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寂青衣》青衣玉罗 第三十五章 伯牙子期 绝世枪王 寂青衣腹黑攻

《寂青衣》青衣玉罗 第三十五章 伯牙子期 绝世枪王 寂青衣腹黑攻

发布时间:2020-02-07 06:04:2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郑志高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寒塘,赵挺的小说《寂青衣》此文是郑志高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

>>>《寂青衣》在线阅读<<<

《寂青衣免费试读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正所谓万两黄金容易得,知音一个也难求。此词暗合青衣心中所思,让青衣颇有伯牙子期知音之感,只可惜,唉。他轻叹一声,往醉阴楼而去。

醉阴楼共三层,临汴河而建,并不是州桥附近最大的酒楼,但却绝对是最典雅、安静的所在,酒楼老板善能规划,将一楼设置为大堂,迎接八方来客,却把二楼用隔断隔开,分为十数个雅坐,谈天、宴客、赏景均方便,三楼则隔成六个房间,专为朝廷官员、商贾巨富所设,安静隐秘。青衣在二楼找了个临窗雅座,此处刚好能看到酒楼门前。距午时还有一刻,只见一人面相儒雅,款款进楼,正是徐远举,店小二直接把他领到三楼一个房间,想来是早已安排好的,此屋恰巧在青衣头顶之上。

午时正,只见一人高挑身材、面相威严,带两名随从进了酒楼,此时酒楼内客人甚少,那人慢慢往三楼而去,并进了徐远举所在房间。

“哎呦,抱歉,在下走错房间了。”只听那人说道。

“没事没事,在下一人在此闲得慌,如若兄台不弃,可否共坐饮上一杯水酒。”徐远举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你们两个在门口等我,我和这位兄弟喝杯水酒就出来。”那人说着,关上房门。

过得一炷香功夫,那人出门而去,又过得片刻,徐远举也离开酒楼,他们二人说话青衣皆听在耳里。听徐远举的意思,他奉辽国北枢密院使耶律京之命来京师见童贯,并奉上耶律京亲笔信一封,请童大人过目后尽快回复,以便成其大事。至于什么大事,青衣则不知所云,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青衣在醉阴楼直待到华灯初上,眼见楼下人流如潮,耳听楼内客人满座,在这期间三楼却只来了一拨客人,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少爷,我去取了信来。”子时刚过,寒塘就按捺不住想要去童贯府上盗信。

“去吧,当心点。”青衣吩咐道。

寒塘得令,兴匆匆的去了。过得片刻,鹤影竟然也来了。

“少爷,寒塘呢?”鹤影一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寒塘。

“去童贯府了。”青衣轻轻说道。

“坏了,我们上当了,童贯那里有埋伏。”鹤影甚为焦急。

“追是定然追不上了,我们去看看吧,顺便接应寒塘。”青衣站起身来。

二人径往童贯府而去,还未到童贯府,已听见府内传来打斗之声,只见童贯府方向灯火通明,府墙外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全是兵丁,就连墙上也站满了兵士,要么手持兵器火把,要么搭设强弓硬弩,全部一内一外交叉而设,务要内不能外逃,外不能寸进,布置甚是细致、缜密,以此观之,童贯颇晓用兵之道。

二人到得童贯府外,一眼望去,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青衣、鹤影对望一眼,看来有些麻烦,总不能硬闯吧。二人围着童贯府转了一圈,这童贯府极大,足有数亩之广,府外西北角七八丈处有几颗大树,枝干延伸向府内方向,距府墙尚有三四丈之遥。鹤影轻轻一跃,已站在大树一股枝杈之上,他径往院内看去,只见两名黑衣人正被数十名童府亲兵围着苦战,却不是寒塘。院子右侧地势稍高,筑有一座凉亭,亭内数人一边端着酒杯一边看着院中动静,其中一人正是童贯,童贯身旁坐一男子,脸色蜡黄,似是病入膏肓。众人身后又有数名女子恭候侍酒。

“呵呵,二位还不束手就擒?”童贯笑着说道。

两名黑衣人根本没有时间答话,二人浑身鲜血,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所流,地上已躺了六七名兵士尸体,可兵丁人数众多,而且悍不畏死,二人已倍感吃力。其中一人突然轻啸一声,猛一转身,手中长剑化为漫天剑雨,瞬间将身后十数名兵丁逼开,然后猛然跃起,一脚踩在一名亲兵的肩上,往后墙上扑去。他这选择不可谓不对,但童贯常年带兵驭兵,府内亲兵岂是易于,只见高墙上兵丁强弓硬弩全向空中的黑衣人射来,他右手长剑轻挥,已拨开一波箭矢,可是弓箭如雨般射来,他无法全部格挡,空中亦不好闪避,只好身子一沉降落墙角,他甫一落地,已有十多名亲兵围了上来,又再陷入苦战。

“一剑洗清秋徐清秋徐大侠果真名不虚传。”亭内一人朗声说道。

徐清秋听对方点名自己身份,手中剑芒凸涨,逼退身旁亲兵,仗剑而立。而另一名黑衣人还在兀自苦战,他似乎身上有伤,动作略显僵硬。

“徐大侠,我劝你掷下武器投降,否则的话…”亭内一人面色冷峻、高挑身材,衣着颇为华丽。

“敢问阁下,可曾见过青城派门人怕死认输的?”徐清秋傲然说道。

“那倒却不曾听说,不过,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目前的情况下,徐大侠认为自己还能侥幸么?”

