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子夜西楼》子夜小说 第14章 密谋夜惊魂 子夜西楼by月梢

《子夜西楼》子夜小说 第14章 密谋夜惊魂 子夜西楼by月梢

发布时间:2021-02-11 00:03:3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月梢 状态:已完结

月梢新书《子夜西楼》由月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佑安,单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西楼被搂在李佑安的怀里,看着他的脸近在咫尺,冷峻

>>>《子夜西楼》在线阅读<<<

《子夜西楼》免费试读


西楼被搂在李佑安的怀里,看着他的脸近在咫尺,冷峻的眼神,如暗夜之神般俯瞰苍生,威压气势让西楼不由地紧张起来。她的心里更加迷惑了,宁静淡雅犹如谪仙的他,风liu轻佻出言相戏的他,孤傲淡漠冷酷如斯的他,到底哪个是他,抑或都不是他?

“说!”李佑安嘴里吐出酒气,喷在西楼脸上,那不容置疑的口吻让她胆寒,他也有如此凌厉的一面。她突然觉得自己每次在他面前无所适从,皆是因为他的变幻莫测,可却不自觉地又被他吸引,所以才会处处受制,手足无措。

“那个,是听园子里做下人的姐妹们私下议论的,再说中秋宴的时候,也未见你饮酒,所以……”西楼压低声音,唯唯诺诺地回答道。

李佑安一听,突然弯起嘴角,调笑道:“原来西楼姑娘如此关心在下,连我宴上没饮酒都知道,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啊!”说着,脸又贴近了几分,眼看两个人的嘴唇就要挨在一起,西楼一惊,脸也发烫,猛地推开了他,后退了几步,大声道:“你胡说!谁关心你了!”

李佑安右手里拎着个酒壶,大拇指压住壶盖,反手一勾,顺势举起,酒水沿着壶口留进嘴里,喝了一大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放荡不羁,如同水墨画中的写意人物般自然洒脱。

“呵呵,我哪里胡说?原来还叫‘二少爷’,自称‘奴婢’,刚刚你可是一个‘少爷’也没叫,一个‘奴婢’也没有讲啊。不把自己当奴婢,不把少爷我当主子,不是主动亲近本少爷,是什么?”昏黄的光晕下,李佑安头发束起,些许凌乱的发丝垂了下来,领口敞开,眼睛半闭着,一脸坏笑地斜睨着西楼。

潇洒随意的装束,还有那张带着丝丝坏笑的俊脸,让眼前的男子瞬时间散发出别样的神采,西楼看得有些出神,反驳的话语卡在喉咙里,怎么吐不出来,只是低头嘟囔着:“我不和醉鬼计较!”她虽然嘴上念叨着,可心里暗叹,这人怎会如此善变,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

李佑安见她气势一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自己,疑惑迷惘,甚至有一丝惊艳划过。灯光照过,纯净的眸子,微翘的鼻子,红润的小嘴,憨然之态惹人怜爱,他轻笑出声,然后走到西楼身边,食指在她额前一弹,“哎哟”西楼叫唤着,用手抚着额头,瞪了李佑安一眼。

“本少爷再好看,也不必如此痴迷吧?时辰不早了,你身子还虚,早些回房休息吧。这几日哪里也不准去,就在暖玉阁呆着,身子养好了,再回去。”李佑安不等西楼回应,便拎着酒壶,扬长而去,只留下西楼站在亭子里,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骂道:“真是见鬼!今天到哪里怎么都能遇见他!平白被这瘟神欺负!”折腾了一番,西楼困意上来了,打着哈欠回房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小阁楼上,半掩的窗户里,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亭子里的动静,直到二人离去,那目光里还交织着嫉妒、怨怒、愤恨……

翌日,水芸池。

翠玉看着一池碧波,独自落泪,为何遇到是她,而不是自己?想到二少爷对“无心”于他之人如此上心,她的神情越发黯然。

“翠玉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啊?想什么呢?也不怕回去晚了,这煲里的东西凉了。若是你们家二少爷吃了生病,到时你可要心疼了!”翠玉一回头,棣棠居的吟荷用手掩着嘴,正站在她身后轻笑。她听到二少爷三个字,神色一变,眼睛泛红,刚才停下的泪水又涌了上来。

吟荷见她这般神情,忙收了笑容,上前问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莫不是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你了?”翠玉摇摇头,不说话,只是低声抽泣。

“难道二少爷欺负你了?”吟荷疑惑地问道。

“要是的话,就好了!”翠玉的声音低不可闻,吟荷听不清楚,又问:“姐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二少爷现在哪里会记得我这么个下人,他心里就惦记着月西楼。”她用手帕拭干眼泪,端起汤煲,冲着吟荷笑笑,“自我到了暖玉阁,吟荷你就没怎么来过,有空多到我那里坐坐啊!我回去了!”说完,便向暖玉阁去了。

吟荷站在水芸池边,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道:“月西楼?又是你?”

入夜,李园梅林深处。

“尊使,据属下所见,李家的两位少爷待此女皆不同一般,是不是可以再利用她,来破坏李、刘两家的关系?”暗夜里,看不清面目,从身形穿着上看,是个身着丫鬟衣裳的女子。

“哦?看来还是我小瞧了她,没想到她还真有几分狐媚功夫。昨日Chunqing一事,虽是你临时起意,可你却算漏了李佑安是医庐圣手的弟子,毕竟Chunqing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到的,我猜他已经生疑了。这次行事切记要小心!让镇边侯和定远将军反目并非易事,再者,主上吩咐的那件事,还没有头绪,这次一定要算无遗策,勿再Cao切行事。”另一个女声响起,只是那声音好似隔着东西发出的,辨不清原音如何。

“是,属下明白,Chunqing一事,属下也是想一箭双雕,一则挑拨李、刘两家,还有就是为了尊使,借机除了她二人,那样尊使就可以和……”

“闭嘴!Chunqing一事,本使没有怪责于你,你还扯到我身上来了,我的事情是你可以Cao心的吗?哼,你是从何得知本使的想法?莫不是想背地里告知主上,借此污蔑于我,取而代之吗?”自称尊使的女子已经恼怒,话语间流露出狠绝之意。

那名女子立即单膝跪地,低着头,颤巍巍地回答道:“属下不敢,属下不该胡乱揣测尊使的心思,这次属下定然不会失手,望尊使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你起来吧!若是此次事败,你该知晓结果。你且回去吧,时间长了,会让人疑心!”说着,扔了个小药瓶给她,“拿去,小心行事!”跪在地上的女子接过药瓶,转身像棣棠居方向去了。

风过霁云散,一弯下弦月悬在夜空中,月光洒在梅林里,树后走出的一女子,那张脸惨白惨白的,夜色中更加恐怖,仔细一看,竟是一张银色的面具。

她抬头看着天空,呢喃道:“明月知我心,而你却不知!”随即她冷哼一声,“小小一个堂主,还想利用此事要挟于我,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若是主上知道,我必然得离开,那么……呵呵!你既然敢说破,就休怪我无情!”诡异面具下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冰寒彻骨,杀意尽现。

子夜西楼

子夜西楼

作者:月梢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月梢新书《子夜西楼》由月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佑安,单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西楼被搂在李佑安的怀里,看着他的脸近在咫尺,冷峻

小说详情