吗?于丽丽问着刘顺生。

刘顺生点点头说:对,我决定了去西部。

那你的妻子怎么办?你们于丽丽欲言又止。

刘顺生说:顺其自然吧,或许我从西部回来的时候,事情就会明朗了,她做什么决定,我绝对不会阻止的。我尊重她的决定。

你要去多久?

不知道啊,可能一年也可能一辈子都在那里了

于丽丽的心里难受极了,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刘顺生说:一周之后吧。

刘顺生哟啊去西部的消息,蒋雨新在第二天的晚上知道了,当晚,蒋家陷入了两极分化,蒋母的意思是刘顺生这次去了,他和蒋雨新之见的关系就算是走到头了。蒋父则是让那个蒋雨新去劝劝刘顺生,看他能不能为了蒋雨新留下来。蒋雨新从头到尾没有说话。

后来,蒋父和蒋母都睡下了,蒋雨新突然有了勇气,自己拿起包包和手机就出了门。

蒋雨新打车到了刘顺生住的小区,才刚走进去,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车上下来两个壮汉,蒋雨新见他们的目标是自己非常的害怕。

美女,这么晚了,你出来就不怕危险啊?那个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人说道。

蒋雨新往后退着,说:我找人,就在这里。

找谁啊,哥哥我带你去找吧。

不用啦,我自己去。

哟,这么有个性啊,今儿个我就是带你去,走,跟哥哥走吧。

你们想干什么?蒋雨新见两个壮汉将自己围拢了,她情急之下大喊出声。两个壮汉捂住蒋雨新的嘴巴,蒋雨新张嘴就咬,趁着他们吃痛,蒋雨新再次大喊救命。

那个刀疤男一气之下将蒋雨新推倒在地,蒋雨新的额头碰到了花坛上,立马就有血流了出来。

两个壮汉见蒋雨新流血有晕了过去,害怕小区里的人听到声响出来报警,于是慌慌张张的将蒋雨新的包包打开,拿走了蒋雨新包包里的现金,然后开车一溜烟的跑了。

恰巧这个时候,有两个小区的居民晚归,看到蒋雨新额头流血又晕了过去,于是赶紧就拨打了120。

蒋父蒋母赶到了医院,这个时候蒋雨新已经行了过来。

蒋母一进去看到蒋雨新已经醒了,就跑过去紧紧的抱住蒋雨新说:雨新啊,你吓死妈妈了,你好好的大晚上那个出去干什么啊?

蒋雨新说:妈,爸,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

蒋父摸了摸蒋雨新的额头发说:雨新啊,你是要去找顺生吗?

不是

什么?你去找那个没有良心的干什么?他不是要去西部,就让他去啊,你去找他干什么啊你。蒋母一听就来了火。

蒋雨新沉默了没有说话,毕竟刘顺生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啊,怎么可以

蒋父刚想给刘顺生打电话,突然那就听到了蒋母的惊叫声。

雨新,你怎么啦?快别吓妈妈啊,你醒醒啊。

雨新怎么啦?蒋父过来着急的问道。

蒋母说: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晕了过去了。都是你啊,打什么电话啊,叫他来有什么用啊,还不去叫医生过来。

蒋母见蒋父的手机是要给刘顺生打电话,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蒋父只好叹口气,跑出去叫医生去了。

蒋雨萌知道了小溪连夜赶去了医院,蒋母早就通知了王家俊,所以,蒋雨萌俩到医院的时候,王家俊已经守在蒋雨新的病床边上了。

蒋雨萌焦急的走过去看望蒋雨新,拉着妈妈的手哭着问道:妈,姐是怎么啦?

蒋母说:医生说是头部受到了撞击挺严重的,现在处于昏迷中啊,要是到明天早上醒不过来,可能就永远都醒不过来啦。

蒋雨萌悲痛的看来一眼静静躺在床上的姐姐。

爸呢?

蒋母说:你爸他高血压差点犯了,这

《血色玫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