“生死有命,区区贱命,在下还没放在心上。”

“那在下就没有办法了。”

那人说完,脚步轻移,几步已到徐清秋身前丈余处,负手而立。

徐清秋顿感压力隔空而来,忙挺剑催升功力,意图相抗,那人也不动手,只少许功夫,徐清秋就汗湿衣背,他知自己和对方功力相差甚远,如此硬挺,不必对方动招,自己就要落败。他猛咬钢牙,手中长剑吐出剑芒,一出手便是绝学“秋灯夜长”,长剑化为一道剑光射向对方,那人也不躲闪,右手往前一点,已点中剑身,眼见长剑要歪,徐清秋一个转身,手中长剑连刺,数道光点分刺对方周身,那人微微一笑,右手只往前一挟就将长剑挟住,接着往前一送,这一挟一送力道奇大,徐清秋连退数步,背心贴着院墙方停。徐清秋也顾不了那么多,骤退又前,一招“疾风骤雨”再向对方攻去,只见剑雨点点,含着风雷之声,声势甚为骇人。那人说了句“这还有点意思”,手中不知什么时候一柄长枪在手,随手前刺,只听无数声翠响,漫天剑雨支离破碎,徐清秋猛然后退,重重撞在院墙之上,左肩、左腿皆遭枪伤。

“枪王霍北辰?”徐清秋大喘着气惊到。

“徐大侠好眼力,在下还以为江湖中人早把我忘了呢。”那人悠然说道。

“你已十数年不出江湖,为何要屈尊于童贯这奸臣门下?”徐清秋颇为不解。

“那你就慢慢想吧,拿下。”霍北辰一声令下,众亲兵一哄而上,将徐清秋捆得结结实实。

霍北辰拿得徐清秋后,又转至另一名黑衣人身旁,正在围攻黑衣人的兵士纷纷退下。

“阁下武功不错,何必在此枉送了性命。”霍北辰说道。

那人也不答言,一拳就往霍北辰前胸轰来,霍北辰眉头轻皱,右手一指点向来拳,那拳并不闪避,与指硬碰,只听“璞”的一声,那人后退一步,紧接着拳势一变,化为数个拳影又攻向霍北辰,拳风凛冽,霍北辰冷哼一声,手握成拳,与那人之拳毫无花假的连碰几招,那人显然力有不逮,接连后退。只见他甫退就进,忽然变招,右臂微屈上举于胸前,掌心向外,往霍北辰印去,霍北辰改拳为掌,和那人对了一掌,没想到掌中竟传来灼热之气。再看那人,双手分别以四指握拇指于掌中,再以右拳握左手食指于胸前,凝神而立。霍北辰不禁眉头皱起,取过长枪,先直取那人下盘,然后上挑,取长枪远攻之意,那人手法又变,以中指与拇指相抵,竖起食指,硬压向枪身,霍北辰枪杆一抬,与对方食指相接,只觉一股巨大之力从指上传来,他自是不惧,强运内力硬将那人手指震开。

“期克印?降魔印?枯木大师是你什么人?”霍北辰眼见对方用的是佛手印功,心生疑惑,止招问道。

“枯木大师乃在下恩师。”那人开口道。

“童大人,此人乃西藏枯木大师的弟子,和在下也有颇深渊源,能否让小人做个主,放了他。”霍北辰朝向凉亭方向说道。

“我早都说了,霍先生在我这可全然做主,你说怎样就怎样。”这童贯也是不世之枭雄,深懂驾人驭人之道。

“谢童大人。”霍北辰谢过童贯朝那人说道:“年轻人,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走吧。”

“多谢前辈,在下告辞。”那人也不多说,猛然冲向墙边,墙头兵丁早就让出空隙,只见那人从墙头一跃而过,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鹤影心下奇怪,怎么卫英也跑到童府来了?还有按寒塘那不安分的性格,怎会安安宁宁蛰伏到现在呢?

“阁下潜藏了这么久,还不出来,更待何时?”霍北辰再次朗声说道。

看来,寒塘还是被发现了。

寂青衣

寂青衣

作者:郑志高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寒塘,赵挺的小说《寂青衣》此文是郑志高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